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凉了

@ 十月 28, 2012

原文首发于《凿开尽头后的海阔天空》,感谢作者“花满楼”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好好爱自己》】

今天西安冷的很明显,街上的人们都是缩着脖子匆匆行走。身体单薄的中学生们在等公交车的时候也打起了寒颤。这种天气最让人无法忍受,阴冷,低沉,一天都摸不着一丝儿暖和的阳光,心想着还得过上好几个月才能再看到树上抽新芽儿,女生们穿黑丝短裙,心里顿时黯然了好多。

西安的冬天总是会给人一种凋零破败的感觉,如果下了一两场小雪,路上黑黑白白的,这房子也是黑黑白白的,再加上到处拆啊建啊的景象,就像是一张老照片似的。西安的冬天冷的不彻底,雪也下不起来,无法让人们在描述自己这个故乡的时候,能够有底气的拿大拇指往身后一指,说我们老家冬天如何如何。

我的大学是在烟台上的,那里的雪啊…忘不了一整个冬天脚底下咯吱咯吱的声音。西安的夏天倒是值得一说,空气里总是有着一股游泳池或澡堂子的味道。如果走在建大南门的那条绿荫道上,地面上的树影子像是一幅会动的画儿,空气中总是会有光在闪烁,然后打远处你就会看到女生们提着小篮子,脸蛋儿红扑扑头发湿漉漉的从澡堂里出来,多赏心悦目。

但冬天也有冬天的好,其实这好在别人眼里很简单,在我看来却很伟大。能够这寒意四起的夜里,倒上满满一盆的开水开始泡脚,打开kindle看上几页小说,水凉了,再加些开水,反复几次,等双脚烫红,出来裹进被窝,继续看书,听歌,有任何有趣的想法扔到twitter上,然后累了困了,摘掉眼镜,关掉台灯,一夜黑甜。我所在乎冬天所能给与我的好,大体上就是如此吧。

现在的我似乎又进入到了蛰伏期,安静如动物般积攒能量,不断的告诫自己,这只是一个过程而已。最近看了冯唐的一些随笔和采访记录,看他和高晓松两个人装逼呼呼的聊人生,觉得他们什么都有了,什么都放下了,能够抱着心爱的女人滚床单晒太阳,玩儿音乐写文章,心灵也足够丰盛自由。冯唐说:除了真正被动失去自由之外,所谓的苦难感只是修心不够。高晓松说:我那不叫苦难,找个地方翻译书而已。有期限的都不叫苦难,看不到尽头的才是真苦难。看到这两句话的感觉特爽快,就像是大夏天吃了块西瓜,大冬天吃了顿火锅似的。

《天凉了》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这个秋天
冬日忧伤
饺子爱情故事
让我们始终微笑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