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439期]领导很生气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2年11月30日。1900年的今天,王尔德逝世,年仅46岁。王尔德的前半生顺利得一塌糊涂,出身高贵,家境富裕,作品成功。然而他与美少年阿尔弗莱德·道格拉斯的恋情,导致他因有伤风化坐了两年牢,从此他妻离子散,作品中的唯美主义一去不返。现在他成了一个文化偶像。我最爱他的童话,那些毁灭自己点缀别人的忧伤童话。

[1]洒水车太殷勤

11月30日早上@IN交通收到了大量的投稿,都是吐槽洒水车洒水地面结冰,导致出事故的。根据投稿粗略统计了一下,中招的车辆在20辆以上,仅网友看到的就有凤城七路五连撞、凤城八路三连撞、大兴路立交转高架快速干道三起事故去往咸阳方向的快速干道7-8起车祸,这还不包括摩的滑倒、骑车摔倒的。矛头全部指向了洒水车。

其实早在11月15日西安就下发了冬季洒水抑制扬尘的相关文件,规定气温0℃以下停止洒水,午后气温在0℃以上期间再进行道路冲洗。根据这个文件,洒水车在今早本不应该出动。而到本期e报发布之时,西安市容园林局还没有任何回应。托陕西电视台《都市快报》的福,这次也没有洒水车师傅来解释了(1296期之4),上次一个洒水车师傅在《都市快报》上解释下雨天洒水车洒水并不浪费就被开除了。现在只能等领导们出面抢风头,并把责任随便推给临时工或实习生了。

[2]领导很生气

据说西安市的政府机关如今对网络质疑都有一个应对机制,某几个网要关注,某微博要重点关注,个人的小事儿就赶紧搞定。所以你会经常看到有人在微博上投诉后很快问题就解决了,比如那个办不了准生证的浐灞半岛小区业主的准生证很快就解决了(1436期之7),比如@蜜丝_S_小姐去杨凌车管所办车牌,去了三次都没领到,投诉之后杨凌车管所给她打电话道歉,还把车牌送到她单位。

当然也有混不吝的,比如昨天e报里提到的市政公用局城市照明管理处,当的哥赵师傅蹭了路灯被他们索要8000元维修费的事被西部网报道之后,双方之前议好的5000元赔偿费就没用了,市政公用局城市照明管理处要求赵师傅找记者撤稿,设备管理科科长彭守新对赵师傅说:“给你做的预算单,你为什么要给记者看,你给他看了有什么用,现在领导很生气,你这个事情就放着吧,等影响消除了再说。”

领导很生气!这是市政公用局城市照明管理处的定心丸。根据这位彭科长的解释,他们的逻辑是这样的:

  1. 预算的单子是按正常程序算的,他们有他们的道理;
  2. 赵师傅有异议,可以提可以说,可以协商解决,不是说叫了记者就可以不赔。

多么义正言辞的理由,然而当西部网记者问彭科长,预算上2600元的灯具在物价局是否有备案有公示时,彭科长表示没有,因为每个灯、电杆的价格都不一样,没法备案公示,最后他也没拿出采购单。

面对网上质疑,迅速解决不代表服务意识到位,敢于跟网络监督对着干也不能说明牛逼,因为追根结底,都是一种对上负责的态度,领导要求就抹平,领导生气就当打手。跟上条一样,不管发生什么事,一切以领导心意为转移。

[3]小案件大亮点

前两天有正义的网友在华商论坛发帖说:“雁塔区西影路观音庙村卖淫嫖娼猖獗,村中临街一条巷子从早上一直到深夜12点左右,巷子内就有中年妇女在招揽嫖客卖淫…”11月29日晚上,雁塔分局局长唐建平亲自带队去观音庙村检查,据《华商报》报道,从住宿登记到进屋核查,前后检查了村内30余家小旅馆,发现有两人涉嫌卖淫嫖娼被带回调查。

这条新闻其中隐藏了很多亮点:

  • 一个小小的城中村查色情服务,居然值得雁塔分局局长亲自上阵带队,这是杀鸡用牛刀啊,但牛刀出现肯定是有理由的,根据帝国官场的对上负责制,基本可以推理出必然是他的上级很重视,雁塔分局局长的上级莫非是伟哥杜航伟?
  • 局长亲自挂帅,查了30多家小旅馆,只带回了两个人,这叫重拳打在棉花上,扑了一场空,难怪华商报的稿子写的那么短。在官场上这叫没有完成上级任务。

大大小小的公务员面对会上网的领导大概都很郁闷吧。

[4]就不涨工资

8月份西安市给保洁员们涨了一次工资,从960元涨到了1450元(1402期之3),结果一直到现在,全市六个区只有未央区按照规定老老实实地涨了,其他区都还是老样子。因此负责龙首村十字南边一段路的保洁员老王就很羡慕只有一街之隔的同行,隔了一条街,差了近500元。

据《华商报》追踪,大部分没涨工资的区县都表示新增资部分数目较大,需区政府会议研究通过,目前正在推进当中。谁都知道这是典型打太极官话。骂人的话我不想再说了,其实每个月1450元都已经很少了,想想都难。

[5]没钱不能死

说句不好听的,月入1450元连死都死不起。西安市殡仪馆在长安区建的新馆基本完工了,预计明年清明前试运行,最近正在制定收费标准,千元左右有3种方案,其中直接火化最便宜:遗体接运300元/具+遗体火化380元/具+骨灰寄存180元/年=合计860元。如果再加上遗体冷藏、遗体告别、遗体整容、骨灰盒,最最便宜也要1464元,保洁员每月1450元都包不住。至于中高档灵车、高档拣灰炉、豪华大中小遗体告别厅,这些都是给有钱人准备的。

关于此事,大秦网有条评论很亮,这位叫“小鼠”的网友说:我活着档案寄存一年180,死了烧了骨灰寄存一年180。生命有多贵,也许要这么算,从出生到死了没人再记得有多少年,每年乘以180元吧。

想起一件事:有一次坐出租车,一个的哥跟我抱怨过死都死不起,他说:殡仪馆现在不准家属自己动手了,他们找了四个小伙,穿着黑西服打着领带,一起给家属鞠个躬,然后一人提一个角,把骨灰倒进骨灰盒里,就要200元,家属还没法计较。

[6]偏见力量大

11月29日,34岁的河南人秦跃杰在西安北院门摆了个茶摊,请人们用他的茶杯喝茶。他是一名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他这么做是为了想告诉人们,和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共用餐具不会被感染,希望社会能接纳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从早上9点到中午12点半,共有将近100位路人喝了他的茶,当然也有尴尬难堪和抵触。

偏见

偏见的形成很快,但破除就很慢,不断推动。其实近几年国内对艾滋病的态度已经好很多,毕竟这病在国内发现的晚,医生护士都未必有正确的认识,曾有感染了艾滋病的孕妇临盆之际找不到医院接收,可见秦跃杰他们的推动之路还长得很呢。

[7]老兵的行为艺术

老兵行为艺术

11月30日中午12点多,友谊路上演了一起老兵行为艺术。参与行为艺术的共有四十多位老兵,队伍前方有两位身穿丧服的男子,他们的横幅上写着“请对作战老兵人民工程王建国死亡按照国家法规给予赔偿”。在警察追这些老兵的过程中,曾与老兵发生冲突,目击者@_Chandler_看到有警察用拳头打老兵。再后来这件事就被和谐了。

[8]文明的洁癖

喜欢和谐的人基本上都有洁癖,受不了脏乱差,也受不了参差百态,更受不了日常生活。所以申办文明学校的西北政法大学,在11月30日一大早,就把学生赶出了宿舍。@Yc隐姓埋名吐槽说:“…学生处的人进来检查语气各种粗鲁:晾衣竿上不能有衣服,垃圾桶里不能有垃圾。太搞笑了。而且,中午之前不能回宿舍,整个楼全部清空了。”

在领导们的心目中,文明优秀就是干净整齐一尘不染(1061期之81073期之11432期之6),大概也就小龙女能符合这个要求吧。

[9]体罚要有技术

最后来看个体罚,11月29日,一个体罚学生的视频出现在网络上,视频显示,一名男孩被强行老师摁在讲桌上并被脱掉了裤子。事情发生在子长县秀延小学六年级6班,当事人是这个班的数学老师,今年46岁,正式编制人员。脱裤子的体罚是因为这名学生作业未完成。人民网对此事进行了监督,据校长倪生光称子长县教育局已经成立调查组专门调查此事,也已对涉事女老师做出停薪停职、一年之内不评优不评职称、提交两份深刻检查的处分。

虽说脱裤子这事是挺二的,但还称不上视频标题上的“变态”,老师被停薪留职的处罚也有些太狠了,建议喜欢体罚的老师都采取掐人这招吧,动作小力度足,我初中语文老师极擅这招,班里的男生被掐的眼圈都红了还不敢哭。

[10]皮影芭蕾

非常喜欢皮影,这个视频是陕西80后皮影剧团“五团一家亲”首创的“皮影芭蕾”,视频要是能再近些,光线再亮些,就好了。(via@李子Henry)

[西安e报:1439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343期]改名叫长安?
[西安e报:708期]请注意…
[西安e报:1073期]职场斯德哥尔摩
[城市笔记]小寨的手工艺人

Published by

1 Reply to “[西安e报:1439期]领导很生气

  1. 停薪留职太轻了?如果一个成年人被他领导当众脱了裤子打,那是什么罪过呢?儿童应该受更严格保护。侵犯儿童的二逼教师太多,处罚不力是根本原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