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文革狂潮(一):返校见闻

【本文系作者整理当年日记所成,首发于《田玉振的博客》,感谢作者“田玉振”的分享。作者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注:本文仅代表作者立场,不代表INXIAN同意此看法。】

1966年3月,西北工业大学的师生到陕西洛南县参加第二批社教即“四清”运动。文化革命刚开始时,我们工作队只是传达学习一些有关文件,听听有关报告、念念报纸上的有关文章等,然后讨论并提高对文化革命的认识。

7月下旬,正当我们热火朝天地开展“四清”工作时,从西安回洛南县的师生把我们大学生召集在一起搞文化大革命,传达党中央关于文化大革命的指示和北京、清华等大学的学生赶走工作组,成立红卫兵组织,并起来造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反以及毛主席亲自给红卫兵写回信支持他们造反等消息。同学们都激动得跃跃欲试,当晚立即组织游行示威,并高呼“打倒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革命无罪,造反有理!”“革命造反精神万岁!”等口号,弄得其他工作队员和农村干部群众莫名其妙。

紧接着,我们给工作队领导写大字报,批判他们执行修正主义路线。特别是,我们还批判斗争工作队的领导,捆绑撕我们大字报的工作队员史占虎给他戴高帽子斗争,逼迫杨育英脱去军衣、摘掉军帽斗争他。我们所谓的革命行动把社教运动的秩序打乱了,引起各级领导的不满。他们把我们定性为反革命行为,是以带队老师为首的反党反社会主义黑帮,斗争我们的老师,围攻批判我们学生。

8月中旬,西安的文化革命进入高潮,以西安交通大学、西北工业大学、西安矿冶学院(简称冶院)为首的少数革命造反派把斗争矛头直指西北局和陕西省委,提出“炮轰陕西省委”、“火烧西北局”的口号,把揭发批判他们问题的大字报、大标语往大街和省委门口张贴,遭到许多不明真相群众的指责、围攻、谩骂和殴打。在我们学校的强烈要求下,省委下发通知,要求我们这些在农村搞社教的全体师生立即返校搞文化大革命。

8月24日,全体师生乘汽车离开洛南县返校。汽车一进入西安市和平门,我们便看到一派战斗气氛,大街两旁贴满了大字报、大标语,人潮涌动、车辆如织。大标语和大字报的内容大部分是支持西交大、西工大和冶院革命师生的革命行动的,还有揭发省委问题的。“革命无罪,造反有理”、“造谣可耻、传谣可悲、信谣可恶、辟谣可敬”的大标语、大字报随处可见,也有少量“坚决抗议西交大、西工大、冶院一小撮反党反社会主义黑帮罪行”的标语。

汽车开得越来越慢,不时停车或急刹车。进入东大街往鼓楼行驶时,只见前面一片人山人海,锣鼓喧天,口号声不断,毛主席像、语录牌、红旗和各种横幅在人海中林立,汽车和电车拥堵不堪。原来,今天市里召开了由十四个单位发起的“西安市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誓师大会”,参加大会的有五六万人。我们西工大也是发起单位之一,大部分师生都来参加大会了。现在大会刚刚结束,他们正在大街上游行示威。我们的汽车只好掉头寻找偏僻的小巷回校。

我们学校的规模在西安市排第二(西安交通大学排第一),在校学生有一万多,地址在西南郊的边家村。学校的南大门(正门)对着西安军事电讯工程学院(简称西军电),东门斜对着西北大学。汽车到校门口时,因为大部分师生员工到市里参加大会了,只有一百多人夹道欢迎我们。学校的战斗气氛很浓,从校门口到新饭厅的马路两旁尽是大字报栏,吸引了众多人在观看,大部分人是外面来的。大字报内容大部分是针对省委的,也有一些针对本校。马路边有一堆一堆的人群,正在激烈地辩论着什么。我和同学们一样都急着想看大字报。下车后回到宿舍,我把背包往床上一扔,草草铺好床、洗把脸就匆匆下楼到外面看大字报去了。

校园里看大字报的群众
校园里看大字报的群众

我走出宿舍楼,站在路口向四下望望,看到操场上围着许多人,走近观看,只见学校大轿车的玻璃被砸得破烂不堪,车周围挂着宣传牌,其中一个牌子上用大字写着“八.一四”“八.一五”“八.一六”流血惨案写照,并有许多学生被打伤、衣服被撕破的照片,还有人在校车上采访。我很关心这三次流血事件的情况,便挤在人群中从头仔细看起来。

原来,8月14日至16日,一些大学生到省委门前贴揭发省委问题的大字报,许多不明真相的工人、农民高呼“誓死保卫西北局、誓死保卫陕西省委”“坚信西北局、陕西省委的正确领导”等口号,阻止、围攻、殴打贴大字报的学生。我校的宣传车在大街上因散发揭发省委问题的稿件,同样遭到许多不明真相群众的围攻和打、砸、抢。16日下午两点左右,西交大、冶院和其他院校的师生得知同学们被殴打的消息后,按捺不住怒火,冲出校门来到省委门前,并向省委提出八项要求。然而,省委一直没有人出来答复并解决问题。他们便在省委门前的建国路上静坐示威。西工大和许多院校的师生及单位群众陆续来支援参加静坐,最多时达六七万人。同时,还派学生代表冲破层层封锁到北京找中央领导反映西安的严重事态。一直到8月18日,刚从北京参加完党的八届十一中全会回来的西北局书记刘兰涛出来讲话,基本答应了学生们的要求,各校学生才停止静坐撤离回校。

刘兰涛在讲话中强调:有极少数人说中央西北局和陕西省委“完全烂掉了”、是“黑帮”等,广大工农兵群众、革命师生员工是不同意的。在这种情况下,有人提出了“保卫西北局,保卫陕西省委”的口号,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这个口号是不对的,不利于广大工农兵群众、革命知识分子和革命干部揭发和批评中央西北局和陕西省委工作中的缺点和错误。这种说法同我们的要求和愿望是不一致的。还有人提出“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保卫西北局、保卫陕西省委的”的口号,必须指出,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这是绝对正确的。每个革命者,对那些反对党中央、反对毛主席的人,不管他们是什么人,我们一定要将他们统统打倒,彻底粉碎。但是,把保卫西北局、保卫陕西省委同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联系在一起,平列起来的提法则是错误的。任何一个地方党组织,包括中央代表机关,如中央局都不能同党中央相提并论。最近,由于“保卫西北局、保卫陕西省委”的口号引起了许多争论,我们必须加以澄清。

我想,党中央毛主席是支持学生们的革命行动的,8月23日《人民日报》发表的社论“工农兵要支持革命师生的一切革命行动”,可能就是针对西安的。该社论大长了革命师生的士气,大灭了资产阶级保皇派的威风。我听同学们议论说,而今省委仍暗中指示不让群众和学生接触,怕他们了解事实真相而转变立场和革命师生站在一起,说明他们心中有鬼,还要继续抵制革命造反派的揭发和批判。

我们高中的同班同学考到西安7个,其中西交大3个,西工大包括我两个,那个叫璩金生,在八系,我在五系,西安石油学院和西安公路学院各一个。我和璩金生脾气相投,很合得来。第二天上午,我想邀璩金生一起去西交大看望他们三个,就到八系的宿舍找他。但是他们系下去搞社教还没返校,我很遗憾,只好一个人去西交大了。

西交大在西安市的东南,距我们学校大概有20多里地,没有直达公共汽车。我扭头走出东校门,穿过边家村,顺着南城墙的马路直奔西交大。

一路上看到许多大字报,走到和平门时,我看到一张大字报前围一大群人,便也走过去观看。原来是8月21日陶铸在中国人民大学接见来京的西交大等院校同学的讲话,一下吸引了我,我便驻足观看。大字报的谈话内容如下(西交大指西交大学生代表):

西交大:十六日下午两点左右,我校革命师生和其他兄弟学校的革命师生,一起在省委门口静坐示威,这是他们逼出来。我认为这是革命行动,不知道中央首长怎样看?

陶铸:这当然不能说是反革命行动!(鼓掌)省委问题没有检查好,你们去省委是对的。他们打伤了多少同学?

西交大:不太清楚,听说打伤了三百多。

陶铸:今天西北局来电话,承认打伤了人,我们正在调查。

西交大:我们静坐是十分有秩序的,我们让他们从队伍中通过,要让受害者和目睹者认出凶手。凶手中间有些是省委、西北局的机关干部,如西北局基建委员会副主任李广仁就是其中之一。他们骂我们是以西交大为首的一小撮右派闹事,说我们的校徽就是反革命的标志。我们认为这一系列严重的打人事件是省委一手策划的,是有组织、有计划的政治迫害。

陶铸:你们来时还遇到什么困难没有?

西交大:他们在西安车站楼上安两个喇叭,骂我们是以西交大为首的狗崽子,还有盯梢、跟踪。

陶铸:地方不欢迎你们,中央欢迎你们。(鼓掌)李世英同志来没有?

西交大:没有。

陶铸:李世英是一个好同志,不是革命的写不出那样的信件。他的信我看过了。

西交大:我们根本不相信省委了。我看省委应该改组。

陶铸:这由你们自己决定。(长时间热烈鼓掌)

西交大:同学们对打人造成重伤流血十分愤怒!到省委门口静坐表示抗议。有五十多个单位,五、六万人支持我们,和我们一起静坐。

陶铸:省委楼那么大,坐坐怕什么!(热烈鼓掌)你们的静坐示威不仅是革命行动,而且是伟大的创举。来北京的同志们是通过层层封锁才来的。你们是人民的好儿子,不是反革命,给同学们戴的反革命分子帽子一笔勾销,来北京是革命的需要。你们要革西北局的命、革省委的命,他们怎么能不反抗呢?什么叫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有人感觉奇怪。你们要有革命的韧性,不要一碰钉子就灰心丧气。

西交大:有些人贴大字报,并高呼“誓死保卫西北局!誓死保卫陕西省委!”

陶铸:我们现在只能誓死保卫党中央!誓死保卫毛主席!(长时间热烈鼓掌)谁如果不执行党中央、毛主席的指示,当然应该打倒。打人就不对了,真是反革命还有法制嘛!自己不革命还不要别人革命,这不是如赫鲁晓夫一样了吗?怕革命的就是自己心中有鬼。(鼓掌)党中央和毛主席很关心你们,正在想办法解决。同志们,相信你们是革命的,你们来,我们欢迎你们来,毛主席知道你们的情况。西北局打来电话,西安现在不准在街上搞辩论、贴标语、贴大字报,(大家问:这样可以吗?)这有什么不可以呢?这算你们的创举嘛!这样可以向工农兵宣传毛泽东思想嘛!闹革命怎么能在屋子里闹呢?革命不能只限制在屋子里,辩论可以上街,大字报可以上街。外国人究竟是少数,北京不是照样也有外国人,大字报不是也照样贴在街上了吗?

西交大:十五日我们接到伪造的党中央电报,说这两句口号“誓死保卫西北局!誓死保卫省委!”是错误的。大家听到后十分兴奋。我们刚要游行宣传,就觉察到是假的。我觉得这是一个大阴谋。他们组织人来打我们,这是有计划有组织的行动,绝不是一般性问题。

陶铸:中央没有打过此类电报,以后你们写一个报告,详细一些,送到中南海秘书局转我收。你们不用着急回去,在这里看一看。你们不要怕,有党中央和毛主席支持你们闹革命,碰钉子不要紧。林彪同志那天不是讲了吗?要反对压制革命的形形色色的行为。在社会主义社会里竟然有工人镇压学生,奇怪吗?斗争不要灰心,要坚持下去,有我们党中央和毛主席,还有十六条,你们什么都不要怕,党的领导就是十六条。省委虽然是一个很高的领导机关,但是违背十六条,我们就不听。谁贯彻毛泽东思想好,贯彻十六条好,谁就可以当我们的领导。党的领导,不光是组织领导,更重要的是政策领导。

看后我才明白,正是党中央的支持,我们西安学生的革命行动才取得了胜利。我坚信我们学校的行动是正确的、是革命的,而省委有严重错误。“八.一四”“八.一五”“八.一六”流血惨案就是省委中的一些黑帮一手策划的。

西安文革狂潮(一):返校见闻 二维码相关阅读
关于西安红卫兵组织的口述记忆
我为什么要研究文革
2011年与文革有关的十件事
王冷之死

Published by

1 Reply to “西安文革狂潮(一):返校见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