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搞争论”教育的悲哀

原文首发于《蒙古黑马》,感谢作者“郝建国”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一部刑法 两种判决》】

10月24日,《东方早报》用8个版的篇幅推出一组题为《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报道,文章以访谈上海市委党校两位教授黄力之、王公龙的形式,大谈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赞美公有制和所谓的国家调节(计划经济),为原教旨主义招魂。

李大钊、陈独秀等人建党的时候,是受马克思主义启发的。后来的道路很曲折,我们不妨跳过去直接从延安说起。

延安,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勃兴之地。那里至今依然留下原教旨主义传播的故事。据说,在苏联学成的王明,一度是无人匹敌的大主教。他担任中国女子大学校长期间,因对马列原著倒背如流,让多少女大学员魂牵梦绕。

很快整风运动开始了,毛泽东带有民粹色彩的“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观点取代了原教旨主义。请注意,七大会场主席台中央位置悬挂的是毛泽东和朱德的画像,这次会议上“毛泽东思想”正式写入党章,标志着原教旨主义已经退出舞台。

共和国成立后,我们借鉴苏联模式,期间得失人们讨论得已经很充分了,这里无需多说。

意识形态改造的第二个转折点是十一届三中全会。邓小平复出后主导的改革从农村“包产到户”(即把生产队集体的土地分给农民个体经营)开始,“一大二公”格局逐渐被打破,到十三大正式提出“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经历1989年的风波后,曾有一股力量为原教旨马克思主义招魂。此时,邓小平发表了南巡谈话,用“发展生产力”、“共同富裕”这样的提法平定了原教旨主义者坚持的“公有制”和“计划经济”论调。他另外一句最重要的名言是“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

通过以上对原教旨主义改造过程的梳理,我们不难发现,最近70年来中国的变迁发展路径与原教旨主义早已分野。体制内所称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虽然也用马克思主义这个招牌,但重点无疑在“中国化”上。

截图

本来,“中国化”接受了很多普遍价值(如市场经济等),符合社会发展潮流,沿着这个方向“解放思想、改革开放”是多数人认定的中国实现现代化转型的正确之路。那为什么有人还会为原教旨主义招魂?

是我们的教育出了问题。邓小平有个著名的发明叫“不搞争论”——这种务实态度为改革开放争取了最大的社会支持。但是因为“不搞争论”,教育领域因袭下来的原教旨主义一直没有肃清,国民教育传播的理念与改革开放的实践经常相左,“说一套,做一套”的分裂至少存在了30年。

一有机会表达,那些坚信原教旨主义的人,或因为认识误区,或因为利益关系,就会名正言顺地扛起“马克思主义”这杆大旗对抗改革,此乃近30年教育的悲哀。

“不搞争论”教育的悲哀 二维码相关阅读
官二代,升得快
对王家岭矿难要说的7句话
8点要素证明邓玉娇故意杀人
我们信仰马克思主义是信仰了什么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