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什噶尔好地方

原文首发于首发于《花间半壶酒》,感谢作者“时雨”的原创分享,曾分享《访汉长安遗址》】

在去喀什之前,被问最多的就是:为什么去喀什?那里安全吗?喀什有什么可玩的?因为理由众多,所以我只是装傻充愣,懒得回答。

初来乍到都新鲜

从喀什机场到市区的机场巴士上,竟然看到了以铜奔马作为标志树立在路旁,中国旅游的标志在这里被用来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应当不觉太过突兀。但作为甘肃省博物馆的镇馆之宝,被放到喀什城市的入口,真是有些穿越,我相信喀什应当有比铜奔马更能体现当地特色的文物。至于随后几天从乌鲁木齐乘坐大巴到吐鲁番,竟然在吐鲁番的城郊也看到了铜奔马,在电视上又见到哈密的铜奔马,实在是让我惊讶于新疆人民对铜奔马的热爱。

从喀什的机场大巴下来,未曾想到首先看到的竟是毛公像。曾经遍布全国各个角落的毛公像早已不见,在西部边陲,却在广场上得以一见。从这里走路去艾提尕尔清真寺不过数分钟,这数分钟的路程对我来说新鲜至极,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维族人。在喀什,我才是少数民族。维族人偶尔会打量我一眼,很难从眼神里判断出善恶与否,可能更多的是好奇。

毛公像

令我感到意外的是,穿梭在喀什可能是最繁华的街道,街道两边的店铺的招牌均是用汉语书写,在汉语上面加上一行维吾尔语,很多时候这维吾尔语的标识小到只有凑近才能看清,只有到了所剩不多的老城区,维吾尔语的标识才会占据主要位置,汉语不见踪影。当然,最具活力的小广告满是维吾尔语,其中我只认得阿拉伯数字,不过可以毫不费力地猜出一些“办证”的广告,时刻提醒着我仍在国内。

在喀什,即使是去一个维吾尔超市采购,也能激发我暂未枯竭的好奇心,看看哪些商品是内地买不到的。货架上的产品大多是维语标识,不过一眼就认出了不知道什么牌的可乐、果汁,还有来自土耳其的咖啡,而其中的一些汉语标识的翻译水平足够贻笑大方了。结帐后给的小票全是汉文,没有一个维语。我不敢低估维族人民的汉语水平,也理解推行汉语的政策,但各处的差异让总我有些恍惚。但如果把我在清晨7点(时差3小时)丢到大街上,我很难将喀什与其他内地城市分辨出来。

来喀什以前,我天真地认为喀什的维族成年男性都会蓄胡须,成年女性都会戴头巾。但几分钟的路程就证明了我这先入为主的错误判断,对于男性,尽管蓄须是主流,但不留胡须的年轻人也大有人在。而女性们,有把脸整个遮住的(就像阿富汗女性那样),也有只是戴简单头巾,更有不戴头巾的女性。

后来在吐鲁番,我在百无聊赖中看了半个小时维语广告(当然听不懂)。其中只见过一个女性戴了头巾,与实际情况大不相符啊,不知道和那个女性“靓丽工程”有什么关系。据旅店老板娘说,头巾一般是出嫁以后戴,表示有主了?

对了,在喀什待了几天,自行车相当少见,骑车的都是来旅行外国人或者汉族人,极少见到维族群众骑车,只是在老城区见了一父亲搭儿子骑自行车穿过。倒是摩托满街都是,极为常见。

艾提尕尔

所居住的青年旅社是在艾提尕尔清真寺旁,把行李放下立刻就去拜访这座在各种攻略上都被提到的清真寺。很明显,清真寺不是对称的,右侧窄,左侧宽;右侧塔胖而矮,左侧塔瘦而高。我对伊斯兰建筑风格一无所知,也就对为何这样设计一头雾水。但后来看到说伊斯兰风格讲究对称,那么我就更对这座清真寺的格局感到不解了。

艾提尕尔清真寺

既然来到门口,就不免要淘20元门票进去参观一下,不过最值得一看的也就是门口了,里面对于游客来说不看也罢。但这远不是艾提尕尔的全部,住在旁边几天,每天早上都会在睡梦中被早上7点的祈祷声惊醒,算是体会了宗教的威力。很遗憾周五下午在无聊的红旗拉普,错过了据说是一周中最盛大的祈祷。不过又有什么遗憾的呢。

到了晚上,清真寺门前的广场上一片寂静,除了路过的行人、围坐大屏幕前看新闻的老人,并没有广场上常见的唱歌跳舞的人群,这也算是区别于内地的一点了。在从塔什库尔干回喀什的路上,问出租车司机喀什噶尔的“噶尔”在维语里是什么意思,司机师傅说是爱唱歌跳舞的意思(网上查喀什噶尔是“玉石之城”的意思),喀什的人们热爱唱歌跳舞。或许只是没有习惯于晚上跳舞吧。

到喀什的真正原因

老城区

喀什的魅力在老城区,NHK电视台的《新丝绸之路》里有一集讲喀什,题目相当浪漫——『千年的小巷流淌着诗歌』。而在数年前,我也听说了喀什的老城区被拆,老城风光不复存在云云。我穿梭的几个喀什老城区,确实发现没有一个不在大兴土木,被拆的痕迹随处可见。地面被挖开铺设光缆,新的街道被建起作为旅游步行街,现代化建筑拔地而起。

不过这些都没什么遗憾的,老旧的砖土房屋算不上安全,高台民居因为安全原因停止对游客开放。或许拆掉老房子,住上新房子会更受到当地人的青睐。不过在这个问题上我没有什么发言权,以游客的视角来考虑必是偏颇的。但是,如果希望保持原状,以现有的技术是毫无问题。

千年的格局就此消失,让喀什变得与其他城市别无二致,精美的楼阁雕花越来越少见,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论糖与牙科诊所的简单关系

在艾提尕尔清真寺门口,最多的不是卖旅游纪念品的商铺,而是牙科诊所,一家接着一家。旅游景点搭配牙科诊所这种诡异的搭配让我瞠目结舌,怀疑是不是因为宗教原因。后来去了老城区转了几圈,也见到了大量的牙科诊所。我的理解上升为喀什人民对牙齿保健的热爱。

在喀什待了几天,也算是吃了不少东西,烤肉、馕、羊肉汤。各种美食里印象最深的是冰激凌,绝对是价格便宜量又足,5元钱就能买三个球的冰激凌,口味更是美味至极,以后都不用再吃M记和KFC的冰激凌了,或者这样说:喀什的冰激凌彻底提高了我对冰激凌的要求。后来我想了一下,这冰激凌美味的原因有二:一个是因为当地牛奶一流;再一个就是舍得放白糖。

冰激凌

白糖果真是受到喀什人民青睐,早上去买一杯牛奶,如果没有特别强调不加糖,老板都会给你加上一大勺糖。还有一种羊肉卷,有些像锅贴或是春卷的造型,还要再外面裹上一层白糖,味道很别致。

吃糖多如果不注意口腔卫生会导致蛀牙,对牙科诊所的热爱也就不难理解了。

总是要收尾的

在喀什的每一天都是新鲜的,都有新发现。在喀什,汉族变成了少数民族,各种维族的风情都成了值得留意的新鲜事,不同的饮食、语言、面孔,让我比去年去菲律宾更加体会到异域风情。第一天到喀什我就吃了一米长的烤肉…

从地图上丈量,喀什距离伊斯坦布尔比距离上海更近。但所有出租车后面都贴着国旗,提醒着这是国家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汤因比说他最想生活在10世纪的新疆。那时的宋朝政权失去了对西域的控制,西夏在这边缘反复冲杀。佛教、伊斯兰教、拜火教等宗教在这里汇聚。战争连绵,思想也应是蓬勃发展的。

在地图上看到了喀什的城墙遗址,旅店老板娘告诉我只剩下一个土堆。但我仍心驰神往,西安的古迹大多也是土堆,但并不妨碍我去怀古。但最后两天我却不知道发什么神经,浪费了大把时间也没有想起去城墙遗址看看。只能从瑞典人贡纳尔·雅林的书中看看曾经高大的城墙了。

去喀什,也许香妃墓是必去的旅游景点(阿巴和加麻札)。但我是偷懒、找借口在西安看的墓已经足够多了,便没有前往。据去了的游客说没什么好看的,我也就没什么遗憾了。更何况我对香妃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情结。

总之,喀什噶尔好地方。

喀什噶尔好地方 二维码相关阅读
路过文峰塔
探访殷墟
袁公林的野心
敦煌行纪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