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433期]涂B的自由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2年11月24日。2009年的这天,《西咸新区规划建设方案》首次出炉,三年后,再看当时的那些规划,包括西安、咸阳在内的陕西人民都笑了(1402期之2)。

[本周事件]“涂A事件”

泾阳县泾干中学的“涂A事件”突然发生了变化。如果不知道此事的前因,请看1428期之31431期之2。咸阳市、泾阳县两级教育局在调查后,发现此事属实,因此认定当事班级的“中学生教师教学工作调查问卷”结果作废,并重新组织学生客观填写;对学校当事年级主任和班级主任进行谈话,并在全体教师大会上通报批评;责令学校深刻反思整改,坚决杜绝此类事件的再次发生。

11月24日,当事人、班长郑晨烨(@授贰泡)向【西安e报(微博版)】投稿说:“当天班主任给我发了条短信,说都涂A就行了。我在班里的原话是:‘你们涂A就行了,班主任说的。’我根本没监督,也没逼同学,他们涂得内容我一概不知。”

郑晨烨班长的这句话,直接否认了之前陕西电视台《第一新闻》栏目在报道中说的:“班干部误会了老师的意图,因此要求同学全涂A…”郑晨烨同学很无辜地表示,自己并没有“监督”,请看下图:

郑晨烨的说明

郑班长还补充说了下面这段话,貌似是指责他的同学的:

  • @授贰泡:“我希望你们能恢复我老师的名誉,他没有恶意,不要歪曲误解。这是一件很小的事,反应了一个大问题。”…
  • “我的问题是,为什么我班有学生要把这事当做一件很坏的事去报料,为什么不爽老师?老师错了吗?”…“不就是让你们涂个A吗?”…
  • “我很奇怪到底是我们班哪个人说的?说他(被逼着)昧良心(涂A)了,说我们逼他了,不就涂个A吗?事实上也还是A。可为什么让他们眛了良心了?他们在晚自习讲话、上课睡觉、抽烟、打架…是不是连良心都没了?屁大点事啊!”…
  • “我叫他们(上课)不要睡觉,没人管我;我叫他们(上课)不要说话,没人理我。甚至觉得我管的多!现在,我轻飘飘一句话,他们听了,好讽刺啊!这就让他们没良心了,他们想过自己吗?想过老师吗?想过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了吗?到底是谁在昧着良心,是谁?看看现在病态的中国,如果未来给这种不知感恩的、不知羞耻的人来建设…那我们移民算了!(要不要涂A,)这只是一点小事而已,一点小的不叫事的事,却被看成是无限黑暗、无限堕落。如果我当天在班上逼你们、监督你们了,我…只能无语!”…

匿名投稿人爆料给了【西安e报(微博版)】,惊动了陕西省教育厅以及咸阳市、泾阳县两级教育局,官方和媒体介入此事开始调查,调查结果出来后,班主任把责任推给了班干部,班干部现在反过来怒斥班里的同学,并谴责“爆料人”…

“都涂A就行了”,这句话非常精妙,精妙在“都”这个字上。这个郑班长,是一个高级黑啊!其实教育厅和媒体批评班主任,班主任把责任推给了班长,班长现在其实又把皮球踢给了班主任。高!智商很高!这个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变得很好玩了,成了一个“罗生门”。

@蓦然回首么点评说:“这样的事,咱又不是没经历过,谁不知道其中的奥妙啊,劝那位班长就不要画蛇添足了,只会越描越黑。”@小五黑结婚认为:“真正的好评或者A,是人们自觉的,是发自内心的。别拿这种所谓‘良心’来说事儿,选什么是我的自由,和感恩是两码事儿。老师好或者不好,只有真心的评价才是最客观的!你这班长官腔十足啊!”

@一路大风一路歌说了四个很精辟的观点:

  1. 这次班干部成了“临时工”;
  2. “临时工”还主动替地主辩护,洗脑很成功;
  3. 颠倒黑白,是非不分;
  4. 邪恶的事情干多了,竟然就不觉得邪恶反而觉得自己很正当了。反对邪恶的人反而成了坏人,非常有趣。

现在,应咸阳市、泾阳县两级教育局的要求,重新组织学生填写调查表,会有人不选A吗?可能性很可能是“零”。陕西省教育厅为何不取消这种“调查”呢?因为这显然不能获得真实、客观的调查结果。

答案是:不行。这个问题的根子在教育部。2004年的时候,教育部搞了一个《中小学教师教育技术能力标准(试行)》,这个玩意一“试行”就“试行”到了现在。该标准看似面面俱到,对教师的要求非常严格,还参考了美国的标准。教育部搞了“标准”之后,各省的教育厅于是又出台了“执行方案”,包括陕西在内的很多地方,都把“学生给老师打分”纳入了操作细则,因为他们想当然地认为“学生最了解老师的情况”。制定这些条款的人也不想想:学生们敢如实打分吗?

如果2012年12月21日之后,人类还存在,如果N个世纪之后的人类还能看到这条e报,那么我要提醒您:在2012年的中国,给老师打分,是学生的权利,会影响到老师的评级。@蓦然回首么说的很对,在这个时期的中国,并不需要班主任或者郑班长直接说“你们必须每个人都涂A”,只需要说一句“都涂A就行了”,就已经完美地传达了班主任的“真实意图”——你们最好不要涂B或者其他的…!

这是一种看似很模糊、但是又非常精确的语言艺术。比如说:在已经结束的十八大上,胡锦涛轻轻地对温家宝说“都选习近平就行了”,温家宝于是传话说“你们选习近平就行了,胡书记说的”。就算是一头猪,也会明白胡书记的真实意图。

看过《一九八四》(1027期之公共话题)的人,都知道“2+2=5”的典故。在2012年11月19日的这天,在中国陕西省咸阳市下属的泾阳县泾干中学高一(8)班,2+2的正确答案,是A。

中学生教师教学工作调查问卷
涂满了A的“中学生教师教学工作调查问卷”

好了,这个事情,点到为止,不能说太多了,现在【西安e报】还被GFW“认证”着呢,我怕说太多了,某个老大会对下属说“INXIAN那个破网站,继续封着就行了…”。

[本周话题]谁是原作者

2011年的时候,《西安晚报》就出过一次搞不清原作者的低级错误——985期之公共话题。2012年,《西安晚报》几乎原封不动地再犯了一次。

11月22日晚间,宝鸡市民魏国荣的妻子在预产期之前产下一男婴,只有3斤8两重!而且孩子不能自主呼吸,想转院到西安求治。魏国荣的一个朋友建议他发微博试试,此前,魏国荣就没咋接触过微博,于是,这位朋友替他发了条微博。请看下图,这条微博最早是《华商报》记者崔永利发布的,时间点是20:16,崔永利是微博的加V认证用户。

崔永利的原创微博

10分钟后,20:26,一个名为“黑娃”的人(976期之10),转发了崔永利的微博,黑娃不是加V用户,而是自己给自己加了一个“V”。还有一个细节:崔永利的原微博中没@黑娃。

黑娃的抄袭

10月23日,在《西安晚报》的报道中,记者王晓英这么写的

西安晚报的错误报道

截至本期e报发稿,黑娃的微博转发都没到100次,“转发+评论”也才99次。崔永利的微博转发106次,“转发+评论”是121次。不知道王晓英所谓的“两小时被转发近百次”是说黑娃呢,还是说崔永利,抑或睁眼说瞎话?

崔永利看到晚报的报道之后,非常生气,要求《西安晚报》道歉。之后他删除掉了要求晚报道歉的微博,并发了一条声明:“因故,删除要求西安晚报‘宝鸡新生儿三斤八两’报道的道歉的微博。感谢关注!晚安!”这个声明和中科院“调戏”周鸿祎和360的“澄清”如出一辙。

本来这是一个充满了正能量的事情,却被《西安晚报》搞成了闹剧,怪谁呢?从王晓英以及西安日报、西安晚报社副总编辑@张更武纷纷向黑娃表示感谢的做法来看,晚报不是装傻,就是真傻。

黑娃对质疑的回应

[本周糗事]“砸车”

年底到了,小偷们又要准备回家的“年货”了,于是盗、抢事件又开始多了起来,连“汽车人”都成了被攻击对象。@小小小凡夫说:“11月20日晚,未央区政府家属院附近街边停靠的近百辆轿车车窗被砸,车内物品被翻捣。目前,警察已到现场取证。”后来《阳光报》等媒体证实,被侵犯的汽车人的数量并没他说的那么多,大概是24辆,车里也没啥太值钱的东西,车主们丢失的东西诸如此类:一条烟、一个U盘、导航仪…

警方表示一定会破案,有一名阿Sir说的话挺操蛋,他说:“这些被砸玻璃的车,停放的地方既不是停车位,也不是安全的地方,希望车主们以后千万别为了省钱,将车停在路边,出现这事,不仅耽误时间,经济上也受损失。”如果停车位充足、停车费合理的话,谁愿意把车停在这里?

这个事情的马太效应就是:11月24日晚,@谢正罡在含光路上看到一汽车人不得不主动贴出声明,请看下图。这“汽车人”真是太实在了,只怕这个声明反而会引来撬车贼呢!

汽车人的声明

[本周图片]“读书会事件”

谌洪果准备做一个“读书会”,却得不到所在学校西北政法大学的“恩准”(相关:关于读书会风波致我的学生),还“劝说”学生不要去。

最后结果是如何呢?读书会如期举行了。没有场地,谌洪果就把场地放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行政楼228房间。办公室里空间有限,没想到来的人装不下了,只好放到了走道里。@小红帽丁丁用相机记下了这感人的场面。

谌洪果的读书会

@狄马说:“办公室里只能容纳十余人,听讲的学生有五六十人之多,主要是政法大学的学生,还有一些校外的朋友,当然还有几个身份不明的人——抽着烟、旁若无人地转悠。最令人感动的是这些学生,有的昨晚(23日)刚被校方威胁,但还是来了。可见年轻人依然有激情和责任心,也越来越不再恐惧身外的压力了。”

【西安e报(微博版)】点评说:“西法大在意识形态的严防死守上,其实是有光荣传统的,2010年,萧瀚的讲座被取消。2011年,陈有西的讲座同样差点不能举行。政法难不成是我大西安党性第一强的学校?无论如何,要坚守自己校园里可以‘自由读书’的底线,庆幸还有谌洪果这样的老师。”

这边连“读书”都不行,那边却有一群僵尸常年公然为毛泽东叫魂(846期之3、1412期之图片)。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对比呢?几乎每个周末,在兴庆公园都会有毛派僵尸聚会,宣称“是毛泽东改变了中国落后的面貌”,并讴歌、赞美毛泽东。

毛泽东的僵尸
兴庆公园里的毛派僵尸

[本周视频]你幸福吗?

人在巴黎的西安女娃@哈喽K蹄走街串巷一个月内采访了五十多人,精挑细选出下面的片段。面对问题“你幸福吗?这十年来发生的最好的事情和最不好的事情?”,法国人怎么回答?都说法国人是世界上最爱抱怨的民族,那他们到底幸福吗?请您欣赏这段视频:

《[西安e报:1433期]》二维码网址[史上今日]
[西安e报:337期]学习城管好榜样
[西安e报:702期]和谐鸽蛋
[西安e报:1067]房东凶猛
有多少证件需要重办?

Published by

9 Replies to “[西安e报:1433期]涂B的自由

  1. 因评论内容过于弱智,拉低了INXIAN的评论档次,所以屏蔽。

    ——值班HL

  2. 有毛派僵尸招魂的自由,没有谌洪果读书的自由。
    请问那个叫dd的狗日的杂碎:“这就是你所谓的自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