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电影骗钱这件事

原文首发于《凿开尽头后的海阔天空》,感谢作者“花满楼”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好好爱自己》】

中国人可怜,没多少娱乐活动,出于某种文化特质,大家都喜欢深居简出,很少有老外那样的条件,成天开个淫乱趴到天亮。所以,普遍且体面的娱乐活动,就是和自己的另一半,在窗明几净的餐厅里说说笑笑,吃着性价比贼TM低的西餐,然后相互依偎着走进电影院。现在大部分年轻人指望的生活,也无外乎如此吧。

话说回来,大家精神世界其实都挺贫瘠的,由于过早的就将闯荡江湖的勇气和热情扔到一边,所以能够想要再次感受到波澜起伏的人生,也只有在电影的2个小时中了。所以,现在对于电影业来说,真的是一个不错的黄金时期。只要拿出一个有着完整框架的剧本,找一个有点儿诚意的导演,估计都能有不错的收成。但是对于我来说,每次走出电影院之后收获的只是失望,这里说的,主要还是国产电影(鉴于大陆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所以不仅包括香港,还包括大陆)。不过我扫了一圈时光和豆瓣,大家都对现在的电影抱有普遍的宽容,我的标准在他们的眼里显得太过苛刻。国产电影不容易,能拍成这样已经很好了,你还想怎样呢?也许每个人都会这么说吧。但我想,也许正是因为有了三流的标准和观众,所谓的好电影就也在二流上下的边缘徘徊。市场都如此宽容了,那产品的质量也就不言而喻了。

电影是奢侈品,从筹划一个剧本开始,到最后真正上市,投资是巨大的,不说在市场上最终套现多少,就说真正驻留在人心里的片子,屈指可数。也许在很多制作人的眼中,电影本身就是给社会提供一个话题,掀起几个星期的潮流,迅速的让大家掏钱买票,然后瓜分蛋糕,但如果现在的商业电影真的就是以这个为初衷的话,我倒宁愿自己关起门来多读几本书。

找几个大牌明星坐镇,找一个不错的宣传策划公司,给电影做一个定位,然后分别在豆瓣和时光网上砸钱宣传,找几个枪手将电影吹上天,然后微笑着在幕后,把口袋撑开,看钞票像流水一般灌入。有一些电影市场反响很好,于是可以拍出第二部。第二部的质量往往与一有着天壤之别,但制作方不会管你这些,你只要能够凭着当时对一的喜爱,买票入场就行了。现在大家都看出这样的生意好做,一下子就搞出三部来,如《太极》,或者第一部可以交代的不清不楚,喻示着你想要获得完整的,令人信服的情节,就得关注后续的宣传。如《寒战》。

寒战

就拿《寒战》这部电影来说吧,目前打高分的,无一不是站在鼓励的立场,说这样的警匪电影很难得,但我觉得不及格就是不及格。我们不是老师,导演不是学生,你以这样的肯定,来表达你的鼓励之后,相信我,它第二部的电影绝对会比第一部煞笔百倍。

寒战的故事本身就不够精巧坚固,你即便看到最后,也无法获得水落石出的感觉,因为整个案件的幕后罪犯,只站出来一个,这样的处理方法,在商业上显得过于精明,市场宣传本身就没有说有寒战2出现,这只是大家认为如果要把故事说完整,必须要做的一件事而已,投资方可以静待市场的反应。1的故事粗糙?没事,因为大家很宽容的自我解释有第二部。2的故事粗糙?没事,因为你们已经买票进场。

还有这部电影的配乐,它扮演的角色也太过抢眼,其突兀的程度简直到了《家有儿女》这部垃圾电视剧里面的罐头笑声。在任何导演希望你紧张起来,但其实不存在这样的情节时,节奏越来越快的背景音乐响起,非常不协调,至于观众,注意力早就跑到故事之外了。

整个故事的叙事节奏也是头重脚轻,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影片的讲述在莫名其妙的时刻,迅速推进,天台上枪战的那场戏,导演就这么突兀的加了进来,就算把这一段拿掉,也不影响整部剧情吧? 在莫名其妙的时候,恢弘庞大的音乐再次响起,告诉在座的每一个人,十分钟之后电影院的灯光就会亮起,警察的标准敬礼,之后,我肃然起敬的,坐直了身体就等着看镜头仰拍的,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和紫荆花旗呢。结果没有,让人大失所望,显然画龙没有点睛,无法成为一部合格的主旋律电影。

无论大陆还是香港,现在拍电影就是带着镣铐跳舞,既要考虑上面人的脸色,又要考虑下面人的品味和智商。于是左右权衡,在夹缝中费劲挤出这样一部弘扬香港法制,铲除贪污腐败,为国为民的好电影。

还是怀念香港以前的电影啊,庙街十三少,陈浩南,警匪片,周星驰的无厘头和黄段子,各种稀奇古怪的恐怖片,你随便从电影某一分钟开始看起,三分钟之内绝对迅速融入剧情。

话说回来,我越来越像个怀旧的人了,成天唠叨着与这个时代和社会的格格不入,要是有一把躺椅,我就得躺下来,找个小孩把丫摁倒我的膝头,说孩儿啊,你是不知道曾经有过多么美好的黄金时代….

《关于电影骗钱这件事》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环形使者》:科幻的故事,真实的感情
系列的噩梦
香港喜剧已迟暮
沉思奥斯卡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