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我,请接受我的爱

原文首发于《平平爱说话》,感谢作者“平平爱说话”的原创分享。】

妹妹打来电话,商量爸爸回京的日程。考虑到 我们小夫妻的工作,打算近二月再来。我听了很难过。爸爸总是如此客气,处处怕增多一份麻烦给两个女儿。两座城市来回换着住,也是怕人老事多,长住惹来不悦。

我责备妹妹不该不与老爸同行。她怯生生委屈辩解,她需工作到年前,爸爸心脏不好,不肯搭乘飞机。她也无法带年幼的儿子滚入春运铁路的洪流。末了,她无奈地说,姐,你知道咱爸的。

是的,我知道。

他单身三十五年,婚后又因工作原因长年在外。记得他翻开工作日记感慨,今年出差又超过三百天!

我知道他爱家人,却又不知如何表达。年岁越长,便越执拗地认为少添麻烦就是他能给予的最好。

于是我知道,他在我这里,便关在小屋内,终日开着电视醒着或睡着。春日里风光旖旎,我便晃着车钥匙提议:今天老大带老爸出去走走?他多半都惶恐回绝:早起下楼转过了。若再坚持,他就更加讨好,你老爸累了。真的。说着像是为了证明,就拉开被子躺下。可我分明听到一转身那间小屋里又传来闹哄哄乱糟糟的电视声。他耳背,不知这场掩耳盗铃铛的小把戏已被戳穿。

我知道,他也不肯住在妹妹家中,在小区内赁出套两居。早接晚送外孙,方觉得自己还中用。妹妹常烦恼抱怨,每外出聚餐,爸爸总要抢着买单,让他们一对年轻人尴尬暴露在收银员诧异的目光中。

我气恼他逃避一双女儿的关怀和爱惜。他不知道接受我们的照顾胜过他一切的努力作为。

父女

图片来自网络

我第一次在他面前挑衅地燃起一支烟,冷漠地用吞云吐雾掩藏愤怒。妈妈慌张来夺,我冷冷地说,我长大了,生活要自己做主。他尴尬笑笑,当年我也抽得很凶,这闺女像我。他转身,又站住,好像极费力地措词:“为了给你们姐俩交借读费,你老爸我说戒就戒。”

“八六年八月二十八日宣布戒烟,此后我就再没抽过一支。你妈知道的,之前我可是一天两包…平,人要有点毅力的。”

我不语,抽得更是又凶又猛。在我看来,那不是毅力,是对自己太狠。对自己太狠的人,往往伤害的都是家人。

我知道,他愧疚对孩子的照顾。青春期间,长女敏感叛逆,次女懦弱怕事。但这有什么关系呢。过了那么久,好像几辈子之前的事了。你的平平因为敏感才会热爱书写,你的宁宁也因为懦弱才专于设计。在各自的生活中努力勤奋,不放弃够坚强,又二又健康,抵得住诱惑,扛得过迷茫。

我在跟他的争吵中泪流满面。不照顾家人不是你的错,我们现在很好很满足。为什么还要用讨好的姿态跟你的亲生女儿交道。他沉默,看我发疯,看我无力,看我一点点虚脱,一点点妥协。那眼神中满写着怜爱。

我因这个电话,又一晚失眠。内心恐慌,担心在他离开我们之前永不会明白,一家人太客气真的是伤害。

当然,我更想的,还是他。

我不肯放弃。爱他,不仅仅是责任。那是我作为女儿的幸福。

《爱我,请接受我的爱 》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我的小名
父母俭朴一辈子
妈妈做的西红柿炒鸡蛋
那些让我内流满面的烂事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