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母是个老牌迷

原文首发于《冬去春来》,感谢作者“wangxinmin”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父亲的心愿》】

我的老岳母是个老牌迷,自从26年前和妻子相识后,就结识了岳母这个老牌迷,那时我还不会打麻将,以为那是赌博之类的恶习,不以为然,再说打麻将太浪费时间了,弄不好耽误正事。还有打麻将容易导致六亲不认,一是输赢不能正确面对,伤了和气,二是打麻将什么都不顾不管。

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回家探亲,在县城下车后去县医院看望伯父,伯父正与几人打麻将,听我喊他,抬了抬头说,厨房有吃的自己去吃吧,就不再理我了,我想我大老远从西安回来探望您老人家,想和您拉拉话,您却这样把我撇在一边只管玩,一气之下就告辞说回农村老家,伯父也不起身,说你走吧,照玩麻将不误。

开始我对岳母的玩牌也不以为然,妻子也反对,以为误事伤身体,有损晚节。自从老人户口转到我家后,开始人生地不熟,我们也不支持她玩牌,家里也没有置办牌和牌桌,所以除非到亲戚家玩牌很少打牌,人一天也无精打采,饭菜也胡凑合,过了不久的一天,她老人家兴高采烈,做的饭菜很精美,我和妻子大惑不解。我是业余搞写作的,有观察的习惯,就注意她的行踪,久而久之就发现,岳母和院子的人熟悉了,而且打上了麻将,如果她老人家哪一天没精打彩甚或打瞌睡,做的饭菜也简单,那就是没有赶上摊子玩成牌。如果精神很好饭菜也特色,那就是打牌了;如果兴高采烈地边做美味佳肴还哼着秦腔,那就不仅是玩牌而且是赢牌了。

妻子不以为然,还以爱护老人身体为由反对老人玩牌,结果是,老人又没精打彩甚或打瞌睡起来,饭菜也粗燥潦草起来,而且浑身不舒适,动不动就呻吟,带着去到医院看病也检查不出来是啥病,我想还不是思想病吧,想玩牌了吧,就对妻子说,你要真正为老人好,也为这个家好,就顺其自然吧,给老人开禁吧。听到我们让他玩牌的话后,老人像小孩一样脸上马上转阴为晴,愁眉转为笑颜,呻吟转为哼戏,老人手气好,输少赢多,用赢的钱买好和好吃的,随着老人精神好起来,我们的生活也好起来,一举二得,何乐而不为呢?

打牌

图片来自网络

而且我也发现,玩牌还能减轻老人的病痛,远的不说,就说昨天,一早老人小便时摔倒了,听到报警器,我们赶到老人房间忙将她扶起来,搀到床上,虽无伤筋动骨,但扭了腰,岔了气。躺在沙发床上嗮太阳呼呼大睡醒来之后时不时呻吟起来,听的人既同情也不免心烦。时值周末,二姐闻讯来看望老人,做好吃好喝,老人仍面露难受甚或痛苦的表情。如何化解和减轻老人的伤痛呢?眉头一皱的我计上心来,问:妈你看能不能玩牌?老人说不咋。不咋就是能行。于是支起牌桌,坐到麻将桌前的老人苍白的脸色渐渐红润起来,二姐和妻子也似乎受到感染,热得换了薄衣服,脸仍红堂堂的,近朱者赤,坐在窗边的我也不觉得冷,竟将窗子打开,玩了一个小时,我们问老人身体咋样,回答说不咋。又玩了一个小时,我们再问老人身体可撑得住,仍然回答说不咋。一直玩到子夜时分方兴尽收场,老人自始至终没有呻吟一声,而且说不咋了,可见玩牌使疼痛大为减轻,收到不战而胜之奇效。

二十多年来,我们携老太以令诸侯,每逢周末假期和逢年过节,至亲好友就来啦,除看望老人拉拉话,主要节目就是玩牌,我和妻子不仅作接待员服务员,而且也拾遗补缺作参战人员,老岳母一上牌桌,马上精神抖数,满面红光,我们似乎也受了影响,浑身发热,摩拳擦掌。但毕竟玩的少,往往是学雷锋做贡献,而老岳母是常胜将军。他老人家打牌时心情好,思维活跃,妙语连珠,什么先打小,是傻帽;一吃不如一揭;轻易莫碰,上碰下炸。玩牌时往往还生发有精彩的教育名言:如:惯子如杀子,宁叫娃劳死,莫教娃想死;没娃气不长,有娃常常气。还有做人哲理,如:莫看人笑话,笑人不如人;等等。通俗易懂,引人深思,我们虽然输了小钱,却受到大教益,值得值得,不管输赢,皆大欢喜。

古人说过:人无癖好不可交。岳母无甚文化,除看电视听广播,就爱好玩牌,玩牌使她结识了小区内外的老人,我们搬家五六次,走到哪里她的牌友就发展到那里,可谓牌友遍古城。玩牌时他动手动胳膊,也要动脑子,所以如今进入耄耋之龄的她老人家,不仅不痴呆,而且脑子清醒,关心国事家事,走路基本不用拐杖,时常和我们散步大明宫。

所以前不仅看到央视关注老年痴呆症的《我们的父亲母亲》节目,我就想建议,要想自己的父母不痴呆,不仅要给老人的物质生活搞好,更重要的是丰富老人的精神生活,尤其是老人的爱好不要抹杀,而要尊重爱护。老人生活的快乐幸福,无病无灾那也就是我们的福啊。

《岳母是个老牌迷》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父亲的心愿
母亲长寿的秘密
回老家过年
这就是我的母亲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