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影需要李安

暌违国内市场5年之久的李安,携自己首次试水的3D电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再度归来。上一部是《色戒》,从三级到3D,李安小试牛刀,有口皆碑,这次已然又成功了。闻知众诸侯对《少年派奇幻漂流》的评价,大可借用一句广告词概之:看了都说好!

此片本因片名很容易被放在电影院不起眼的角落,《少年派奇幻漂流》,不就是一部探险电影吗?可是,李安妙镜生花,将一本畅销书中的一段平凡的科幻故事变成了对人性和信仰的思考,引发全民猜想,李安到底想表达什么?

但凡经典的“漂流”之作,一定内藏深意,即便海明威明言说过《老人与海》就是改编自一则真人真事,没有特殊寓意,也要被后人强加“作者想要表达的是…”,如果只是单纯的探险,有何经典的呢?《鲁滨逊漂流记》说探险精神,《格列佛游记》批判当时的英国政界贪婪,《汤姆·索亚历险记》讽刺美国的宗教教义、教育制度和社会习俗…这部被公认为“最不可能被影像化”的《少年派奇幻漂流》自然有了它的旨意。然而,李安的电影适合一个人静静地独想,加之人性和信仰本身的复杂性,李安灌输给这部电影的神髓实在不应该公众讨论。

我每次评电影喜欢谈深度,因为大多经典电影都蕴含着独到的观点,也许看官会觉得我做作。当然,经典电影并非都有深度,有的胜在情怀,张艺谋早期之作就胜在后者。李安能够经久不衰,在于他的作品没有被商业蚕食电影的本质,或深度,或情怀,或两者兼之,远一批导演所比。

从另外一点来说,李安相比众多国内导演,他更沉静、认真、严谨,既不追逐“重金打造重金票房,其实利润很微薄”的错误的投资方式,也不追逐“靠花哨的技术和激情的噱头夺金”的偏离的艺术手法,而是坚持用电影讲故事、用电影探生活的理念拍摄自己的电影。因而,他是中国为数不多的量少质精的导演。那么,李安是不是像许鞍华以不变应万变那样践行自己的原则呢?不是。李安也在变,他也懂得因势利导,走社会的潮流,比如在《少年派奇幻漂流》中开始运用3D技术。

少年派

少年派

《少年派奇幻漂流》从筹备到拍摄花费了近4年光阴,而眼下愿意N年磨一剑,加大机会成本的导演又有几个呢?对于这位声名远播、获奖无数的名导来说,他如果为追求票房,大可不必如此,正如他所言,就算拍出烂片,10年内还是有人会找他拍电影。所以,他完全可以花一年拍四部代替花四年拍一部赚的钱。但李安没有这么做,他依然兢兢业业,涉足不同题材和领域,圆一个电影人的功德。

当中国电影深陷跟拍泥淖、山寨风波、翻拍热潮的恶性死循环时,需要李安这种大师现身说法,终结死循环。中国不缺少电影,数量繁多,缺少的是质量。曾经的黄金时代奔赴天堂后,现在只有零星点点的佳作,这不足以满足观众的味蕾。中国观众一年不需要这么多电影,尤其是这么多电影中又有那么多烂片,会直接打击观众的“下一部会好起来”的乐观心态,更会强力秒杀“独缺心灵,华丽空壳”的中国电影。中国电影需要李安,更需要的是李安的心态。

艺术创作是心灵的反射,好像武侠人物有什么样的经历,是什么样的性格,就会练什么样的武功。当电影创作者自身想的是只为自己负责,不顾观众骂名时,拍摄出的电影自然而然平庸至极;当电影创作者自身把拍电影当做兴趣,只为潜心钻研,精进不休时,拍摄出的电影水到渠成卓尔不凡。如果是后者,票房、口碑、奖杯不在话下,李安就是鲜活的例子。中国的电影人为何不能像李安这样呢?

想让每位导演都成为李安很不现实,三观不同直接决定了人与人的差异。作为观众,作为对中国电影还抱有一丁点期望的局外人,只希望能多有几个中国导演学习李安,这对苍白无力的中国电影而言,也将是十足的一大步。

《中国电影需要李安》二维码网址相关文章
《喜爱夜蒲》后面的故事
寒流里的战斗机
环形使者
系列的噩梦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