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骑行15天(四)

原文首发于《来的都是客》,感谢作者“马小毛”的原创分享,作者系西安赴台自由行第一人。作者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

第十天 中秋无月但心圆

一早起来推开民宿阳台的门,左面是太平洋,右前方是大山,空气中渗透着泥土与植物的清新味道。就这么住下去该多好,不去想论文导师何时确定,工资到底会不会涨,IPHONE5到底多了哪些新功能,都不去想,只需要安静地接触这眼前的一切。

今天全天无太阳,特别适合骑行,只是在中秋夜看不到月光了,还是有点遗憾。

台湾的宗教分布区域很有意思,从西岸出发能一路看到数不尽的这宫那殿,里面供奉的基本都是中国传统的俗神。而走到了东岸,绝大部分都基督教的信徒。沿途教堂不断出现。

今天的目的地长滨到了,日行105公里。明天要赶到花莲市区了,也是近百公里。中秋夜祝大家快乐,没有几天就要回到台北了。虽然阴天无月,但心中已圆。

第十一天 花东纵谷探幽

沿着海岸线骑行已经三天了,太平洋的海水时而翻腾,时而平静,大山在另一侧安详地守望着海,白鹭偶尔也会陪你低翔一段,就像田野里的稻草人总在微笑般友好。远处星点般的游轮载着许多人的梦驶向遥远的地方…唯有海风的每一次轻拂,我才会觉得这一切并非在画中漫行。

七点钟的晨光拼命地洒向大地与海,我也同样迫不及待地迎接新一天的来临。

在小镇丰滨的SEVEN遇到香港大叔李德根,李叔今年51岁,退休比较早,之前是大学老师,也算是我们这次环岛遇到的年龄里最大的壮士了。我们一路同行至今天的目的地花莲。路上聊天,李叔说昨晚到达长滨时觉得旅馆价格比之前的都贵,镇子上又没有其他选择,他就住到了当地的派出所里。他说骑单车旅行本身就不是出来享受的,所以住的并不需要太好,只是睡个觉的事。这不就是我一直倡导的穷游观点么,和李叔很契合。没错,出行是为了发现不同的风土人情,是来追寻未知的世界的。在我的印象中,香港大学老师年收入过百万是没问题的,所以这还真不是钱的事,完全是观念问题。当然,我有这个观念,最主要还是没钱呀。

爬大坡的时候,又累又渴,一眼看到路边树上有果,马上两眼放光,像是野生的,俺一个箭步就冲上去了。这种水果叫文旦,是柚子的一种,摘下来我也顾不了许多,像胖翻译从嘎子手里抢过西瓜一样,直接就上嘴了。

“不烧”和港叔也吃得津津有味,还是港叔深谋远虑,他说:“咱还是别在这树下吃了,万一不是野生的,别人来找事就不好办了。”想想也是,老子在城里下馆子可是给钱的主,万一冲出来几个手持镰刀的阿美族精壮小伙,我们直接就怂了。 塞包,撤退!

五点到达花莲,从花莲到苏澳之间的一段公路叫做苏华公路,被称为台湾最危险的一段,政府也在重新开辟一条新的较为安全的苏华公路。去年苏华公路发生了泥石流,将大陆观光客旅游巴士冲进了山下的海。前两天台风刚过,又下了雨,土质疏松很容易会有落石,所以反复权衡后我们还是认为这段只能遗憾地坐火车过去了。

从东南部的台东到花莲之间有两条公路,一条是海岸线,另一条是沿着中央山脉北上的纵谷山线,两路风光各异。我们和港叔都选择了海岸线,但港叔准备坐火车南下返回,从南部骑车走纵谷山线北上,等于要将两条平行的,但景观各异的路都走一边,精神实在可嘉,没能去领略那条线我们非常遗憾。

港叔南下,我们继续北上。给港叔留了联系方式,希望他有时间来陕西,我陪他转长安城。

港叔的车先走了,我们北上的列车是8点多,时间尚早,在花莲街头觅食。这里盛行一种小火锅,叫臭臭锅,在台湾这里面的菜都是配好的,除了牛羊肉海鲜之类的根据自己喜好选择,剩下主要配菜是一致的。我觉得这样挺科学,什么菜都有一点,而且特别喜欢的还可以再单点,不像内地每道菜都要点一份,一两人点多了就浪费,点少了品种又单一。这样一锅人民币三十元,店里的冰激淋和各种饮料无限畅饮。

八点二十分,我们准时上了车。台湾的列车有专门的趟次是可以放脚踏车的,算半价票。

上车后和“不烧”捆扎固定车子,从后面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嫩应该把绳穿过去再栓上。”对面的妇女笑着对中年男子说:“人家哪能听得懂嫩在那说啥类,还拴上。”“懂,咋能听不懂类?我是嫩们隔壁省,我是陕西类。”我用他们的乡音回应,一车人都乐了。原来是一车厢河南旅行团的,也是因为苏华公路这一段危险,旅行社都将这段改为火车了。一听是陕西的,又是骑自行车环岛,咱同胞好打听的劲就收不住了。换着人问你这哪儿的。骑了一天真的需要休息,到最后我不得不拿出报纸分一半递给“不烧”,善意地希望大家别再追问了。不得不说这样很管用,最后的确是没人问了,但你同样不得安宁,后面的时间里我目睹了我的同胞们在近几年出境旅行里最让人诟病的一些画面和状况。

这是一个公共的环境,我们的同胞大声说话的习惯依然在这里上演着。广播里已经不止一次地提示请小声说话,但同胞们仍然置若罔闻,吧吧吧的说话声,哈哈哈的大笑声,以最小80声贝的音量说道:“嫩看人家这边人这礼貌程度,人家类市民素质…”听大家聊这个实在觉得有点想笑,但还是绷住了。真替他们捏把汗,生怕车上有台湾人忍不住了冲他们发火,那就丢人丢大了。因为当时的说话声实在真的很大。好在从最后的下车情况来看,基本整个车厢都是一个团的,几乎没有台湾人。

我不是瞧不起同胞,我的家人我爹我哥也是这样,前年去东南亚,一路上我给我爹和我哥说的最多的话就是“小声点”。中国人在这点上还真是难调整,小时候通讯主要靠吼,都是站在村头向村尾说话的,嗓门小了会衰减信息传递的效果。一两天也不可能改过来了。我问“不烧”:你说咱们这代人到了中年会不会情况有所好转,“不烧”说我小时候通讯没有靠过吼,应该大有好转。

晚上到达目的地后已经11点左右,我做了一个比较胆大的决定:把车子放在目的地车站,然后坐返程的车去纵谷山线,晚上睡在车里也能省房间钱,明早山线小站池上,没有时间不能像港叔一样再骑行纵谷山线,那就坐火车领略一下纵谷山线的风光,最主要的是山线里没有快速列车,都是电气小火车,而且都是些很特别的小站。

早上五点到达池上,这里是纵谷山线最核心的地方,一个非常富饶的地方。日本统治时期,池上的大米很出众,所以这里的大米专攻日本天皇。因大米得名后,池上的便当饭也成了整个台湾的知名地方品牌。

天不一会就亮了起来,本想着5点多肯定没办法吃到便当烦了,谁知有位大姐碰到我俩,问道是不是在找便当饭,她的店里现在就可以吃到,我们赶紧去了她的店里,因为半小时后将会坐小火车赶往下一站。

吃完饭,刚好赶上小火车出发的点,我们买了到终点的票,一共就三站,不过半小时。这个车现在只有早晚两趟,用来接送附近的学生,到年底就要弃用了,所以我们也算赶了末班。

半小时后到达小火车终点,下来我们要继续坐快车回到北部放车子的地方,沿途可以看到花东纵谷的富饶土地以及苏华公路的沿海景观。

台湾
太麻里的早晨

台湾
太麻里的早晨

台湾
吃早餐时看台湾最八卦的苹果日报。家事国事天下事,咱也要事事关心一下。

台湾
台湾也有“牛皮癣”野广告,这个是贴在蔬菜大棚上的。厦门女同胞折合人民币才不到3万元,只想弱弱问一下,有没有出口转内销的服务。

台湾
全天无太阳,特别适合骑行。

台湾
这张宣传画应该是去年底或今年初上架的,现在看来当时小英的努力还是没能换来更多人的选票。

台湾
午餐时偶然发现我的TINI,它的祖庭按说还就是在台湾。

台湾
水果摊里休息,沿途吃水果已经是例行项目了。面前绿青的这个水果叫做柳丁,外表青涩,口感很好很甘甜。

台湾
沿途教堂不断出现,这座教堂的装修看得出来很清新。

台湾
太阳又要落山了,宝马良驹功不可没。

台湾
从长滨出发沿着海岸线骑行

台湾
从长滨出发沿着海岸线骑行

台湾
从长滨出发沿着海岸线骑行

台湾
政府在东海岸修建了大量的观景台,这些休息区并非内地那种设计一致的服务区,而是充满着设计感。台湾在这点上具备了基本的美学素养,这一点在其他方面也体现的很明显。

台湾
又见北回归线

台湾
如果小弟往生了也能有如此待遇,人生就圆满了。其实我想说的是,这画面会让人不自觉地从仇富变成仇死!

台湾
偶遇香港大叔李德根

台湾
早上太阳还迫切地要穿过云层,但是中午就开始变阴了,不过这种天气非常适合骑行,没有阳光照射,只有海风吹拂!

台湾
总是走一走就会停下来,由不得你,景就在那里,脚步会本能地停留。

台湾
路边坡上摘水果——文旦,这种从田里摘果的技艺是咱从小就有的本领。

台湾
长长的东海岸,有很多造型别致的海景民宿,价格不等,大约在人民币350–500之间。

台湾
东海岸上别致的海景民宿

台湾
东海岸上别致的海景民宿

台湾
东海岸上别致的海景民宿

台湾
花莲火车站

台湾
花莲街头美食——臭臭锅

台湾
坐火车北上,脚踏车也可以进列车

台湾
纵谷山线最核心的地方——池上

台湾
池上的便当饭是台湾的知名地方品牌。这盒最具台湾风格,用台湾话讲就是最道地的池上便当了,里面有香肠、炸鸡、猪肉、梅子、卤蛋,便当盒也是木质的材质。

台湾
赶上了小火车

台湾
小火车内部

台湾

台湾
坐在小火车里看风景

台湾
半小时后到达小火车终点,接下来我们要继续坐快车回到北部放车子地方,沿途可以看到花东纵谷的富饶土地以及苏华公路的沿海景观。

台湾
沿途风景

台湾
沿途风景

台湾
沿途风景

前篇回顾台湾骑行15天(一)、()、()

台湾骑行15天(四) 二维码相关阅读
秦岭穿越指南
4天徒步穿越太白
骑车去平遥
甘南川北出游攻略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