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园惊梦》唱词之美

原文节选自于《我们在此地》,感谢作者“vangoghsmood”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古琴》】

搬家到荒郊野外以后,每晚总是一回去就把仅存的一点声音打开,旁的音乐都听一下就厌了,只有《游园惊梦》一直在听,越来越好听。

“梦回莺啭,乱煞年光遍,人立小庭深院。”小姐在画栏边,春香的念白,“ 你侧着宜春髻子恰凭阑。 ”小姐画像的时候,春香的唱词,“宜笑,淡东风立细腰,又以被春愁着。”这是我见过最好的描写女人之美的字句了,一个“侧”字,用的简便形象,又一个“淡”字,来描写风,又一个“立”细腰,这些字的组合,跳脱而诡秘,简直是妙绝。

见张继青扮演杜丽娘在唱:“你道翠生生出落的裙衫儿茜,艳晶晶花簪八宝填;可知我常一生儿爱好是天然,恰三春好处无人见。”落在“艳晶晶”三个字上,右手拿着扇子在鬓旁打了一个旋,显出了十二分的得意,又有一种文雅。才发现扇子在戏剧中的作用真的是很大。而只有张继青用扇子是文人气、贵气,稳稳的,像是贴了金的牡丹,看那大家闺秀是真的。

“明放着白日青天,猛教人抓不到魂梦前。霎时间有如活现,打方旋再得俄延,呀,是这答儿压黄金钏匾。”扇子轻轻一放,便是钗横鬓云乱,黄金簪子沉甸甸搁在太湖石上了。“袅晴丝吹来闲庭院,摇漾春如线。停半晌、整花钿。没揣菱花偷人半面,迤逗的彩云偏。”春香从台边拿起一只花簪,正要插戴在小姐头上,张版是春香侧着头,手托腮,审视镜中,点了点头。而青春版是春香拿簪子插上,用手在小姐头上绕了下,比较之下,张版刻画人物要细致些,插戴当然要细究,后者过程式的动作显得平板了。

张版小姐穿戴好后,春香有句念白“今日穿插的好”,青春版是没有的,这就失了古意了。我以为这句大有意思,古人处处讲究礼节,这个“今日穿插的好”,既是赞赏也是礼节,并非多余。这种气氛小时候在家里也能感觉得到,凡事一个场面之下,都要赞一声好,以全礼节。这是一种圆满热闹的好,而且这句刚好接住了后面“你道…”的唱词,若没有,那个意思是断掉的。

游园惊梦
(图片来自网络)

本以为自己斤斤念叨这些细节,是太闲了,后来看梅兰芳的口述,说到春香这个人物时,讲到游园之后,春香说“也罢,留些余兴下次再来耍子罢”,他讲这个词应该是杜丽娘说的,遂觉得戏么,跟画画或者写文章是想通的。这句词是杜丽娘还是春香来说,对于春香这个人物的塑造是很要紧的。其实戏里面的动作或是台词都是一唱一和,一明一暗,一主一次的陪衬。是春香引逗小姐游花园,后来又是春香受了小姐的嘱托,将画像藏在太湖石底下,春香这个人物不是一个简单的陪衬符号,小姐临终时说:“你生小知重,我情中你意中。”可见她是个很可意的人,所以从她的嘴里说出“留些余兴”的话,是很得体的,正好可以对应小姐的话“提它怎么,观之不足由它遣,便赏便了十二栏杆是枉然”。

杜丽娘应该是个很多情且敏感的人,有些痴和疯,倒跟林黛玉一脉相承,窃以为由文人们创造的林黛玉并非仅仅是个女人或者小姐,而是寄托了诗人般的理想了,杜丽娘又何尝不是呢?所以她正在兴头上的时候,便被触动了,说道回去吧。以前也不明白那些人咿咿呀呀在唱着什么,待到听进去了,才发现这里面每个细节都足可讲究,一出戏可以很多人演,一个曲牌可以很多人唱,但每个人都唱出不同来,这才真真是复制品和艺术品的区别,它不讲究重复和叙事,讲究的是继承中的创造。


昆曲《游园惊梦》 张继青版

《游园惊梦》唱词之美 二维码相关阅读
像索尔贝娄那样理解女人
《小团圆》不是一个热情的故事
最是春心寂寞时
幸福的秘密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