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175):我眼中的西安

时间:2012年11月10日

地点:高新路与南二环西段交汇处的一个小广场

人物:西安市民赵某,某银行职员,年薪21万

西高新的三星宣传广告
市民赵某带着孩子在玩耍

:您对三星入驻西安这个事情,有什么看法?

:只是政府行为而已,我觉得对西安经济的真正促进可能不大。西安的经济是一种宏观的“规模经济”,兵工厂很多,历来是西北地区的工业重镇,三星的到来,对西安的产业升级有拉动和提升作用吗?我不太清楚。但是,据我所知,三星的芯片产品更多的是在民用上,中国的兵工厂里敢用韩国人的芯片吗?

:你觉得西安更需要哪些企业?

:这个我不太清楚,我不是政府部门官员,无法做出宏观的招商引资计划。就我个人的看法:西安政府其实应该大力激活中小企业的活力,给这些企业更好的创业和发展环境,而不是各种难以推卸的“苛捐杂税”,中国的税收本来就高,中小企业的就更高了。如果政府能够把给予三星的那些优惠给予中小企业、给予西安人自己创业的草根企业,可能会更有价值。

西安的制造业曾经很发达,改革开放三十年之后,陕西和西安的本地制造业品牌却所剩无几,这是为什么呢?我觉得这个问题应该好好思考一下!

:请问您是西安本地人吗?你好像对西安很了解。

:不是本地人,我是河北人,来西安十年了,在这里读书、工作、结婚、生孩子。西安是我的安身立命之地,我对这里充满了感情,或许我和本地西安人之间的最大不同,就是我对西安的很多变化都比较敏感,而本地人可能因为从小都生活在这里,对“西安的变化”非常钝感。

:为何这么说?您对哪些变化比较敏感了?

:比如我对西安最近的砍树就很生气,官方媒体说是移栽,但是从来没有告诉我们移栽到哪里了,移栽的成活率好像也没有说过。我在微博里也发起过抵制政府砍树的呼吁,我看到很多和我一样的人,对“砍树”表达了不满,但是西安市政府从来不对此做出任何的回应。好像这个政府在选择性“失明”了?我当年和我妻子一起漫步过的友谊路、小寨西路、雁塔路上的大树都被砍了,雁塔路上刻有我和妻子姓名的那棵大树也没有了,我操他妈了个屄的!

:呵呵,你别激动。您来西安十年了,也安家落户了,这十年来,西安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我觉得变化确实很大,我刚来西安的时候,西高新的驻地是高新路上的“火炬大厦”,后来变成了科技路上的“创业广场”,现在是锦业路上的“都市之门”。一次次地向西南方向搬家,每次搬家都是一次新的拓展,我觉得这挺好的。

但是,我还是那句话,西高新过去在刚刚成立初期,确实是很认真地为企业、为人民服务的,现在不行了,现在也变得越来越官僚了。高新区管委会,本来就是“西安市政府”的一个外派机构,号称是“新型行政体系”的开拓者和尝试者,现在没有啥开拓和尝试,变成了一个官僚机构,令人恶心。

政府到底是干啥的?政府自己也天天说是为人民服务的,其实都是屁话,在中国,“人民是为政府服务的”。一个国家的“政府”把自己搞成如此无耻的特权机构,堪称世界一绝。是的,从社会地位和职业收入上来看,我是一个中产者,从政府的“经济政策”中得到了好处,但是为何我还是对政府非常不满呢?因为很显然——这个政府不是我的政府,不是我票选出来的,谁来做这个政府的官员和我没关系,但是,这个政府的很多政策却和我息息相关,我对这个政府没信任感,也没有安全感。

:打住打住,再说下去,你吐沫都喷我脸上了,哈哈。您周围像你这样的人多吗?

:呵呵,像我这样的人其实挺多的。公司里每次开会,朋友之间每次聚会,对西安市政府的所谓的“公共服务”都是非常不满的。我们名义上是“经济发展的受益者”,实际上,我们对这个经济体制的运作感到不可理喻,我们又没有能力去改变。有些把不住的人、底线比较低的人,往往就忍不住利益的诱惑,去做违法的事情,比如和政府官员的亲属(尤其是儿子)勾结在一起,做一些洗钱、放贷的事情,进行一些所谓的“经济操作”,非常挣钱,而且都是“空手套白狼”地、狠狠地把钱挣美了!

:你大骂别人,是不是你自己没机会去贪污腐败?

:贼!额给你一个贼!(模仿陕西话)不是没机会,而是没胆子…我就是一个小老百姓,过自己的小日子就可以了,我不贪心,是因为不希望自己安定的生活被可能的“危险”破坏,我现在的钱足够了,对现实有很多的不满,却也没到要“揭竿而起”的地步。

:你没有贪污腐败,是不是诱惑不够?

:不是,再说一句:我觉得钱是赚不完的,赚放心的钱,做安全的事,这是我的原则。

:对不起,刚才有个问题,你没回答清楚,能补充一下吗?你觉得十年来西安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越来越浮华,越来越空洞,越来越没意思。物质上丰富了,灵魂上都是乞丐。

:如果现在让你离开西安,你会去哪里?

:哪里都不去,因为在西安已经“生根发芽”了。如果发生内战的话,我可能会移民。

:你觉得中国会发生内战?

:是的。我有这种担心,因为既得利益集团现在太傻逼了,而且不知道变通,这样下去,早晚要引爆。中国好像是一个火药桶,爆炸地越晚,里面的火药被囤积地越多,危害越大。

西安是内陆,内战如果爆发的话,逃难都不好跑,所以必须提前做好准备。

:你周围的朋友选择移民的人,多不?

:大都有这个准备吧,呵呵,真正实施的却不多。其实都不想离开,不到内战最后一刻。

××××特别提示××××

融合沟通、关爱民生,INXIAN“对话”栏目,让这个城市的每种声音,都有表达的机会。

《文章标题》二维码网址《我眼中的西安》本地篇:学生烤肉铺老板信息工程师大学教授文艺女青年职员大学生公务员四川女孩
《我眼中的西安》异乡篇:武汉文艺青年河南籍报贩内蒙古籍软件工程师宁夏媒体工作者美国留学生长沙娃在乌干达援建的咸阳人在北京工作的老陕

Published by

6 Replies to “对话(175):我眼中的西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