[西安e报:1390期]老陕的骄傲与意淫

@ 十月 12, 2012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2年10月12日。1976年的今天,中共宣布华国锋为继任领袖。这是中共执政之后首次的权力授受,确立了表面选举下的衣钵传承(五岳散人语)传统。

[1]中青报么有逆天

日系车主李建利起诉西安市公安局不作为(1389期之1)之后,他的代理律师段万金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解释了矛头指向公安的原因:打伤李建利的疑犯蔡洋虽然被抓,但是蔡洋家境不好,民事赔偿基本没有希望。这是一个很现实的原因。

李建利妻子曾经告诉北青报的记者(相关:一个西安车主的厄运),进医院6天就花了将近4万,平均每天4000元,二次手术估计也要花4万,医保还不能报销。再加上治疗费等那些乱七八糟的费用,说实话,50万并不是狮子大开口。偏偏这样一个普通家庭最实际的考虑,打在了西安市的七寸上——问责。

除了西安市展开阻击战,给本地媒体下了禁口令之外,中青报的评论《国人“不会游行”因历练机会太少》也试图从另一个角度解救西安公安,文中指出因为中国人受到的游行历练太少,以至于国人不会游行,警方维护游行秩序的经验也少。咋一看,会觉得中青报这是要逆天啊,居然敢直指我天朝帝国的游行潜规则。仔细一分析,这个理由找的太特么完美了,因为历练少经验少,所以出了问题也是难免的。在兵法上这叫围魏救赵,国人游行历练少就是那个被拿来挡枪的魏,因为不管怎么改,游行必然会被严控。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最初的游行都会出现事故,吸取经验之后,政府制定完备的游行管理条例,民众严格遵守,游行才能文明。但是,具体到西安这座城,这个城市这两年游行并不少,北大街的“山葵”餐厅每次必遭冲击打砸。具体到915这天,近百辆车被推翻,警察确实未能迅速反应。这不是一句经验少就能糊弄过去的。

而且只要这个社会依然贫富分化严重、上升通道被堵、私产不得承认,下一个李建利的出现是早晚的事。

[2]慈善界的成龙

915事件之后,著名慈善家陈光标宣布要给那些被砸了日系车的车主们换新车。10月10号他在南京举办了“旧车换新车”的仪式,来自陕西、黑龙江、安徽等地的43位在抗议钓鱼岛事件中被砸车的日系车主获得了陈光标赠送的国产汽车,每辆车价值12.8万元。

陈光标最牛逼的地方就在于无论发生什么事,他都能拿来作秀,而且是带着慈善性质的高调作秀,总是能把人拉进他到底该不该高调的讨论中。当然他另一个本事是无论什么时候,都跟党中央保持一致,比如这次他在回答作秀质疑时表示:用几百万赔车很值,可以唤醒很多人真正的理性爱国。套用一个用烂了的俗话,如果党中央说今天的月亮是方的,陈光标会说呀,是有点儿角。丫就是慈善界的成龙啊。

[3]老陕的骄傲与意淫

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后,整个天朝陷入了消费莫言的狂潮中,本地网媒华商网为了凑近主流,扒拉出2011年7月1日的《信息时报》上莫言演讲的稿子,将其当成头条,只是因为莫言在演讲中提到了西安作家。莫言是这么说的:

我想拉丁美洲地区作家的地位确实是非常高的,拉美的作家的地位,有一点像中国西安作家的地位,在我们中国,作家的地位在西安是最高的,在西安真的是社会名流,走在大街上,据说是你问任何一个出租司机,问西安的一个著名作家的地方,他都会把你拉过去,这个在广州或者是北京都是不可能的,拉美像马尔克斯或者是略萨他们的地位是非常高的,而略萨甚至参加过总统的竞选。

其中关于作家的地位在西安最高的言论,立刻引发了陕西网友的赞同。陕西网友们无比骄傲,这赞扬不仅来自诺贝尔文学奖新晋得主之口,而且还彰显了西安的文化底蕴。这骄傲里带着点儿自卑,充满了对别人肯定的渴望,充满了意淫。这大概是生活在没落古都的人们的普遍心理吧。

其实谁都知道,能让西安的出租车司机直接将你拉到家里去的,整个陕西省也就贾平凹和陈忠实两个人而已。

[4]我们都是这么长大的

陕西省教育厅最近要求将少先队活动作为国家规定的必修活动课,小学1年级至初中2年级每周安排1课时,确保少先队活动的时间。作为一枚生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的蛋,我们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当少先队活动占用到课时,那些不是少先队员的孩子就会被孤立起来,这其实就是一种变相的强制所有人都入队的要求。

虽然这个要求挺混蛋,不过话说回来,我们也都是这样长大的,至少80后就是这么长大的,比如我自己,从小少先队员是第一批、团员是第一批,党员我坚持没入,如今我成了一名e报作者,整天屁叨叨一些反党反社会反人类的话。所以,也不必太担心,世界会纠正他们的。

[5]向南向南去秦岭

长安大道
即将完工的长安大道

据媒体透露,10月20号长安大道就建成通车了。长安大道就是西安的南北中轴线,这次是为了向南延伸至秦岭,也就是说以后要去秦岭,就沿着南北中轴线一直向南走。这条路全长7.6公里、双向八车道,据《阳光报》记者计算,从钟楼到秦岭脚下也就是40分钟。整个工程投资了2.52亿,建成通车后也不收费。

壮哉,我大西安已打通南北大动脉,待到东西动脉打通,神功便成。

[6]13岁的拉土车司机

陕西电视台都市快报出镜记者@胡镜子投稿讲了一件很搞的交通事故:

一个13岁的男孩开了一辆拉土车连撞宝马车和客车,幸亏撞的都不严重。原来男孩是一个汽修厂的修理工,车是厂里正在维修的,男孩瞒着老板开车准备回长安的家,撞车之后男孩吓的尿了一裤子,还拿出了一沓五毛钱要赔偿。

13岁的修理工,这算是童工吧。话说现在使用童工不违法了吗?

[7]穷逼都没法活了

@一坨忧伤又新鲜的屎也贡献了一件糗事:

“今天拿着仅剩的18块3毛钱去买天然气,结果人家要12块钱的维管费,我掏出所有钱摆桌子上说,我这钱能买多少?我就剩这么多了。那女的拨拉了下说,你这点儿钱能买的气管子都通不满,你还是别买了回去用电磁炉吧。于是我瞬间感觉这个世界穷逼们是没法儿活了。”

[8]工人也能当福尔摩斯

穷逼就是没法活了。引汉济渭项目工地上那场大火一下子夺取了12条生命(1388期之1),而据死里逃生的李军判断,应该是有人在工人宿舍楼南端帆布棚里,用千瓦棒烘烤洗过的衣服,李军怀疑烤衣服的人回房睡觉,结果衣服被烧着,进而点燃了帆布,然后是活动板房,而且当时风还很大,贯通了没有玻璃的窗户,火势迅速蔓延。

目前安监部门的调查结果还没出来,以上也只是李军的猜测。特意把这条给了这个新闻,只是想展示一下他们的生活常态:千瓦棒、烤衣服、没有玻璃的窗户。

[9]微博救母

10月11日,镇安青年网友“陈意军”在网上求助,他说他的妈妈因为上访被关进了精神病院,他举着一张上面写着“我妈没病,放了她”的纸。求助信息被转发了上千次。11日下午,镇安县委、县政府召开会议,要求全县各级干部引以为戒,克服简单粗暴的做法,严格依法办事。“陈意军”随后发布微博:“县上来人了,一会我就会和我妈见上面。”

陈意军的求助
陈意军的求助

据镇安县政府网站报道,10月12日,镇安县政府领导们约见了“陈意军”的妈妈李立芳,向其道歉,表示要成立调查组查清事实,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

目前的结果很是皆大欢喜,上访户从精神病院被放出了,镇安县政府也因为处理的迅速及时,没有形成全国的影响。但是以后呢?这次使用非常手段临时解决了被精神病的问题,下次拿什么手段来解决他家宅基地的问题?@连小多评论说:如果不走法律手段,用行政来代替执法,人治代替法治,加上自古的青天老爷情结,上访是没有穷尽的,上访的人和被上访的单位都痛苦不堪。就算这次通过上访使得有关单位被迫临时解决了问题,只是治标不治本,下次一样的事还会发生。

她说漏了一点,青天老爷的情结不止访民有,天朝官员都有,一句话就帮人解决掉一个大问题,也许还攸关生死,这种上帝情结谁特么不爱啊。

[10]西电Style

这段视频是@西安电子科技大学2012级迎新晚会上,西电b-force街舞社奉上的“西电Style”,高潮从4分15秒开始,周末乐呵下吧~

[西安e报:1390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294期]正龙拍虎两年祭
[西安e报:659期]老大哥伴随我左右
[西安e报:1024期]1024
生哀死荣王小波


4个 群众围观在“[西安e报:1390期]老陕的骄傲与意淫”旁边

  1. 小古 说:

    PSY你赢了。

  2. 阿拉丁 说:

    游行的受害人和财产损失如果不能获得合理的赔偿,确实需要考虑移民了。

  3. deep 说:

    我就想知道去年伦敦和05年巴黎暴乱的时候,被烧毁的街边汽车,被抢劫的路边各种商店以及行人有合理赔偿和财产损失赔偿么? 如果他们没有买保险的话。貌似没有撒~ so,楼上,移民要挑地方呀,否则碰见乱事儿,黄皮肤黑头发的肯定是第一波被爆菊的。无论你在哪儿都一样的。

  4. 啊啊 说:

    楼上发言要做点功课:
    1983年1月7日,法国出台有关“国家赔偿”的法国规定。根据该法律,在出现公开暴力和武装或非武装聚集的情况下,法国政府应对由于犯罪而给人身和财产造成的损失承担民事责任。只要骚乱被定性为“公开暴力”(FORCE OUVERTE OU VIOLENCE)、“武装或非武装聚会”(ATTROUPEMENTS OU RASSEMBLEMENT ARMES OU NON)和“犯罪”(CRIMES OU DELTTS),并且受害人能够证明所遭受的损失,法国政府就应该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此种责任不应当因受害人是否购买保险和购买保险额高低受到限制。已经投保的受害人如果对保险公司的赔偿不满意,同样可以向法国政府就赔偿与实际损失的差额部分提出赔偿要求。
    1886年,英国通过了《暴乱损害赔偿法》(Riot (Damages) Act)。该法明确规定,如果某人的财产在暴乱中受到了损失、被毁坏或者被偷盗,该地区的警察可以从警察基金中为受害者支付赔偿金。此外,在英国的《当地政府及房屋法》中,有一条“Bellwin法案”。一旦有涉及破坏或危害生命财产的紧急情况或灾难发生时,此法案就会被激活,政府采取立即行动保障被害者的生命及财产。
    1981年德国在《国家赔偿法》中,有个危险赔偿责任原则,指不论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是否有过失,只要其行使职权侵犯了受害人的合法权益,国家就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