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400期]一分钱没人捡

@ 十月 22, 2012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2年10月22日,1936年的今天,西班牙政府正式通过决议,成立国际纵队反击弗朗西斯科·佛朗哥发动的军事叛乱,这支纵队中有很多文人为我们熟知,比如海明威、乔治奥威尔。

[1]再登7点档

两个多月前,央视新闻联播报道了西安缓堵成绩喜人(1330期之1),为此特意准备好神秘路人甲以便接受采访,这一细节当时被网友发现后引起了群嘲。10月21日,西安交通拥堵得到缓解的新闻再次登上央视,但用的还是8月所拍摄的新闻素材,因为视频和图片中的市民还穿着短袖。不惜新瓶装旧酒也要拉西安一把,不知是央视没喜报编了,还是西安的公关能力强搞定了缓堵系列宣传。

仔细对比,这两次7点档宣传还是有细微差别的。8月的新闻以个案举例为主,称“西安治理拥堵初见成效”,而此次的则以介绍我大西安三年缓堵整体方案为主,宣传近3个月来取得的“实效”,表示“西安交通拥堵得到缓解”,对此,很少关闭评论的大秦网都把此新闻跟评给关了,可见人民群众对此有着多么喜闻乐见欲贼之而后快的念头。

在【西安e报(微博版)】,7点档的宣传和wow中的稀有精英怪一样拉来不少仇恨,“@珂__珂”说:“这么天大的笑话,是得讲给全国人民听。”

[2]10%

准备讲给全国人民听的段子绝不仅一个,日前,陕西省住建厅和物价局联合发文,要求各地分区域测算住房项目成本并公布住房销售价格区间,将合理利润率控制在10%左右。工作人员称,出台此政策是为防止房价反弹,让老百姓买得起房,以此促进房地产市场的平稳和健康发展。兰德咨询总裁宋延庆透露,陕西出台此政策的目的,是因为担忧一些城市因为外来房企的进驻而引发房价过快上涨。

政府已习惯性的将高房价脏水泼在开发商的身上,但同日的《华商报》却称,陕西省房地产市场中,地方政府土地财政模式没有根本改变,土地招标“价高者得”的制度推高了房价

在楼盘的成本中,最大的成本支出是开发成本,其中土地获得费约占总成本的20%-30%,再算上缴纳税费成本,房价中的40-60%要被政府直接拿走,可见政府高地价才是高房价的重要原因之一。而陕西政府却避重就轻的指向企业利润,试图以行政手段干扰市场,走计划经济路子,难怪任志强在微博上连断子绝孙这种粗口都爆出来了,这让我们想起了任志强曾说的一句话:“非巿场的,该政府上时不硬。巿场化的不该政府上的乱硬。用冯仑的说法是:见了老婆阳痿,强奸妇女英雄。”

不过大家不要太心急,这很有可能只是陕西省政府喜迎十八大而制造出的新闻鸦片,作为高房价的最终获益者,指望他们杀鸡取卵是不现实的。

[3]凤凰卫视不让看

喜迎十八大的姿势有很多种,比如有内线消息透露——陕西省广播电影电视局要求停止通过3S卫星接收和传送境外节目,西安地区的“凤凰中文台”、“凤凰资讯台”和“星空卫视”等节目暂停播出,理由是“为确保节目安全播出”,这招比迎客松要狠多了,直接别看,省得工作人员还得费事屏蔽。

截图

如今网络发达得连GFW都墙不住,获取信息的途径更是多种多样,陕广局的政策也许会让网友更热衷于搜索并关注凤凰台在开大会期间到底会说些啥,实乃帮倒忙高级黑的范例。

[4]贼喊捉贼

陕西省商务厅19日下发了这样一则通知,请注意他们的措辞——将对利用互联网销售涉及国家机关所谓“特供”、“专供”商品进行清理整顿。商务厅官员表示,这些烟酒打着“特供”字样,涉嫌不正当竞争,也违反了广告法,容易误导消费者,严重扰乱了市场秩序。

除此之外,省商务厅还准备对互联网进行全面清理,重点针对网络商品交易类和网络交易平台类网站,发现有销售滥用“特供”、“专供”标识商品的,就要约谈相关网站负责人,要保证所有特供商品全部流入官员手中,真正意义上实现特供的目的。

[5]小跑过马路

在文景路和凤城一路路口,东西方向的绿灯时间仅有17秒,但文景路有8个机动车道,1个非机动车道,中间隔绿化带,全长约45米。也就是说,如果想在绿灯来时一次性走过马路,行人时速需2.65米/秒,这显然是不太现实的,这里的市民过马路,要么等两次绿灯,要么就得小跑,闯红灯的行人也就多了。因此,不是所有的闯红灯都源于人的心理和素质(1396期之6),客观因素也不容忽视。

经开区市政负责人表示,他们考虑到文景路南北方向车流量大,而凤城一路东西方向是条单行道,常规时间车流量少,所以设置了现在的时间。上述话语丝毫没有考虑行人的因素,人不如车,人需让车,这种心态在国内似乎很常见。

[6]倒车倒出人命

10月21日17时,“@田维Paolo”投稿称,在自强东路向荣街口,一辆在人行通道停放的小轿车将一个小孩碾压致死,投稿人表示肇事司机已醉酒,但当晚都市快报否认了这一细节,记者和女司机对话中并没有闻到酒味,女司机是一位新手,推断为操作失误所致。

22日,《三秦都市报》在后续报道中透露,女司机倒车时还有一位男子站在车下指挥,男娃路过时被撞倒,“一头栽倒在马路牙子上,当时就流血了。”医生称孩子送来医院时就已经没救了,受伤最严重的主要集中在头部和胸部,其中头部有多处擦伤,并伴随闭合性颅脑损伤,皮外淤血严重。

这些细节源自记者和投稿人各自的目击群众,因此稍显矛盾,三秦的报道中最可信的便是医生的话,但倒车时能把男孩撞成颅脑损伤,这很难想象。腾讯网友“囡波兔”说:“咱先不说司机男女的问题,倒车都能撞死人这技术,没个三五千块驾照绝对拿不下来。”国内的驾照考试不是太难,而是太容易了,所以路上尽是二把刀。

[7]灞桥村史

城市发展,村庄消失,留下的只有只言片语的记忆,近日,西安市首部“全村史”《灞桥村史》出版,此村史编撰历时7年,共60余万字,记录了灞桥区229个行政村的历史。尽管这部村史是由官方推进,少不了红色笔触和部分删减,但百年后仍不失为鉴别事件真伪的重要史料,单凭这点而言,还是有很大意义的。如果今后有更多民间修史的力量加入,即便立场对立,文法春秋,仍不失为后世考证做出重要贡献。【西安e报】也是出自这一目的而存在。

[8]一分钱的故事

《华商报》的记者特别喜欢和地上的零钱过不去。2009年,记者在南大街守候了一张一毛钱纸币34分钟,才看到有人将其捡起(229期之本周事件),如今,又有一个记者在西门沃尔玛超市门口发现了一枚一分钱硬币,10分钟30多人经过没人捡,由此,记者写出了一篇千字文章

购买力下降、通货膨胀、弯腰成本等一系列原因这里就不多分析了,你们有没有特别好奇,为什么街头会出现一枚可以称得上罕见的一分钱硬币呢?从一毛钱到一分钱,贵报记者的运气真好,下次是不是该把一分钱掰两半仍路中间了?

[9]师大的自行车

自行车

@鸿飞无迹”投稿称:“陕师大为了收5元/月的停车费,彻底粉碎免费停车的念想,于22日下午在未通知新区博1楼的情况下,将所有住高层同学的自行车统统野蛮扔至百米外墙角!”“@发条橙子2000”补充说:“刚才问了博士1号楼的前台,她说确实没有提前通知博一楼,下午直接过来搬自行车,她们还想劝阻,被公安处的保安挡开了。刚才公安处的人还在,见楼下有一辆自行车就要拖走,幸亏那位同学及时赶来,才没被抢走自行车。我咋感觉大学校园里也有城管了呢?”说到底,都是钱闹的。

[10]纺织城的798

纺织城艺术区被称为“西安798”,现已更名为“半坡国际艺术区”,这里的艺术,我等屌丝欣赏不能,留给各位陶冶情操吧。

《[西安e报:1400期]》二维码网址史上今日
[西安e报:304期]古诗新解长安城
[西安e报:669期]本周继续封校
[西安e报:1034期]89.5%
等你老了,我送你去幼儿园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