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下老家

原文首发于《文氏信箱》,感谢作者“文彦群”的原创分享。】

故乡旬邑县太村镇文家后堡子村,是黄土高原上典型的渭北人家。每年暑期,我都要回到这个距离省城近200公里的乡下老家,陪同父母亲住上一段日子。我家三个孩子,都在外面发展,我在西安,小妹在咸阳,去年大学毕业的小弟也去了铜川。身为长子,我的家庭伦理观念较重,对于父母的责任和义务,自然就理解得深一些、担当的也多一些。今年8月初,我安排好城里的小家,又回到乡下住了一周时间,陪同父母,走亲访友,也借此机会,感受农村的新变化。

我们三个孩子全部出来后,家里原本不打算再修新房的,但由于村子临近沟畔,水土流失严重,适逢县上有新农村整体搬迁改造项目,就顺应潮流,又修了新房。老屋年久失修,和我的年龄差不多,快40年了,两只土窑洞,是爷爷在世时修的;三间瓦房上的椽,和我的胳膊一样细,下雨即漏。这些年里,父母只顾着供我们上学,住房条件和经济状况,在村里已沦为下等。所幸父母的心血没有白费,十多年前,我是村里走出来的第一个大学生,小妹高中毕业,小弟随我之后,算是第二个。当然近些年里,我们那个小村,也陆续考出来了多个学生。

父亲是有30多年教龄的乡村教师,教过中学,也教过小学。退休以后,他的主要工作就是打理家里的果园,为村里的红白喜事当先生。小弟毕业后,他的地被村上收回,家里就只剩下母亲的人口地,再承包了一点,就刚好是那个果园,共三亩多。搬到新居以后,离地远了,父亲买了一辆电动三摩,做庄稼用。在果园的地畔上,父亲还栽植了梨树、杏树、桃树,地头种了韭菜、葱、辣椒、萝卜、白菜、茄子、西红柿、黄花、豆角等各种蔬菜,真是应有尽有,自家吃不完,就送邻居村人。

农村

图片来自网络

有一年,秋季雨水多,萝卜长得又粗又长,自家吃不了,送人也没得送处,去街上卖吧,一斤2分,还不够麻烦钱,只好拉到门前的沟里倒掉。我知道父亲闲不住,就说服母亲,农闲时,允许父亲和村人去玩玩麻将,一是可以解闷,学着适应退休生活;二来慢慢融入村里的人群中。在农村生活枯燥,除了麻将,好像再没其他娱乐活动。前年春节回家时,我还专门托在银行工作的同学,换了一百元的壹元和伍角的新币,给父亲玩牌用。

母亲是典型的农村妇女,一辈子没进过一天校门,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识。她不爱看电视,也不会玩牌,唯一的爱好就是养花,孩子们都不在身边,务弄花草就打发了她的农闲时光。院里门外,一年四季,五颜六色,花开不断,热闹非凡,惹得邻家和路人羡慕。母亲刚60岁出头,身体状况还好,腿部原来做过手术,多年患有鼻窦炎,长期坚持吃药,现在基本上再没有犯过。但眼睛却越发不好使,经常感觉眼前发雾,看东西要拿到跟前,针线活是彻底做不成了。去年省上组织医疗专家队伍下乡义诊,父亲陪着母亲去,医生检查说是初期白内障,只能吃药,不能手术。

新居宽敞明亮,200多平米,柴棚厕所,样样都在干处。去年我回家时,已经搬住了进去。别人家大肆花钱装修,母亲看着眼热,父亲却认为孩子们都不在家,就简单收拾一下,遂了母亲的心愿。我给了父亲一千元,说是应该的应该的,辛苦了一辈子,往后再没有什么负担了,你们大半辈子为儿女操劳,现在也该安享清福了。每次回家前,我都要到超市去,花上几百元,为父亲买些烟酒茶叶,为母亲买些食品衣物,我知道他们平时节俭,舍不得吃穿,自己是绝不愿花这个钱的。

我们兄妹几个,都有各自的工作和生活,平时很少回家,人生的阅历尚浅,还体会不到做父母的心情。父母的心在儿女上,儿女的心在石头上;要知父母恩,怀里抱儿孙。老话没说错,我也是这几年,才逐渐体会到了父母一生的艰辛与不易。

妻子经常唠叨,使我烦不胜烦,她说以后要攒钱,还得为儿子再买一套房子。儿子今年7岁半,才上小学二年级,她就竟有这样的打算。也许是以前的苦日子过惯了,我不是物质男,也不愿当房奴,只想过普通平凡的简单生活,就很认真地对她说:“得了吧,我没那本事,再过20年,等我退休后,就回乡下老家,陪我的父母去,房子留给你和儿子住,行不行?”

《乡下老家》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梿枷声声
冷清的故乡
农村的夜空
在田间

Published by

1 Reply to “乡下老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