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鸟不传云外信

原文首发于《长安阿眉的BLOG》,感谢作者“阿眉”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我爱火晶柿子》】

如果说邮票在我们的生活中完全失去了意义显然是不正确的,每天一早上班,办公桌上总是会多出几封工作信函,但如今还有多少人在拆信时会注意到邮票呢。

记得很久以前的杂志曾经图文并茂地刊载过信封上邮票贴法的含义,诸如向右倾斜代表“我决不再生你的气”,向左倾斜代表“对不起我错了”之类,是那个时代恋人之间的小情小趣。而新一代会写字前先摸熟了鼠标的九零后,以及启蒙游戏是平板电脑上的切水果和植物大战僵尸的零零后小朋友,怕是从来不曾认真打量过一张邮票,看到这种讲究,一定有如读到上古时代的甲骨文。

在老一辈人的记忆中,几十年前的恋人间还是有等信这回事的,上世纪八十年代之前的爱情小说里,常常会出现主角每天下午跑到大门口张望邮递员这样的细节,就算居住在同一城市里,不见面的日子里也会写信,用钢笔写在红色横线的信纸上,发着爱情高烧的年轻人,永远有那么多说不完的话。后来,随之通信和网络的迅猛发展,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恋人毫不犹豫地放弃了信件这种效率低下的方式,他们开始等传呼、等电话、等短信、等电邮、等QQ或微博亮起的头像。而手头收到的信件,只剩下了工作信函、银行账单、商业广告…绝大部分人不再收到家书或情书,贴着邮票的信件,越来越和感情这件事没有关系。

庚申猴票
庚申猴票如今涨到一万多

然而邮票的发行量却并未下降,邮票的设计也一年年更趋精美,方寸之间的五色斑斓成为不少人心爱的收藏品。套用雷蒙德·卡佛的小说题目《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谈些什么》——当我们收集邮票时,我们在收集什么?

有些人为投资而集邮,最津津乐道的是“庚申猴票”8分钱面值如今卖出一万多元的传奇;有些人集邮是因为喜欢邮票中的历史地理文化知识,集邮册变身百科全书;有人把邮票当成一种艺术品收集,而邮票也的确无愧艺术品之名,选题内容和设计师中从来不乏名作大家;有人集邮是爱屋及乌,比如一名影迷顺道收集一切和电影有关的邮品…

那些本该贴在家书和情书上的美丽小纸片,如今安静地躺在集邮册里。它仍然有把一封信送至远方的能力,然而这能力已经被大部分人放弃——无论几十年前,一封信可以带给收信的人多少安慰感动惊喜。曾几何时,我们等待远方的消息早已不是通过飞鸽传书或飞马而至的信使,如今,也不再是绿色制服的邮递员送来的贴着邮票的信件。邮票像许多我们生活中仍然存在,但意义早已不复当初的事物一样。当我们打开一本邮册,一张张邮票,其实是一次次对往昔岁月不胜怅惘的凝眸回望。

青鸟不传云外信 二维码相关阅读
方寸之间
关注决定世界
关于螃蟹的回忆
微博催人老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