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428期]出血热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2年11月19日。1863年的今天,美国正值南北战争,时任总统的林肯在宾夕法尼亚州的葛底斯堡发表了著名的葛底斯堡演说,这是一场堪称典范经典演讲,更重要的是——它很短。

[1]赵乐际升职

赵乐际赴京上任
赵乐际版的“挥手之间”

陕西高层变动的传言,已证实了四分之一(1401期之11424期之1),11月19日,新华社将“任免文书”昭告天下:赵乐际接替李源潮兼任中央组织部部长,不再兼任陕西省委书记、常委、委员,相当于从巡抚升至吏部尚书,官升一品,居六部大员之首。其实,早在赵乐际在18大当选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时,便已进化为传说中的“党和国家领导人”了。

2007年3月,50岁的西安人赵乐际从青海东下,接替李建国掌管陕西,至今5年零8个月。在陕五年间,赵一哥十分低调,【西安e报】此前的1427期中,一哥算上打酱油也不过出现了25次,而两任老二正永和纯清则分别出场45次和35次。赵乐际在公开场合很少对政府事务表态,e报的亮相中,他无外乎陪同领导(1175期之1)、会见同僚(1353期之4)、出席会议(20期之9)以及发表新年讲话(375期之1767期之1),试乘地铁(996期之1)这种的亲民秀都很少见。

不是所有的大哥都喜欢站在舞台当中,正如在出场率上胡不及温、青云不及宝根、民洲也必定不及董军一样,闷声发大财是他们的处世之道,而赵乐际在某种意义上则是他们的“典范”。“@本性爱吃肉”认为:“书记的任务是管人、管党,乐际同志的最大政绩,是削弱了陕北帮对陕西政坛的影响,支持比较愿意做事的赵正永成为省长,建立起比较和睦的府院关系,渭河治理、引汉济渭、陕南移民等难题才得以实质启动。如果当时王侠成为省长,陕西不是现在的局面。”

和习近平上位一样,很多陕西网友开始庆祝中央有了“陕西帮”,新浪陕西也费心思盘点了12名与陕西相关的中央领导,不过当你看完这些八竿子打不着的陕西元素后就会知道,这个“陕西帮”概念是多么可笑。

[2]出血热

就在西安工业大学出血热的消息刚刚传出,相当一部分学生拼命辟谣谴责“@在西安”时,一位西安工业大学的同学匿名投稿说:“导员开会说,西安工业大学已被列为出血热疫区。现在学校实行门禁制度,下周二下午全校还将停课大扫除,公寓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各个宿舍除了发拖把,还发了捕鼠神器。”

@西安工业大学民间微博”认为:“信息不透明容易造成事态失控,加之部分辅导员总是以如果你要敢说出去就如何如何的口气来要挟学生,使事情更加神秘化,最终导致谣言四起。建议官方和校方尽快公布、公开各类关于此次出血热的疫情情况!”这才是学生和学生组织应该有的态度。

不过目前为止,此事依然靠学生和老师们的“民间消息”广为流传:19日下午,西安工业大学未央校区学生“@阿慈阿木”表示出血热已经死了2个人,百度贴吧也传出了同样的消息,西安医学院的“@阿橙妹控拯救無能”说:“隔壁学校有2个人走了”…而官方不仅继续保持沉默,还选择了封杀消息。

19日晚,一位西安工业大学的教师匿名投稿称:“西安工大未央校区已发现4名出血热病例,其中一名人文学院学生死亡,另一名光电学院学生已经抢救过来,剩余两名正在抢救。由于一开始市疫控中心介入指导工作已有效控制住疫情。学校准备公开信息,但省教工委不准公开。”这条微博在转发300多次后,惨遭光荣和谐。在出血热问题上掩耳盗铃,西安的高校其实是有传承的(1087期之81088期之4)。

[3]信息公开的后果

在天朝这个大环境下,民间的信息公开有时会导致官方的疯狂报复,这也是“@在西安”为何每天都会投放出大量匿名来稿的缘由。一匿名投稿人说:“在咸阳市泾阳县泾干中学,全班同学都做了一件昧着良心的事。我们填写中学生教师教学工作调查问卷时,班主任指派班干部监督,必须全部涂A。我们就只好在这些指标的后面都涂了A。”

当晚,“@陕西省教育厅”发来回应,表示咸阳市教育局对此高度重视,即责令泾阳县教育局下午派人赶赴事发地泾干中学调查,咸阳市、县两级教育局将在认真核实后作出处理。”这番官话看起来还像句人话,但执行起来却一如既往的秋后算账,匿名投稿人随后私信表示,学校正在寻找把此事发上网的学生,希望这位投稿人好好隐蔽,在对敌斗争中迅速成长起来。

[4]爱校的学生

无论是出血热还是问卷调查,很多学生在内部交流时也许骂的比我们都狠,但却见不得其他人骂娘,或者见不得同学将其在网上公布给所有人看,这种逻辑,属于“母校是我们能骂一万遍但容不得别人说一丁点不好”的变种,这里的母校可以换成单位、城市、甚至国家,与其说它是强盗逻辑,倒不如说属于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变异体(1073期之1、2)。

又一位来自西翻的匿名投稿人说,西翻西三食堂在平时院长来视察时,食堂的头儿就会把柜子里事先准备好的相当干净的餐具拿出来,把先前的餐具掩盖住,而被掩盖的就是那些布满油污,拿在手里都很油腻的餐具,相当恶心!而且每次院长检查都是走形式有时候还摆拍!唉,你们都良心何在?”

截图

一些西翻的学生不乐意了,他们不仅充分发挥出前文的逻辑,还要求别人跟着自己一同吃屎的精神来批判投稿人:

“@就要飞越疯人院”说:“那图说明不了任何问题,你自己吃完舔不干净怪谁呢?”
“@李大尖说”:活该,屁大点事,还要发网上,你自己去学校举报啊,我就不相信学校不管,发网上产生负面影响,本来老丁去了学校就动荡不安,正在修正,丁点小事就要来往上恶心人,这就像那天在东五吃饭,一个女生发现饭里面有个苍蝇,然后要喊的全部都知道,我擦,外面吃饭还要求那么高。

看看上面这位同学的发言,你就会明白,有些人确实适合并值得在天朝被统治,而且他们感觉很幸福。

[5]过生日

11月14日,“@王志平love”去西安雁塔交警一大队处理交通违章,门口十几个人在排队,窗口里负责办理的警官“砰”一声把窗户一关,说等着。他把窗户拉开一看,原来里面正在过生日切蛋糕…真特么是温馨大集体啊!

生日

在跟评中,如“交警也不容易”、“生日快乐”、“人之常情”这类的评论不在少数,所以请恕我偷懒,上一条e报的评价原封不动挪至此处,毫无违和。

[6]的哥的待遇

日前,陕西省人社厅和交通厅将出租车司机纳入社会保险范围,自此陕西省也成为全国首家出租汽车行业司机参加社保全覆盖的省份。官方要求实行公司化经营的出租车企业,要为出租车司机办理各种保险。目前陕西省共有出租汽车3.3万辆,出租汽车从业人员7.4万,其中西安3万人。

关于社保就不多评价了,心疼眼前被扣的钱并担心未来也许拿不到的人其实也不少,不过还是有很多人希望并憧憬政府养老,对于他们而言,在心里留个念想也不是坏事,但事实上,对的哥收入和心态影响最大的并不是养老问题,而是份子钱,请看来自的哥“@不想太愤青”的控诉:

“我是一个没有背景的正规出租司机,也就意味着我不敢任何违规运营,向那些在西安遭遇过打车难,被拒载等问题的乘客们道歉,运价低,道路堵,超高的8800份子钱,管理混乱,各大客运站关系车横行,被骂的是整个辛苦在路上的正规车,我们也是受害者!”

[7]两尸三命

在泾阳三渠镇,一对年轻夫妇离开人世,28岁的丈夫在自家院中自缢死亡,29岁的妻子怀有9个多月身孕,被他掐死在卧室的床上。经调查证实,这对夫妇生前曾发生争执。村里人表示,二人平时从未见过当众吵过嘴。这次命案也变得异常离奇,究竟有什么原因,能让一个男人杀死自己怀孕在身的妻子呢

[8]不敢扶

家住土门附近的75岁老人答远亮独自离家,出现在雁翔路三兆村段的马路中间,老人随后在路中摔倒,脑袋撞破。这时,两名环卫工人赶来,他们催促围观的村民拨打了110,其中一位环卫工人在事后表示,“我是真心的想帮助,但我不敢去扶他。我真的害怕被人冤枉,如果别人说是我推倒了老人,我自己也解释不清楚。”尽管如此,她在民警到来前一直在旁边守候,直到老人被救护车拉走。与其感慨人心不古世态炎凉,倒不如赞一句,环卫工人的的行为很理性,也很科学。

[9]学生花费大

《西安晚报》记者采样调查后认为,西安中小学学生支出逐年增加,很多学生平均每学年开支超过20000元,比如五年级的学生柏宜青,每学年校内账单为3000元,校外的各种特长班1.3万元,受访者70%以上的支出,都集中在各种课外特长班上,父母们抱着“别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心态,花多少钱也不嫌心疼。教育产业还真是个赚钱的买卖。

[10]外地人眼中的陕西

从华山到骊山,从兵马俑到明城墙,最后,让我们欣赏一位外地游客镜头里的陕西,看来他的陕西之旅很成功,恭喜他。

《[西安e报:1428期]》二维码网址史上今日
[西安e报:332期]王重阳促进和谐社会
[西安e报:697期]救救孩子
[西安e报:1062期]一个猝死的农民工
有些东西再也暖不过来了

Published by

1 Reply to “[西安e报:1428期]出血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