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儿日记]有身份证的小孩

原文首发于《Augenblick verweile doch》,感谢作者walking的分享。作者曾撰文《谁不想永远陪着孩子》】

小猫鑫这两天咳嗽的力度几乎是史无前例。

每次发烧都是我们自己先控制,实在不行再去医院,最后还是开了一堆和之前差不多的药回来,足足可以吃上一个月。

这次,咳嗽很突然,咳起来就很频繁,老杨怀疑是肺炎,加之连着两天发烧,就去朋友那看。

听诊器一听就是肺炎。接着便说要打针。

小鑫一听,马上丧失了“我是世界上最勇敢的黑猫警长的威武情怀”,马上惊恐地念起经来“我不打吊针,我不打吊针。”,并拼命想挣脱我们的怀抱,要下楼,要回家。

这种对未来无知的恐惧,不免让我和他的星座联系起来。我要是早知双鱼座的这些特征,是绝对会晚点生下他来。说了也白说,太晚了。

他基本不听我的,老杨说你现在都是有“身份证”的小孩了,你问问这旁边的所有小孩,谁有身份证啊,有身份证的小孩才不会怕打针!

匪夷所思的是,他居!然!相信了这样的理论,片刻边对着那些苦恼不已的小孩们嘲笑起来,“他们怎么还哭呢,太不勇敢了!”忘了自己几分钟前几乎大闹刚刚路过的急诊区。

插针的时候,他倒真是一点没含糊,先是插好了右手,回血了,然后贴了胶带,以为插好了,结果打了几分钟,不见点滴的动静,再去看手上,才发现手上都鼓包了。拔掉重新插另外一个手,再去等,还是不行,这次虚惊一场,护士再来看,原来是胶带压住了输液管。

虽说这是小病人应有的淡定和镇静,但是手上都鼓包了,他居然不吭一声,我简直觉得他太逆来顺受了。

这是小同学第一次手部吊针。谨以为记。

P.S.

当然,病中,他也不忘羞辱我。

外面冷,看他走的慢,我说我来抱你。他说好。抱起来,他显然觉得不过瘾,觉得我抱他的这个高度实在是比他高不了多少呢,何必还抱呢,便半是商量半是期待地对我说:“妈妈,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到爸爸那么高?”

前后都是人,我只好窘迫地说:妈妈是没啥希望了,长不高了。

他也没太计较,进到住院部大厅里,很空旷,很暖和,一下把外面的寒流世界隔绝开来,他心情大好:这里的服!务!太好了。

请问你知道服务是啥子嘛,我不免挑战地想。

到了门诊,人来人往,人来人往,我们在等人的间隙聊天,他指着这些人说:这简直和火车站一样啊。

《[育儿日记]有身份证的小孩》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女儿成长手记
写给儿子的一封信
父情绕指柔
许你一个幸福的童年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