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闺蜜的正能量

【感谢作者“@罗芝麻”的投递,曾参与我眼中的西安对话(80)我的2011对话(150)。】

昨天花卷说,你好久都不写东西了。在今天这个奇怪的日子里,我昏睡了一天,然后起来突然觉得,有必要给花卷写点什么。

睡前我又在翻熊培云的《自由在高处》,告诉你哦,他比庄雅婷带给我的正能量多太多了。你需寻得你所爱,这个所爱不是在11月11日这个奇怪的日子里所谓的“脱光”;你需寻得你的自由,这个自由是无限接近自己的兴趣并为之付出努力。

我们俩尤其是我的工作是以日为单位,一睁眼就得无思考性地工作,早六点晚六点,对未来我一年多来都没有一个很清晰的思考与打算。为此,我认为这是一种蹉跎。

前不久,办公室里发生了很令人发指的一幕,当事人不是我。与其说我对这个职业这份工作失望,不如说我对自己极度失望。我极度后悔自己没有在大学期间就找到能裨益自己终生的兴趣,或许我根本就找到我只是没有勇气去实现,最后让自己俗不可耐。

有时候看着自己的学生,觉得他们真的可怜与无趣,把自己也恶心到了,因为我每天大部分时间教给他们所谓的课本知识、考试知识是他们一生中最不需要的。不知道花卷你有没有这个感受?但是我了解你,你爱为人师。

当然,说到底我们最紧要的问题还是,这个年龄段的女孩子到底是应该去实现自己没有实现的理想,还是赶紧处理掉自己。

我们无法不思考这个问题,我们无法不面对自己与他人的怀疑,也无法不世俗,甚至经常会因此而无比伤感、惆怅、纠结、孤独与低落。无力感太大。你如何给自己找到一个舒适的坐标?

在这个寻找过程中,可能伤感、惆怅、纠结、孤独与低落你都一一克服了,但是唯独没有克服怎么面对外界给的刺激。别人比你拥有更多的金钱,别人拥有光鲜的生活方式,别人拥有另一半世界给予的幸福,你把自己放在世界哪一个层次?

可是,又无法不感恩生活。离开西安已经一年多,我时常怀念自己在那里求学的简单生活。不讳言,我在那里度过了迄今最难忘、最纯洁的求学时光,这当然归功于与你们的期遇,你们让我相信,原来真的有看星星聊人生这档子事儿。可能是我们自由的本性让彼此如此地相互吸引。

可能走到最后,大家都会找一个小的舞台,有一份稳定的不多不少的收入,身边有一个人,让自己更安定地活着。可这样就是安稳么?不见得。安稳是一种直面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是一种能找到自己使命的能力。

可能你在年轻时找到这种使命,那么,很幸运。也可能你蹉跎了一辈子都没有找到。幸运不幸运决策权还是在你自己手里。

配图
(图片来自网络)

说说我自己。我也经常内心极度动荡与不安宁,时而唯我独尊时而卑微难自抑,更有时自卑脆弱到需要伪装自信与强大。当遇到物质生活的烦扰,当无意义的工作无法逃避,当需要带上面具,我也好害怕。我不害怕成为普通人,而是害怕在岁月蹉跎中没有找到自己喜欢的方式度过自己的人生,害怕自己成为自己曾鄙视、讨厌的那种人。谁的人生设想不曾美好呢?

可能我三十岁生日的时候,我比任何时候都要想念你们,想念和你们一起二的日子。

希望,我们尽快找到爱与自由这两个奢侈的玩意儿。

写给闺蜜的正能量 二维码相关阅读
[秀恩爱]无敌铁闺蜜
痛苦或幸福都是礼物
不为冲突难过
又二逼 又美好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