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438期]不仅是一场误会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2年11月29日。1947年:联合国大会通过第181号决议,将巴勒斯坦地区分为一个犹太人国家和一个阿拉伯人国家,此决议拉开了巴以冲突的序幕。

[1]PX走了

昨天e报的第一条标题叫做“PX来了”(1437期之1),这个近两年在网上知名度很高的东西,也许还有没来就要走了。11月30日凌晨,华商报在微博上发稿表示:11月29日下午,咸阳市发改委主任、咸阳化工产业园管委会主任张晓峰称,根据环评、安评等的报告结果,能源发展办综合环保专家意见,汇报市领导后(这句很重要),11月9日就已经决定拿掉所有产业园中有关PX的规划。而网上的第二次公示后,即没有及时更新PX撤掉的信息,也没有删除公示稿,因此造成误会,特向市民道歉。

这场风波也许就这样过去了,但即便结果是好的,也不能忽视过程中的操蛋。立项环评过程几乎是无人知晓的,政府也只在自己的网站上进行公示,而非市内媒体,那么如果官方在汇报领导后,得到的是肯定的答复呢?在人治的政体下,期望领导英明是妄想,当年咸阳的领导还要把咸阳打造成中国最大的足浴洗脚城,现在呢?因此,问题的关键也许还真不在于建还是不建,而是整个过程的公开透明度,并保证公民知情权,让市民自主博弈自主选择,虽然这句话同样有些痴人说梦。

大家应该被很多的专业人士科普过,比如PX即二甲苯,在日常生活中很重要,毒性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如果环评通过其实建厂是没问题的。但说句良心话,即便政府和人民互相信任,整个过程公开,但我依然不乐意住在化工厂门口,即便是烟囱里排出来的气体都是泡馍味的也不行。知道不知道是一回事,乐意不乐意又是另一回事,相信很多人会和我有一样的想法,举一个很不恰当的例子,“我支持种族平等,但不要在我的街区进行”,同样,我知道PX很有用甚至很安全,但请不要在我的居住地附近或有大量人口的居住地附近建设,隐患就是隐患,这与科普无关,这是民众应有的权利,即便这个选择对国家政府而言是错误的。

因此我希望在一些人科普PX的时候,请不要矫枉过正,设身处地的想象一下,你是否乐意住在一个完全无毒无害的酱油厂旁边呢?

[2]出血热新进展

西安工业大学的出血热疫情(1428期之21429期之31435期之3)爆发后,公众和官方仍长期处于信息不对称的状态,即便是一名死者的哥哥去砸了西工院的校医务室(1436期之1)后,也未见媒体跟进和任何官方表态。

这也就不怪消息为何频频从网上爆发了,11月29日,还是匿名投稿人将一则通告拍照投稿称:“我今天上午刚刚开完会,是未央区疾控中心组织的。听介绍说,未央区出血热已发病13例、死亡3例。这个病的主要传染源是老鼠,初期症状像感冒发烧的,请各位市民注意。”

“@水晶共和国”说:“能不能把图片拍的清晰点,市民怎么预防,应该做什么。为什么是和老鼠有关?意思是老鼠接触的食物还是什么?能不能说清楚!”这几个问题问的很好,但可惜很多人都和“@水晶共和国”一样问错对象了,西安市政府、未央区政府、西安市卫生局、西安市教育局,这些才是应被质疑的对象。官方信息不公开,全靠网友良心匿名透露,还有不少人嫌爆料者匿名、煽动以及信息透露不全的?都是吃被门挤过的核桃长大的吗?

[3]缓堵自行车

西安市市政公用局下令,即日起,南门环城南路沿线含光门—朱雀门段开始围挡修隧道(1293期之本周话题),围挡时间共计120天。在年前的这段时间,途径南门和环城南路上下班的市民,祝你们在堵车的时候心情愉快,盼望着4个月后工程完毕不堵车吧!

这只是西安市缓堵工程的几个后手之一,市交通管理委员会还决定在西安启动试点建设公共自行车服务系统,在地铁一、二号线沿线布点,今年年底前投入运营13120辆自行车,也就是我们在2011年4月曾经提到过的自行车租赁服务(851期之6852期之本周看点),这一政策当时仅在经开区推行,现在将在全市启动,也算是件好事。不过,租车卡太贵且歧视外地人多收500块钱这码事(1081期之5),不知届时是否可以给顺便解决一下呢?

[4]三个弃婴

11月27日,西安市出现三个弃婴

  1. 在唐城医院,一个中年妇女假称上厕所,让旁边人帮抱孩子,一去不复返,被弃男婴身体基本健康。孩子最终被被送到了儿童福利院定点接收新生儿的北方医院。
  2. 在交大二附院,一个女婴被包裹在橘黄色的被子里,放在了医院大厅的导医台上,孩子身体也很健康,同样被送往北方医院。
  3. 在长安医院,一早产女婴生下10天,但父母却不见踪影,女婴十分弱小,体重才3斤4两,目前还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内,养育在保温箱中。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什么原因能让一个母亲将自己的亲生骨肉遗弃呢?这绝不仅仅是“生活所迫”这么天真美好的理由,不幸的家庭各自不同,我们还是期望这些孩子能找到一个幸福的领养家庭吧。

[5]有消防队无消防车

11月28日,延川县一购物中心发生大火,但该县有消防大队却无消防车,只能从百公里外的延安市区调消防车来救援,因此错过了最佳灭火时机。此事被媒体曝光后,延安市消防队负责人表示,不仅是陕西,全国还有很多地方也没有消防车,这是一个很普遍的现象。

延川县消防大队此前只有两名工作人员和一辆消防宣传车,不具备专职消防队灭火救援的功能,县上的消防经费由当地政府承担,而延川县又是国家级贫困县,因此这里面还有一个编制的问题需要解决。

写到这里,我不禁想起了西安市消防支队买来的价值2500万的芬兰产消防云梯车(695期之7698期之本周焦点),不知有没有媒体采访一下,这个2500万买来的大家伙现在怎么样了?

[6]悬赏18万

70岁的张保安(其新浪微博“@没地方住的老汉”已被和谐),西安市未央区徐家湾街道办联合村村民,今年10月2日半夜,他家的房子突然被人“偷拆”,张老汉于10月3日报警,近两个月案件仍没进展,于是他为协助警方破案,向社会悬赏18万元寻找线索。

悬赏

经@在西安刊发微博后,陕西各大报纸于29日也对此事进行跟进报道,未央分局徐家湾派出所拒绝接受18万悬赏金,教导员郭金欣说:“张保安所在的联合村拆迁改造项目启动后,由于赔偿等各方面原因,导致当中涉及的问题比较多,警方接到报警就已介入调查,但此后又发生了一些其他事情,警方就将几起案件放在一起并案调查。”关键点含糊其辞,说了半天等于屁没说,也难怪张老汉不乐意。

《华商报》记者崔永利(@记者崔永利)认为,老人微博被注销所发微博被删除,那么“谁在删除微博就是谁拆的房子”,能动用新浪的手段来搞噤声,这说明拆迁背后的来头不小,尤其是被拆村子位于新行政中心的北郊,还真指不定是哪个政府部门的小区。

[7]先撤稿再办事

11月25日凌晨,的哥赵师傅在东郊长乐坡村口附近驾车撞了路边的路灯,双方都没多大损坏,当赵师傅到市政公用局城市照明管理处接受处理时,对方看了一眼赵师傅手机拍摄的照片,还没去现场就索要了近1万元修理费,还开出了下面这张详单:

一套灯具2600元,附件700元,单件材料上浮费用(3300*20%)660元,事故勘察车600元,工程车800元,吊车800元,人工(50元/天*10天)500元,市政道路占用办证1000元,罚款2000元,共计9660元。

赵师傅认为,只要钱是合理的,他就交,但路灯又没撞坏,为什么要加在处罚单据上,而且还要10天的人工费。经双方砍价,对方同意只收8000元,工作人员王伟毅说:“我给算的赔偿金额是是合理合法的,是没有问题的,完全符合《交通事故损坏路灯设施赔偿标准》。”

讨价还价显然还不是事件的高潮,11月29日,“@西安赵伟华”透露了此事的最新进展,赵师傅再次经长时间讨价还价,对方同意将罚款降为5000元,正要处理时,他们看到了西部网关于此事的报道,就立刻不给办了,还要求赵师傅找记者把此事平息之后再进行处理。难不成删除后还能继续降价?执法真特么弹性。

[8]楼房保质期

西安南郊崇德坊16号楼最近出现了严重的裂缝,一指半宽的裂缝从1楼延伸至5楼顶,部分居民家的承重墙甚至裂缝3、4厘米,而墙体脱落的现象在楼内也随处可见,部分楼梯出现明显的下沉现象。

此小区建于1987年,属于商品房小区,裂缝现象2000年就出现过,但由于开发商早已换人,所以一直拖到现在,经西安市房屋安全鉴定中心的工作人员鉴定,认为此楼处于危险状态,因此贴出告示建议居民临时转移,但大多数人因为经济原因只得继续住在这里。

仅用了25年时间,一栋商品房就不但过了保质期,还到了风烛残年气息奄奄的地步,难怪这里的产权只有70年,因为天朝的房子用不了这么长的时间,就会完蛋了。

[9]时过境迁

球票

这是一张旧球票,无任何广告推荐意味

@含光张博”翻抽屉偶然翻出了一张甲A旧球票,是01年陕西国力主场迎战大连实德的比赛,如果你是老球迷,一定不会忘记,当时如日中天的实德曾三次领先但被国力三次扳平,马科斯上演帽子戏法,但最终王鹏偷袭大连4:3拿下比赛。这场比赛虽然输了球,但陕西球迷仍像夺冠一样高兴,因为踢得拼命,输得血性。转眼11年过去了,两支球队都已消失在历史的舞台,岂不唏嘘。

巧合的是,11月29日,老甲A明星赛(1417期之9),老陕西队以4:3同样的比分逆转老北京,这比分和场上的那些人,勾起了很多球迷的记忆。

[10]抓个孔雀做宠物

西安一小区把孔雀当成宠物,真是太有趣了,这不会又是一个误会吧?请看下面视频:

《[西安e报:1438期]》二维码网址史上今日
[西安e报:342期]一场有预谋的政府公关
[西安e报:707期]不可救“药”
[西安e报:1072期]浐灞要走了
对话(49):又寂寞又美好

Published by

3 Replies to “[西安e报:1438期]不仅是一场误会

  1. 咸阳PX的应对还是很及时的,尽管理由很搞笑。这次出来顶罪的临时工是“网站更新人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