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178):说真话是人的需要

【本文整理自@IN直播对周云蓬西安见面会的现场直播。】

时间:2012年11月30日

地点:万邦•今日阅读书店

人物:周云蓬

对话人:参加周云蓬西安读者会的读者

周云蓬
周云蓬在西安读者会

题记:周云蓬在INXIAN各个栏目出现多次(怎么改变生活1075期之10931期之3856期之10544期之10510期之10493期之10),也为西安的“小众青年”所熟知。那么,周云蓬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看完《绿皮火车》,发现音乐的力量是无穷的,您对音乐的执着让人敬仰,请问您的坚持音乐创作的理由是什么?

:音乐是跟生活不一样的东西,生活是很实用的东西,而音乐不是,越好的音乐越是不实用的东西。

:内地的审查制度似乎对艺术限制很大,您怎么看?

:我前一阵写过一首关于林昭的歌,她1969年被枪杀的时候,第二天警察找她妈妈要子弹费,我以她妈妈的角度写了这首歌。为了躲避审查,我就写了“为了一颗鸡蛋,妈妈交给陌生人5分钱”。很多港台导演都往北京跑,可是大家都觉得北京的电影审查制度很严,这个现象很有意思。大陆像三峡,从一个阶梯到另一个阶梯,十几亿人的变革就很壮观了,这个时代对艺术家并不是坏事。

:(提问的人很多,主持人说方言提问的优先,于是有人问)老周对方言怎么看?

:我不知道一种语言为何会让人有自卑感,但是语言的消失很可怕,全变成了普通话。语言其实是一种思维模式,每个城市越来越相似。音乐也一样,需要“一方水土,养一方音乐”的土壤。

左小诅咒的唱腔其实也是一种“方言”,他有自己一种独特地语言方法,或者叫唱腔。有更多的方言,才能有更多的思维模式,更多的创造性,否则城市就像沙漠,大家都一样。最终文艺是让你不要被“奴役化”,这是艺术最大的作用。

生活是超越你的想象力的,我当年学音乐的时候,觉得吉他对我来说是一个没有用的东西,没想过要开演出、来西安唱歌、卖门票、靠这个找对象,但是坚持下去,它突然变成一个有用的东西。

:“一辈子很长,一定要跟一个有趣的人在一起”,您是如何理解这个“有趣”的?

:有趣首先一定是很会自嘲的人,要把自己的缺点展示给人看。第二不能是一个凝固的人,生活中我们要做一个“流动”的人,不干巴的人。我们不善于当小丑,要适当当一个丑角。

:您准备什么时候上春晚?

:这个…组织上说的算,组织需要我,它会通知我的。如果任何地方都可以唱你想唱的歌,那上春晚也挺好的。

:看咧你滴专访,其中有一句话社,对盲人来社,最重要滴奏是思维的改变,希望你谈一哈。

:对我来讲,读书是我成长中最大的资源,我很爱阅读,我随身携带着读书机,里面有几千本书。读书其实是在读人,你读过谁的书,他的处境就很可能会影响你。

:外媒认为你是个“抗争歌手”,您怎么看?

:如果说唱《中国孩子》就是抗争歌手,那就是吧,我就是唱出来事实,我的音乐没有夸张,我说一句真话就叫抗争,那我们抗争的底线是什么?其实我生活中是个很平和的人,没有攻击性,但是说真话是人的一种属性,是人的需要。

:您当时创作《中国孩子》时,到底是什么灵感或心情呢?

:别人的痛苦其实并不能叫灵感,我觉得可以叫体谅,就是对别人的痛苦感同身受。我写的时候想,那么小的孩子就去世了,还有孩子家人的那种痛苦,以及“让领导先走”这种话,我只领悟他们一点点痛苦,传达到音乐里就足够了,就很“毛骨悚然”了。

:“任建宇”案带给你什么灵感?

:我们刚到北京的时候特怕警察,能躲多远躲多远。这种(劳教)制度不需要法庭来判决,本来就有问题,任何一种犯罪通过法庭(判决),才是正常的。但并没带给我什么灵感,我更愿意从生活中找灵感,音乐中提到就好了。

:我是个90后读者,希望老周谈一下对90后的想法。

:一代人没必要对另一代人指手画脚,他们有什么思维,是我们不好理解的。我觉得“X0后”不太成为一种划分的理由,我们应该保持童趣,不要过早进入一种“成年思维”。


为林昭写的歌——《妈妈,谁也别想找到她》

对话(178) 二维码相关阅读
对话(174):一位法官的建议
对话(161):人民教师不容易
对话(156):做公益的二三事
对话(147):有个同学叫我靠

××××特别提示××××

融合沟通、关爱民生,INXIAN“对话”栏目,让这个城市的每种声音,都有表达的机会~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