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文革狂潮(四):省委门前静坐绝食

【本文系作者整理当年日记所成,首发于《田玉振的博客》,感谢作者“田玉振”的分享。作者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注:本文仅代表作者立场,不代表INXIAN同意此看法。】

9月6日上午9点左右,我们学校的广播突然通知全校师生员工紧急集合,然后浩浩荡荡地开到省委门前的建国路上参加静坐绝食斗争。我们到那里后,一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快中午时,高音喇叭才播出原因。

前些时候,西安工业学院一直是受校党委控制的“誓死保卫陕西省委”“誓死保卫西北局”的保皇派,铁板一块,没有人敢站出来揭发批判校领导的问题。后来,由于外地来串联的红卫兵不断煽风点火,该校逐渐分化出一个“无产阶级革命造反队”,由130多名学生成立,他们贴出了揭发校领导和省委问题的大字报。这下触怒了校领导(可能还有省委),学校称他们是反革命组织,下令让他们解散,并批判斗争这些学生,甚至围攻、殴打一些态度坚决、不肯屈服的学生。一个学生受不了他残酷批斗偷偷逃出学校,至今下落不明。

更严重的是,校领导竟然宣布,从9月3日晚起不给这些同学饭吃。为此,外地串联的学生一直与学校领导交涉,但问题一直解决不了。眼看这130多名学生已经饿了三天,不能再拖下去了。昨天,几十个外地串联的学生来到省委,要求省委出面解决,提出了六条要求,省委却把他们拒之门外,一直没人出头接见。今天早上,省委看到陆续有学生和群众来声援,门前的人越聚越多,只好让一个叫李康的干部出来答复学生和群众,他的回答却是让工业学院的130多名学生通过学习党中央的十六条决定解决。

外地来串联的学生们非常气愤,和他进行了激烈的争辩。李康辨不过学生,灰溜溜地走了,不管学生和群众怎么呼喊,再也没人出来答复。学生们经过商议,向省委发出最后通牒,警告省委领导,若不答复他们的六条要求将采取必要的革命行动。省委领导一直置之不理,于是学生们宣布从8点开始静坐绝食斗争,直到答应要求解决问题为止。

这个消息传开后,我们西工大和西交大、冶院、陕西工业大学、西北农业大学、西北大学临时革命委员会、西安军事电讯工程学院临时革命委员会等200多所大专院校(其中包括外地160个)立即响应,陆续赶来支援他们,和他们一起参加静坐绝食斗争,人数达到5万多,坐满了省委门前的整条建国路。

天气非常炎热,我们坐在马路上确实不好受。想到130多个阶级弟兄已经3天没吃饭了,勇气就上来了。我们共同朗诵毛主席语录:“无数革命先烈为了人民的利益牺牲了他们的生命,使我们活着的人想起他们就心里难受,让我们踏着他们的血迹前进吧!”“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等。同时,还高唱革命歌曲《大海航行靠舵手》、《毛主席永远和我们在一起》等,气氛活跃,慷慨激昂。

为了把我们为什么要静坐绝食的事实真相广播出去,让西安市的广大群众同情支持我们,临时成立的组织者要求使用省委的广播站,但省委的人说什么也不给用,把大门关了起来。后来,红卫兵采革命取行动,夺取了广播站,但播音设备已被破坏,经过很长时间修理才能用。于是,高音喇叭开始播出静坐绝食斗争的真相和鼓舞斗志的革命歌曲。

下午,省委书记处书记章泽被学生们拉了出来。他在马路上转了一圈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回去后,仍不答复学生们提出的要求,推说他已经答复过了。后来,西安军事电讯工程学院临时革命委员会的红卫兵带上章泽一起乘火车去北京告状。这就是后来有人造谣说的,西安军事电讯工程学院临时革命委员会的红卫兵绑架了章泽。

晚上,儿童剧院的刘金萍、赵国芬、孟庆侠、高金铭等二十多人来支援我们。我们班和他们共过事的同学都很兴奋,热情地让他们和我们围坐在一起,快活地谈论着在一起搞社教的事。看着满天的星斗,想起“红军想念毛泽东”这首革命歌曲,因为他们都能歌善舞,便请他们带领我们共同唱这首歌。他们也毫不客气地唱起来:“抬头望见北斗星,心中想念毛泽东、毛泽东。困难时想您有力量,迷路时想您心里明,心里明…”歌声感染了周围的学生,纷纷跟着唱起来,有的同学唱着唱着禁不住淌下了泪水,气氛热烈而悲壮。就这样,我们不是唱歌就是交谈,实在瞌睡了,就趴在膝盖上迷糊一会儿,终于熬过了漫长的黑夜,迎来了东方红。

第二天仍然很炎热,热辣辣的太阳如火上浇油,我们个个饥渴难耐。一些身体虚弱的同学开始晕倒,晕倒的人越来越多,几个担架不停地往外抬人,估计抬出去几百人。为了保存体力,我们不再唱歌和谈话,默默地抱膝而坐打瞌睡。午后,附近街道上一些好心的老大娘同情我们,可能知道我们是在绝食,提着一桶桶咸开水带着碗来给我们喝,同学们无不感激涕零,连声道谢。

下午六点左右,西安军事电讯工程学院临时革命委员会的红卫兵把省委书记霍士廉拉到门口和他辩论。这时,天下小雨了,学生们依然斗志昂扬,秩序井然地坐在马路上静候省委答复。最后,霍士廉基本答应了学生们的六条要求。我们的绝食斗争胜利了,大家纷纷站起来欢呼: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

但是,在我们撤出时,周围有许多不明真相的群众在道路两边围攻我们。我们学校的队伍走到建国路口时,那些群众把路堵得只有50公分左右宽,他们向我们挥舞着拳头高呼什么“反对绝食!”“绝食有罪!饿死活该!”拳头几乎兑到脸上,队伍被挤得稀稀拉拉的,同学们气得一边跑着紧跟队伍一边高呼“打倒资产阶级保皇派”,好不容易回到学校。

我们学校是一个战斗集体,当我们经过校门口时,留校的师生员工和家属,尤其是一些老人和小孩站在门口热烈欢迎我们的胜利归来。饭堂的师傅们有经验,人饿得很时,如果吃硬实饭就会伤胃,他们专门给我们做了好多可口的杂烩汤。我们的心情无比温暖和激动,好像回到了母亲的怀抱。

省委门前静坐绝食
1966年 学生在陕西省委门前的建国路上静坐绝食

没想到,省委书记霍士廉看参加静坐绝食的各大院校学生和群众撤离得差不多了,就否认答应了学生的六条要求走了。还未撤离的学生非常气愤,到省委接待室继续绝食。由于多日未进饮食,不时有学生晕倒被省委机关的人抬走抢救。后来,只剩下24个学生,他们意识到这是省委的阴谋,再有昏倒的学生也坚决不让他们抬走。他们表示,我们这24人就是死也要一起死在这里,除非立即答应六条要求。第二天上午,我们学校得知这一情况后,又有许多同学到省委去支持那24名学生的绝食斗争。

西安市的斗争态势也逆转了,大街上谣言四起,满城风雨。许多人把我们的绝食斗争污蔑得一塌糊涂,说什么“参加绝食斗争的大多数是黑七类”、“他们是假绝食,口袋里装有馍”、“有人到厕所里偷偷吃馍”、“他们绑架了霍士廉和章泽”等等,无奇不有。我们学校也分裂出一部分反对派和社会上的保皇派遥相呼应。因为我们学校目前的组织叫文化革命筹备委员会,分裂出的反对派就要成立西北工业大学临时革命委员会。边家村的另外两个大学也分别成立有保皇派组织,即西电筹委会和西大临委会。上午9点,他们带着宣传车,从我们学校东门进入学校灯光球场,车上的高音喇叭播送着“热烈祝贺西工大临时革命委员会的成立!”“向西工大临时革命委员会学习!”“向西工大临时革命委员致敬!”等口号。

听到宣传车的口号声,同学们都很愕然,没想到我们学校也分裂出反对派了,纷纷到灯光球场看个究竟。我赶到时,西电筹委会和西大临委会的学生刚进入会场。去了不少红卫兵,只见他们正在封锁球场的四个门,然后冲进会场检查那些出头露面要成立临委会同学的出身。后来,他们查出15个是“黑七类”(指地、富、反、坏、右、走资派、反动学术权威)子弟,大部分是女同学。他们一个个被红卫兵押出门外,接着红卫兵用理发推子把他们的头发从中间一推,就成为一分为二发型的牛鬼蛇神头,然后他们被拉到门口的台阶上示众。西电筹委会和西大临委会的宣传车看到这个场景,立刻傻眼了,不敢再支持他们,马上改变口气广播道:“我们是来宣传十六条的,坚决拥护党中央的十六条决定,要文斗、不要武斗!”那15位同学个个被红卫兵扭着胳膊,低着头一声不吭地站在那里,狼狈不堪。

我们学校的红卫兵又把北边的大操场布置成辩论会会场,“邀请”西大临委会和西电筹委会来的学生到那里辩论,但被他们拒绝了。他们要走时,我们学校的红卫兵有意羞辱他们,把那15个“黑七类”学生戴上高帽子拉到校门口,站在汽车上“欢送”他们离校,并高呼“欢迎再来!欢迎再来!”他们灰溜溜地很快撤走了。

9月9日下午,到省委支持24位学生绝食的同学们回来了。他们说,毛主席非常关心他们的生命安全,一夜没有睡觉守候在电话机旁等消息,周总理已经派飞机把他们接到了北京,要亲自接见他们。我们听到后非常激动,不住地高呼“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万岁!”但刘兰涛和霍士廉吓坏了,马上发出三条规定的通知,反复在全市广播。据从市里回来的同学说,刘兰涛、霍士廉和章泽坐在宣传车里用高音喇叭在市里转着高喊“绝食是革命行动!”。

附:周恩来总理给二十四位同学的电话

“我整整一夜等待着你们。”
“我一直坐在办公桌前。”
“你们可以问刘澜涛同志。”
“你们有什么要求,打电话,我可以命令,让所有军事电话停止…”
“你们这是革命的行动。”
“你们造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反,要吃饭,在毛泽东主义的新中国,怎么能够绝食呢?结果是怎么样?它的后果是你们想象不到的后果。”
“我不是责怪你们,我是劝导你们,在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有什么问题不能解决呢?如果倒下一个同学,影响多么不好。”
“我给刘澜涛同志打电话,让工农群众不要围攻你们,要陕西省委、西安市委做大量的解说工作。”
“你们有权提出罢郭××的官,但现在我情况不了解,我一个人不能回答。我要打电话给刘澜涛同志,要和党中央商量,你们要给我时间…”
“我们干革命要把自己的命保住,除非是刀架在脖子上,象刘胡兰那样。在新中国怎么能不吃饭?毛主席才刚刚睡下,我不能再惊动他了。”
“现在全国每天都发生许多事要解决…我们那些人怎么能支得开呢?赶快治病。你们不吃饭,我怎么能安心啊!我怎么能把电话挂断。”
“你们少数人要到北京来,可派飞机把你们接来。”

西安文革狂潮系列(一)返校见闻(二)陕西日报社前静坐(三)市儿童剧院的武斗

西安文革狂潮(四) 二维码相关阅读
关于西安红卫兵组织的口述记忆
我为什么要研究文革
2011年与文革有关的十件事
王冷之死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