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436期]大学早已堕落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2年11月27日。1994年的今天,辽宁省阜新市艺苑歌舞厅发生特大火灾事故,233人死亡。事后追责,除经营者、管理者之外,阜新市文化局副局长被撤职并判刑2年。这起事故要是发生在网络发达的现在,恐怕追责不会只止于文化局副局长,也许辽宁省长要出面道歉,阜新市长会乌纱难保。这大概就是网络存在的意义。

[1]一贯做法

西安工业大学的出血热疫情(1428期之21429期之31435期之3)似乎只存在于网络上。据匿名投稿,死亡的两名学生中的一人名叫王超,23日凌晨去世。11月27日王超的哥哥不满学校给的三万赔偿费,便和另一名女子带着弟弟的遗像来到了西安工业大学,砸了校医务室

出血热

只要具备常识,就很容易从上面的信息上推断出疫情确实存在,而整个西安城除了前几天一篇不痛不痒的预防出血热的稿子之外,剩下的就是一片沉默。这是西安高校乃至陕西高校的一贯做法:只要有学生出事,不管是不是学校的错,先压下来再说。

所以当11月27日上午西北农林科技大学一名学生在8号教学楼猝死之后,学校屏蔽了所有的网络消息,和谐了图片,用当前最流行的方式“保研”封口了这名学生的宿舍同学。也就是说,保研不再是女生独有的福利,男生现在也可以享受到了,恭喜陕西的高校,你们率先做到了男女平等。

[2]行政机构

当大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堕落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有一个疑问:现在的大学怎么了?@谌洪果老师发现了一张“大学利益结构图”可以解释这个现实,图片见下,一目了然。

大学利益结构图

图片很直白:现在的大学不再是培养人才教育学生的地方,而是一个行政机构,书记、校长首先是官员。帝国行政体制的要点就是对上负责制,所以学校内一旦出事,不管什么事,先压下来再说。他们惧怕一切议论、质问,更害怕思想,正因此谌洪果的读书会必然被禁(1431期之11432期之21433期之本周图片)。

所以不要再抱幻想了,帝国的大学早已全面堕落,如果你要在其中生存,@四川怡红公子给了几点建议:1、不奢望不苛求老师学生堂吉诃德战风车式的挑战或摧毁现有体制;2、非暴力尽量少合作是可以选择的方式;3、坚守对这种体制保持适当的警醒、距离和不主动投怀送抱的底线。

其实这是给所有生存在体制内的有良心的人的建议。

[3]体制内

当然建议从来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西北野夫的好友在陕西省某报社网站工作,因为在“传媒时评”栏目中全文转载了谌洪果老师写的两篇读书会风波的文章(相关:关于读书会风波致我的学生读书会被禁风波始末及申辩),结果省上有关领导来了一通电话,报社要求他的好友删除两篇博文,并要求其写检查。@西北野夫说只不过就是一场再也普通不过的读书会啊。

遇到这种事情怎么办?即使再退让,仍然会有各种要求,不满只能藏在心里,只能当看客,领导们如果熟读历史,当知道再下去就是道路以目了。

[4]暂扣

偶尔还是要做做样子的,比如山阳交警暂扣了山阳城管的无牌执法车。说起山阳城管的3辆无牌执法车,可就话长了。3年前,山阳城管买了3辆面包车,至今都没有挂车牌。最早山阳城管曾自制车牌“城管HS001、城管HS002”挂在车前,结果被举报了,山阳县政府还特地成立调查组查了一次。自制车牌被要求拿掉后,山阳城管也就怂管了,执法车再也没挂过车牌,2012年5月无牌执法车又被《华商报》点炮了一次,山阳城管当时回复一没有挂牌和交附加费的钱,二落实不了编制。

为啥3年后突然暂扣城管的无牌执法车呢?山阳交警说:因为之前考虑到城管执法任务重,一直在协调,但3年来反映不断,近期再次接到群众反映后,于是就对这几辆车进行暂扣。不得不说交警这话又漂亮又举重若轻,就是实在不能当理由,3年来都视若无睹,一朝突变,必有蹊跷啊。

据新闻报道,有山阳居民不信,还特意跑去交警大队围观,而山阳城管在车被没收后,执法主要靠步行或骑自行车,看来也不是非要用上机动车嘛。

[5]黄标车

自从西安开始对机动车实行黄绿标管理(383期之本周事件)之后,黄标车就越来越边缘化。最近西安市宣布明年起禁止黄标车早7时至晚22时进二环@长安浩东对此吐槽道:“父亲晚间电话问我是否知道黄标车从明年起不能进二环了,而且不再给十年以上车龄的车办理绿标。网上查了查的确如此,父亲住在二环以内,这近乎强行报废公民私产!可怜老爸的车十年才跑了七万多公里,正值车况最好的时候,连卖都没地儿卖去!”

缓堵和环境是一个政治非常正确的目标,没什么说的,但十年这个硬性指标的坎就卡的太严了,我不是很懂车,所以很疑惑:十年真的那么重要吗?不能根据累积里程和车况来设指标吗?

[6]大秦岭规划

大秦岭西安段的规划(977期之61965期之8)终于到了省政府审批这个阶段了,西安城中各家媒体兴奋地描述了规划方案:规划范围由环山路以北1000米至西安市东西南行政界线,含48个峪口,总面积5852.67平方公里,占西安市域面积的58.6%。其中13个峪口全封闭,不进人不进车;22个峪口半封闭,不能进车但可进人;最后13个可进车也可进人。

翻译过来的意思是:全封闭峪口的农村和农家乐都需要搬迁出来,半封闭峪口村庄可保留,但不能开发,剩下的就是用来开发玩儿的。这里面都是问题和商机啊,迁移出来的村民如何安置?谁能在需要开发的峪口占得一席之地?这些才是这个规划最核心的问题。

[7]准生证

@买乐五住在浐灞半岛小区,他的孩子快出生了,但是他却一直办不下来准生证。因为他们小区既归未央区管,也归浐灞生态区管。他拿着辛家庙的户口去辖区街道办,街道办计生科告诉他要去浐灞管委会办理,去找浐灞管委会,管委会说没计生部门,要去辛家庙,@买乐五说:“我就像个皮球被踢来踢去…”

严格来说,浐灞生态区就只是个生态区,不具备正式行政区的职能。但是我们都知道,为了行事方便,西安市从各区手里分了不少职能给浐灞生态区、经开区、曲江新区这些区们。说实话,屁民们不是很在乎这些,只求能办事方便就行。

不过此事中的准生证真是完全的鸡肋,说到底准生证就是为了方便管理户籍,以及实现计划生育国策,外地曾有孕妇没有准生证大月份的孩子被计生队打掉,因此有夫妇为了这个准生证奔波数月盖章40多个也要把它办出来。恭喜帝国规章制度的折腾人功力又上了一个层次,再恭喜@买乐五,11月27日晚传来了好消息,他的准生证问题迅速解决了。

[8]担保

这条放个正能量。11月18日渭南大荔县农民安银友骑车摔成重伤,被送至县人民医院,当时住院需缴15000元押金,但安银友亲友只有800元现金,亲友急得不行,此时医生王钧说:“不马上做手术生命有危险,我来签字担保。”这个决定救了安银友的命。

见惯了没钱不治或被推出医院的,突然见到医生担保的,还真有点儿惊喜。这话说起来简单,实际是有风险的,如果将来安家不交够钱,医生就得补上钱。这个担保透着双方的信任。写这条不是要求所有医生遇到这种事都这么做,只是想把这么大的正能量分享给大家。

[9]诡异

行为艺术

套用一句俗话,能解决的都不是问题,更多的问题是无解的。网友@V投稿,11月27日上午11点多,西安市公安局门口发生了一起行为艺术,具体见上图。据目击者介绍,这位妇女称,阿房宫旅游公司老板的儿子重伤了自己的儿子,而阿房宫派出所涉嫌串通包庇嫌疑人。12点左右,妇女和儿子被当地派出所人员带走,后来不知为何又回来了。

后来这条也不知为何被删掉了。整件事都透着诡异。

[10]获奖记录片

陕西居然还有配音大赛,刚刚举办完第一届,西安科技大学的同学在距离比赛还有3天的时候才决定参加,最后他们获了奖,于是他们把获奖过程做了一个恶搞版的纪录片(挺臭屁的~),可以看看他们的配音水平哦~

[西安e报:1436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340期]独富富,与人富富,孰富?
[西安e报:705期]真正的体育在民间
[西安e报:1070期]回不到的过去
陕博寻宝(1):蓝田人和他的石器

Published by

1 Reply to “[西安e报:1436期]大学早已堕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