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失忆记录

原文首发于《24小时在线博客》,感谢作者“老虎庙”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什么是行为艺术》】

高流恩是1970年25800名被遣往秦巴山中修铁路的17岁的孩子中的一名。时隔四十二年后,这些老孩子“忽然想到”我们本该继续读书而不是如群盲一样活着;或许我们该有着生动的人生而不至于以为自己曾经对得起国家,后半生尚存无悔…

三线建设老照片
三线建设老照片(via:各界导报)

这是再糟糕不过的事情了,过于四十二年后才感到了痛。而政府对此竟然没有任何记忆,因此从无痛感,所以政府坚信无责,有责的在前任,在历史,在那个荒诞不经的时代。政府的谈判代表竟然认为这样的苦中国人谁都受过,这样的苦“和我小时候用手在农村的羊圈里掏粪又有什么不同?”因此结论为“小题大做”“你们这些城里娃呀!”…我听那段录音的时候,真的感觉到我什么都不是。

可是政府似乎又暂时性恢复了记忆。就在时隔42年后的今年春上,政府忽然下发文件,对死亡及伤残人员有所抚恤…

这世上最糟糕的事情莫过于政府没有记性还不听你说。因此也只有这个政府才可以创造出为42年前的罪过“略表歉意”的最长失忆记录。然而这并不证明它知错,尽管补偿来得姗姗,或可解释为政府从来就没有忘记过你,政府是以大局观洞察问题的,决策需要前瞻。

因此不能不让人警惕政府是在缓冲,为了稳定的要求。

正在拍摄纪录片《在历史这边》的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这些日子里,在跟踪这些“历史这边”的镜中人时,我感触最深的是这些人已为时不多。当高琉恩在熙熙攘攘的街心人群中踯躅前行时,我心底只剩下深深祝愿:“你就此轻轻地活吧,虽然看似沉重。我知道你肩抗大包时为什么总会情不自禁地哼唱,因为42年来你一直习惯着这样。你为什么不去广场围观,因为42年来你一直把希望寄托于政府。”

政府绑架了2.8万学生的道德观,我们却不该以道德的名义再去绑架生死患难与共的同学,每一个同学,每一个默默无闻的三线学生。

让我们学会教育政府,让我们明白这个世界上本没有“感谢政府”这个词儿存在的权利。

最长失忆记录 二维码相关阅读
淹没在秦巴深处的青春时光
王三儿的人生
铁道兵志在四方
西安近代三次大移民

Published by

1 Reply to “最长失忆记录

  1. 支持!
    俺们村的王老二,家穷,没娶上媳妇,现在丧失性功能了。
    准备起诉政府。要不是狗日的TG,早TMD超英赶美,3老婆10个孩子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