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喜剧已迟暮

@ 十月 25, 2012

不知从何时开始,香港影坛每年都有两个人用一部喜剧互相喷口水,一个叫黄百鸣,一个叫曾志伟。他们移植经典,冠以新的年号,启用当下的明星阵容,打造一部真不怎么喜剧的喜剧。观众并没有像任贤齐唱的那样,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而“我开始喜欢这里”。

黄百鸣玷污他参演过的经典港式喜剧《家有喜事》、《八星报喜》和《花田喜事》,曾志伟则毁灭中国影视剧史上的经典之作《72家房客》。二人并不是每一部贺岁喜剧都是完全抄袭原作,但是从2009年开始的每一部都走的是这套路数,导致香港喜剧彻底沦陷。

黄百鸣和曾志伟是香港影坛两大旗帜性人物,从演员到制作人,号召力强大,从2009年开始,每年年初都要像内地冯小刚一样推出一部贺岁大戏。两人风格不同,但模式相同,从而香港喜剧落入俗套。2009年的《家有喜事2009》、2010年的《花田囍事2010》、2011年的《最强喜事》、2012年的《八星抱喜》,黄百鸣的作品就是三四对情人从相遇到相恋到相互误会到一定终成眷属的四级跳;2010年的《72家租客》、2011年的《我爱HK开心万岁》、2012年的《我爱HK喜上加囍》,曾志伟的作品就是群星荟萃的低俗恶搞,结尾一定有场大型“街舞”,为新年添喜的春节晚会。黄百鸣比曾志伟更加激进,他会不定时地在年中也恶搞一番,比如这部《男人如衣服》。

冷喜剧

冷喜剧

导演谷德昭是喜剧奇才,他的《食神》《大内密探》《呆佬拜寿》《行运超人》都是红极一时的经典喜剧。可惜他如今也不复当年之勇,空有大名,难有作为,空降《男人如衣服》,一片惨淡收场。类似情况还有王晶和周星驰,都是牛逼哄哄的喜剧之王,现在只能在巅峰的自己面前班门弄斧,让人好生怜惜。

不得不说,香港电影也受了广电总局的荼毒,喜剧尤甚。既想分内地一杯羹,又想保质保量,这很难达到。内地女演员不适合演香港喜剧,无论闫妮,还是海清。《男人如衣服》以点带面,反映出类似的香港班底凑上内地演员一枚的合拍喜剧的窘况:情节老套,喜剧不喜,喜剧之外的立意相当狗血,怎么能好?海清用国语说一句本是粤语的“我走先了”更为此片,甚至此种类型添上伤疤。

作为观众,我如此挑剔,光说不拍,的确有点欠扁。这完全出于以往那些美好回忆侵染太深,难以自拔。编写喜剧的作者十分不易,王晶初入TVB时,每天啃着笔杆哭着写出每一段笑话。每一段笑话的背后都是创作者辛酸的泪水,台前是笑话,台后是艰辛。所以,笑之前都是哭,哭之前又是什么呢?是眼药水往眼睛里挤。

生活本就艰辛,创作者还要从苦逼的生活中寻找笑话的源泉,这就像一性取向正常者被逼跟同性打炮,还得脸上挂着一副淫笑。因此,创作者虽然编写出质量参差不齐的喜剧,我们还是要向他们这源源不竭的执着致敬。

香港喜剧日落西山的惨淡正好折射出生活就是一出悲喜剧。有时会让你狂笑,有时会让你哭啼,总体而言,还是不想笑的时候比笑的时候多,谁叫我们被生活压迫到真的不怎么幸福了呢?无奈之下,喜剧竟成了生活的陪葬品。

《香港喜剧已迟暮》二维码网址相关文章
沉思奥斯卡
阅后不一定要即焚
《低俗喜剧》不低俗
脱,也是一门学问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