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宿川:上林苑的一个点

@ 十月 13, 2012

原文首发于《朱鸿的BLOG》,感谢作者“朱鸿”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唯独喜欢冬妮娅》】

御宿川就是今之王曲川。有方志专家考察,其起于王曲镇,达于施张村,为滈河所冲积,东西向,长大约15公里,宽大约2至4公里。窃谓此观点是可取的。

2012年9月2日16点以后,我由当地朋友引领,下神禾原南坡到此一览。雨尽而晴,白云在天,草木出土为绿,有难得的朗润。从王曲镇开始,滈河虽迂,执意向西。顺流几乎都植白杨,秋风萧萧,滩窄滩宽,夕照空明。田野广种玉米,一片葱郁。村子常在岸上,农民多坐门口。有一个少妇穿白底蓝花连衣裙,面街站在房檐下,双手按腹,以顺时针方向揉搓,自显风度。过胜利村,朋友指出,这就是王甲斌在1953年建立胜利农业生产合作社的地方。作家柳青非常关注这个农业社,并给予具体的帮助。他还向苏联宣传胜利农业生产合作社的愿景。其一部小说反映中国农村社会主义革命,曾经大红,主角梁生宝就是以王甲斌作原型的。盘桓感慨一番,便随朋友继续走柳家寨,新庄,温国寺,立元村,甫店村,递午村,曹村,上王村。

御宿川为终南山和神禾原所夹,樊川为神禾原和少陵原所夹,不过御宿川比樊川大,农民说:“王曲川一个弯,胜过樊川一个川。”诚然,御宿川平坦广袤,几无丘堆。西去一直有终南山相伴,黄昏霞飞,晰见南五台,石贬峪,天子峪,黄峪,沣峪。

我17岁尝在长安县杜陵公社蕉村大队第一生产队劳动,有雒队长派遣我和田永华到王曲公社来,调查一个入伍青年的社会关系,之后还有几次过王曲镇。其皆不如这一次御宿川之行印象清丽。

秦辟上林苑,汉取代秦,汉高祖刘邦拒绝丞相萧何的奉劝,仍维持了秦上林苑的规模。汉文帝和汉景帝皆于斯游猎。汉武帝建元三年,公元前138年,刘彻一再微服赴上林苑射猎,夜出暮还,好击鹿豕狐兔,搏熊,狂踏庄稼,也遭民呼骂。有一天,汉武帝由侍中常侍武骑和待招陇西北地的良家子陪同,在终南山下一带狩猎,民以受扰,也不知道他是当朝的皇帝,冲过去围攻。陪同的人乱中竟喊鄠杜令在此,不料真正的鄠杜令匆匆而至,就要捉拿他们。俄顷败露,陪同的人气急败坏,居然挥鞭欲打。鄠杜令大怒,随员也厉色呵斥,遂泄然收手。当是之际,陪同的人迅速出示汉武帝所用之物,以证明上在此,忙护汉武帝离此而去。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汉武帝指示太中大夫吾丘寿王做一个计划,扩张上林苑,使他不扰民,民也不碍他。东方朔谏汉武帝不扩张为好,因为民以终南山所产为生。汉武帝高兴,当天就拜朔为太中大夫和给事中,并赐黄金百斤。虽然这样奖励了东方朔,不过汉武帝没有采纳朔的建议,上林苑就按计划广开了。

上林图
明代仇英作品《上林图》的一部分,画的是司马相如为汉武帝作的《上林賦》的内容

扬雄有文章说:“武帝广开上林,东南至宜春、鼎湖、御宿、昆吾,旁南山,西至长杨、五柞,北绕黄山,滨渭而东,周袤数百里。”这是诗人的表达,年代也久,不易明白。按何清谷先生的研究,上林苑之边界,东南至今之蓝田县焦岱镇一带的鼎湖宫,其南依秦岭西折,西南至今之周至县辖区的长杨宫和五柞宫,西北至今之兴平县田阜乡一带的黄山宫,其北沿渭水东折,延伸到泾水和渭水交汇之处,东北至浐河和灞河。需要指出的是,这里的方位是以汉长安城为中心的。

上林苑有离宫70所,车马万乘,以应天子之动,禽兽百种,以应天子之取,花木数千余种,以应天子之赏。茂陵有袁广汉,其极富,在今之兴平县一带建园,植奇花异木,巧禽灵兽。以罪而诛,这一切便都归了上林苑。

御宿川属于上林苑的一个部分。其中有御宿苑,闲人免进。皇帝游猎,往往也率皇后和妃嫔共行。以汉长安城之远,晚返不得,便居这里的离宫,此之谓御宿苑。

二〇一二年九月三日于窄门堡

御宿川:上林苑的一个点 二维码相关阅读
汉宫之名
汉武帝与甘泉宫
商洛旧事之平浪宫
消失的周陵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