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430期]世界末日倒数30天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2年11月21日,2004年的今天,从包头飞往上海的中国东方航空MU5210次航班,在内蒙古包头起飞后不久坠毁于南海公园,飞机上53人全部罹难。八年过去了,不知道他们的家属过的怎么样,是不是还会经常想起那噩梦的一天…下面我们进入今天的西安时间——

[1]找不到工作是谁的错?

@天骄女的朋友从成都回到西安,本来对薪水的期望值意境降得很低很低了,可是过去了两个月,还是没有找到像样的工作,最终还是决定回成都,临走的时候他对@天骄女说“对于西安这个城市,已经谈不上爱了。”

想都不用想,这条微博下面肯定骂声一片,果不其然,@橘子皮-z说,“神经病,哪儿找到工作就爱哪儿,谁给你钱就爱谁,二奶心理?”,@木子小月TT说,“你对自身的能力就没有质疑吗?请不要眼高手低,别的城市工作就好找?两个月都坚持不了,给你一个好工作你就能坚持吗?”基本上都是这一类的,大意就是“找不到工作怪你自己,跟老子大西安有什么关系?”

找不到合适工作的原因有喝多,比如没有对口的工作、没有喜欢的职位,没有满意的薪水——甚至连最基本的生活都不能保障。找工作不难,但是找到合适的工作就难了,这一点是必须要承认的,还要承认的是地区差异的存在,并且这种差异造成了企业分布不均,你能让一个学生命科学的到三四线城市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吗?活人又不会被尿憋死,不合适就换个地方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对于那些抱着“我们西安不是随便的花朵,你想爱就爱,走了才好,以后坐车都少一人儿”这样心态的人,大可不必理会。

[2]人人都是卫道士

有了微博之后,人人都是评论员,人人都是卫道士,人人都觉得自己站在道德的至高点。比如这一条,@笑笑的娘亲和带着孩子的朋友一起乘坐303路,身前是两名年轻人在座位上,但是由于两个孩子犯瞌睡已经睡着,此二人在看了几眼后径直转向窗外,孩子们只能坐在地上。

自然,这条微博的跟评中不少人谴责这两位年轻人不让座,什么叫站着说话不腰疼就很好的体现了,先问问这些评论的人,如果是你们,你们上班辛苦一天,下班时分好不容易有个座儿突然上来了俩小孩儿你会让座吗?你愿意让座吗?如同上面那条说的一样,爱西安或者不爱西安甚至恨西安讨厌西安,那都是我的自由,同理让座这个事情也一样,真正的道德是自发形成的,而不是这样那样的约束、规定甚至是强迫。

说来也是因为这个国家太奇怪,既希望民众在临沂时默不作声,又希望民众在佛山时挺身而出。

[3]渭河的世界末日

还有一个月就是世界末日了,如果我有一张船票你会不会跟我走?那要看我是不是高帅富了。话说回来,一想到一个月后的这一天,我们正在办公室上班,突然海水涌进大楼,涌进马总37楼的办公室…哼哼,还挺爽不是。可惜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那一天什么都不会发生…

渭河

倒是渭河已经提前迎来了它的世界末日。华商报摄影记者张喆11月20日在西咸交界、皂河入渭口的地方拍下了这组照片,引用陕西省环保局局长何发理对渭河的描述“污染已经到了超过环境污染容量的四倍。黑臭是渭河关中水道两岸人民生活的真实写照。”真惨,世界末日如果是真的话,那么渭河两岸的居民都只能被臭水淹没了,死都带着一肚子怨气。

[4]订报纸

同样面临世界末日的还有报社的记者们。没错,又到了一年一度的订报纸时间了(1079期之8),据某驻陕央媒人员表示,最近的工作例会上,都没有人报选题了,每当领导问起大家最近的工作情况时,都会得到一句冷冷的“订报纸”。该工作人员被摊派到订报200份,至今只完成了15份,属于“破罐破摔”型。但也有报社年轻人,因为订报纸的事情发动身边的七大姑八大姨以及对口线,只完成了120份,因为完不成任务要罚钱,所以小伙子急得已经病倒了。(注:为了保护爆料人,此条e报禁止发布到【西安e报】(微博版),thanks。

你看看,我们的新闻记者每天都在做些什么?不少新闻机构面临着转企改制,走自负盈亏的经营路线,赚钱变成了头等大事,用心做新闻的人越来越少,直到最后,所有的新闻都不再具有现实意义,因为它们既不改变社会,也不改变未来,于自己也无益,它们只是打发了无聊人的无聊时间,所有的勇气智慧还有担当都不值一提。

[5]两起死亡事故

来看两起死亡事故——

  • 11月21日早上9点40分左右,兴平市蜢山路福瑞花园小区内,一天燃气锅炉发生爆炸,当场造成6人死亡1人受伤,死伤者为小区物业管理人员和小区居民,爆炸现场的三层楼房已经出现崩塌,事故原因尚在调查中。
  • 11月20日陕西省略阳县发生一起安全事故,有5名矿工被困封闭矿井巷内,因吸入有害气体死亡。目前,发生事故的矿业公司已经被勒令停业整顿。

不知道这两起事故算不算“意外”——在这个国家发生什么意外都不算意外的,人祸造成的事故还少吗?套用某一年的高考作文题来说,仿佛是意料之外,一切又都在情理之中。

[6]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十八大过后,看到新的名单时不少陕西人就开始意淫了,主席习近平祖籍陕西人(1424期之1),赵乐际是从陕西出去的(1428期之1),李建国在陕西当了十年省长,王岐山也是西北大学肄业的知名校友——有传言说他是因为乱搞男女关系所以才被西大开除的,这样的阵容估计让不少人撸得是高潮迭起娇喘连连了。

最直接的例子是,@快乐_上传中11月21日下午在火车上听到几个富平的妇女谈论,陕西的教师公务员工资要提高30%,并且强调只有陕西,其中一个妇女自豪的说,这个绝对是官方消息,一个当官的表哥告诉她的,这名特自豪的妇女就是富平地区的一名教师。这该说啥好呢?诶算了,不打击她了,还是让老百姓们有点儿期待吧,有盼头才能开心的活。

[7]不悔的爱情

爱情

还是说点儿温馨的吧。@崭新de太阳在大雁塔广场的西北角吃下午饭,碰巧隔着玻璃看到了人行道边的两个人,一个年轻人正对着街头画师举着自己的手机,隐约看到手机里显示的是个面容清秀的女子,画师正在纸上勾勒着她的容颜,渐渐的清晰了起来。

说到底,爱与希望才是最能打动人的东西。年轻人,愿你有一份不悔的爱情。

[8]是骗还是借

那是2007年的春天,53岁的黄艳突然收到了陌生人发的一条短信,她随手回复了一条,结果对方一条条的回了过来,她和46岁的白军就这样人了。当年5月,他们就约在北郊一宾馆见面,至于见面都做了些什么这个就不说了。白军告诉黄艳他是一名园林工程设计师,在山西承包煤矿,有家室的黄艳就这样出轨了。

接下来的故事就和我们想象中的一样了,从07年6月开始,白军就开始找各种理由问黄艳借钱,一直到2010年7月,黄艳共向白军汇款167次,共计48万。今年2月开始,白军突然失踪,黄艳各种找不到之后就去报警,最后白军被抓,黄艳这才知道真相,原来白军什么都不是,当年那条短信是发错了

好吧,其实我觉得白军的行为不能算作“骗”,这种事情一个愿打一个愿挨,黄艳还不是想花钱包养人家,大度点儿想谁嫖了谁还说不准呢。

[9]羊入虎口

自古妇女冤仇深,再说一个妹子的故事。今年6月的一天,20岁的陕西姑娘小余一个人来到广东佛山找工作,在广场附近看到了一则招工启事于是拨打了电话,结果果然被骗到酒店卖淫了。小余度日如年,每天被逼接客,稍有不从就要挨打。

9月8日下午,小余成功逃脱,跌跌撞撞来到佛山市公安局报警求助,后来自然是警察叔叔神勇无比的端掉了淫窝并把小余送回了家。这女子也太胆大了,一个人找工作哪儿能不吃亏呢?

[10]红花会

继玩儿民谣的、玩儿摇滚的以及长期呆在地下通道儿的歌手之后,西安涌现除了一群玩儿说唱的青年们,这是一个叫做红花会的小团体主唱弹壳的首支MV《im hustler》,说唱这我是欣赏不来,喜欢的朋友们可以鉴定一下。另外,毁三观的是,片儿中出现的几个男青年们最大的90年,最小的92年…(via:高小高avi

相关:倒数第1124天倒数第980天

[西安e报:1430期]世界末日倒数30天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334期]除了工资,啥都涨了
[西安e报:699期]冬日来临
[西安e报:1064期]我们好五倍
不能血腥的走向文明

Published by

2 Replies to “[西安e报:1430期]世界末日倒数30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