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的艺术品位

@ 十月 15, 2012

原文首发于《夜晚的骑士》,感谢作者“曹石”的原创分享,@曹石为西安本土乐队黑撒主唱,曾撰文《歌手的气场与合声》。】

有句话说的挺好,看一个人的欣赏品位,就看他(她)交什么样的朋友。朋友的品位,就好像一面镜子,会折射出自己的眼光。我交友的态度有点类似听歌的选择:杂乱无章。但还好有一个也是唯一的原则,那就是这个人身上至少能有一点让我感到佩服。

朋友们帮我成长,从他们身上我能汲取很多营养,也开阔了我的眼界。时时的,他们让我感觉人生不仅仅有爱情和亲情,也不是只有忙碌的赚钱。他们中的一部分拥有成熟的世界观,会在方向上给我指引的建议;另一些人则有超强坚韧的人格,他们给了我很多勇气;还有一些人具备优秀的艺术审美能力,他们给我的艺术推荐,几乎是不用怀疑和验证的,那必定是精品。这篇文里,我就想谈谈这些艺术欣赏眼光超高的家伙。

过往的旧友里,有两位曾和我长期合作过的乐手,都是在艺术品位上我极佩服的,一个是黄勇,一个是箱子。巧合的是,他们都是贝斯手。黄勇的专业是历史、哲学,他读书的趣味和我相去甚远,我们的话题主要集中在音乐上。他给我推荐过如下的音乐人,每一个都对我产生了深远的影响:Air、Cardigans、Portishead、Mono…在1999年一段时间,我们合租在一间只有8平米的民房里,每晚用“爱华”随身听加一对小电脑音箱分享彼此淘来的那些打口磁带。他让我从一个英伦摇滚的痴迷者,接受了更前卫更开放的音乐——特别是电子乐——这对我后来的聆听习惯和创作思路影响颇深。

箱子和我的交往则更久更深,他是一个大家公认的“神人”。而通常人被标以“神”的称号,就自然缺少交心很深的朋友,但我俩走的很近。箱子爱读小说,而且喜欢在看过一本好书后,用“吹捧”的态度向我大力推荐。当时在读大学的我,其实并不甚爱看小说,可终于在他不断地鼓动并且将那些书堆到我面前的举止下,走进了他的文学世界。从王朔、石康到村上春树,我翻遍了他为我大力举荐的这些小说,并喜欢上了读当代小说。而来自他的音乐作品推崇,也通常不会令我失望,1999年那个炎热的夏天,在我埋头学习备战考研的那些夜晚,耳边循环播放的正是他视为生命般珍爱的“红房子画家”乐队——那些歌曲让我头回清晰的感觉到音乐可以起到“冰镇”的作用。而共同对Blind Melon那张《Soup》唱片的喜爱,也让我常有知音的快乐。

朋友

作者和朋友们

小杨柳和XY,则是先后和我合作过的两位女歌手,她们也都是了不起的人物。小杨柳还在读高一时,就已经在听Blur了—注意,在那个资讯不那么发达的年代,这种品位的高中生绝对不多见。我从她的硬盘里拷贝过太多牛逼的音乐,各种英式摇滚和电子乐艺术家的全集MP3,其中很多至今我都常听得有滋有味。

XY虽然在生活理念上和我有很多差异,但在艺术品位上却大多和我所见略同。我特别佩服的是她常能发现一些不那么主流,但却格外优秀的音乐人和作品,比如这几年的钟茌,以及多年前的曹芳——在她们还未广泛出名前,XY就已经向我大力推荐过,这是多么敏锐的欣赏触觉!而且她还是一个很到位的科幻迷,远在我爱上科幻之前就已成为我的领路人。她不仅从小熟读《科幻世界》这类读物,而且还自己动笔创作过科幻小说,这在女孩中可是异类,更是奇葩——请原谅词穷的我用了这个有歧义的词儿来形容这位姑娘!

当然,我也是一个优秀的艺术推荐者。对一本好书,或一首好歌,我会有很强烈的敏锐感,能快速分辨出其出类拔萃之处。而且我格外乐于同朋友分享并讨论之,许是因为早些年一直做网站站长的良好习惯吧。我也有足够的自信,自己的推荐会让他们满意。就好像他们影响我一样,我也必定会影响他们至深。

随着网络下载的全面性和及时性,现在找歌听,我更多依靠自己的寻觅和直觉,但我很怀念过去那种朋友或知音间相互分享好音乐的日子。也许在这个浮躁时代,能成为经典的音乐作品越来越少,但我还是会尽量搜集并保存那些好歌,期待有机会精选出来分享给我的知音们。

因为,我希望自己也能一直作为一面漂亮的镜子,照亮我的朋友们。

《朋友的艺术品位》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自尊与自卑
最温暖的记忆
爱过的那些DJ
我该说些什么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