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疼痛

原文首发于《雷达的博客》,感谢作者“雷达”的真知灼见,曾撰文《电影《白鹿原》只能打6分》】

我有过一次奇遇,是在南方一个著名的旅游胜地,亲眼看一个妙龄女郎在推销一种治烫伤的新药,情状甚为惨烈。她居然赤手去握一条被烧得发红的铁链,纤纤玉笋握住火链的一刹那,似有青烟徐出,且发出某种难闻的焦煳味。她疼得直吸气,连连跺脚——如果不是假装的话。此时众人掩面,有一人大声抗议,说这种推销手段是违法的,反人道的,但她置之不顾。据她称,涂上这种新药,三分钟止痛,六分钟复原,不一会儿看她烧出黑痕的手心,抹了药还真个光鲜如初。推销于是获得奇效,购者如堵,顷刻销出了上万元的药,老板喜溢眉梢。我与同行朋友受现场气氛裹胁,禁不住掏起腰包,各购了几盒。事后我想,这种推销术怎么会大获成功的,是不是利用了人类对疼痛的觳觫之感,怜惜之心呢?真是聪明极了。

人都有过疼痛的体验,但深浅强弱甚为不同。前年春天的一个夜半,我突发急性肩周炎,或者并非只是简单的肩周炎,胳膊疼得不知怎么搁才好,痛极时恨不得求人用斧子剁掉左臂,冷汗与热泪交流,呆坐床边,仰望屋顶,咬紧嘴唇,捱到了天明。这半夜真比一万年还长。最终还是到医院以一针“封闭”缓解了疼痛。我们听说过牙痛者以头抵墙,颈痛者以带束颈,腰椎痛者以铁甲固腰的情形,还听说有的类风湿患者关节强直、终身致残的不幸。此类疼痛虽无性命之虞,疼者却遭够了折磨之苦。

漫画
(图片来自网络)

医学家们早就指出,除去恶疾引发的疼痛不算,单就关节痛、牙痛、头痛、坐骨神经痛、腰椎肩盘痛等等疼症来说,它们已成为人类生存中的大敌;由于疼痛而丧失活动能力的人,比起因患癌症或心脏病之类丧失活动能力的人要多得多,人类因这类疼痛所付出的金钱与代价,难以估算,因无法摆脱疼痛而演出的人间悲剧,又不知有多少。

不过,反过来看,疼痛诚然给人带来痛苦,却也不见得一点好处没有——至少我是这样想的。首先,疼痛是灵敏的,它是生命发出的尖锐警报,让人知道身体出了毛病,思量自身的行为与生命的规律有无矛盾,提醒人们爱护生命,调节生存状态。谁藐视生命,疼痛就出来干预谁。比如,一个恣情纵性、拿生命做赌注的狂徒,即便可以幸运地逃开惩罚,躲过制裁,却挡不住疼痛的突然造访。疼痛又是公正的,无论多么有权有势的人物,无论他的医疗条件多么好,他疼痛起来的感觉,大约与普通人并无两样。有道是,健康的乞丐比有病的国王幸福。

我发现,疼痛还是智慧的,当疼痛突发,会让人顿觉生命不是无限的,让人思量起死与生的道理,真如醍醐灌顶。有人抚疼而思,也许就会冷却过于炽烈的功利心、占有欲,从热狂中退步抽身,学会重生轻物,顺乎自然。疼痛更是多情的,它能使人变得敏锐、清醒,唤起人道情怀,回复本性良知,哪怕只是一瞬。不疼者往往不知疼者之疼,而疼者因己之疼而由己及人,易于体验并感知他人的苦楚,生出同情心,或许还会上升到对人类、对存在的悲悯之心。由于这一切,我认为,经受过严重疼痛折磨的人与未经受疼痛折磨的人,是完全不一样的。

然而,这样说未免玄虚,回到理智层面,有谁愿意永远沉溺在疼痛中呢?有谁不是止疼去疼惟恐不及呢?疼痛如此地威胁着人类,人类也就千方百计地要揭开疼痛的奥秘,制服疼痛。现代医学证明,疼痛是人在受到伤害刺激或免疫力下降乃至缺损时,产生了某种致痛物质,由它之作用于神经末梢,遂引发了疼痛的感觉。如此看来,疼痛似乎是一个纯物质的过程。可是,为什么同样的刺激有人能忍受,有人就不能忍受?我还注意到,在富有温情与关爱的环境,疼痛会降低;在冷漠无情的环境,疼痛会加剧;刚强者能忍住疼痛,娇气者会加倍疼痛。这些都说明,精神和心理的作用对缓解疼痛至关重要,药物并非唯一的止痛方法。

耐人寻味的是,现在的人对药物的依赖性越来越强了。医药科学的发达,层出不穷镇痛药的发明,既使人免受疼痛之苦,又使人变得脆弱而娇滴滴。现代人在享受文明之利的同时,也在承受文明之累。关公“刮骨疗毒”的故事已成神话,战争年月没有麻药也能动手术的事已杳然不存,安逸惯了的人们,略受一点疼痛即叫苦连天。如果我们承认,商品社会的人际关系确有孤立无援的一面,那就要问,我们还有没有决绝地面对疼痛的勇气?现代医学在进步中,但人类的抗击打能力,是否反倒在这种进步中大大退化了呢?

人没有痛觉是危险的,它意味着人的伤害警觉和自卫意识的丧失;人承受疼痛能力的下降又是不妙的,它似乎意味着生命活力的减弱。可否这样说,没有疼痛的人生是轻飘的,因为难以真正体验人之为人的庄重和艰辛。疼痛之袭来,与其说是在提醒人注意疾病,毋宁说在提醒人注意以灵魂为主的生命状态若何。

论疼痛 二维码相关阅读
要口号有什么用
为什么说脏话
龙票是面镜子
全民凑个大份子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