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车旧事

原文首发于《龙在江湖》,感谢作者“陈传龙”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风风雨雨真夫妻》】

行车多年,跑遍南国北疆,让人报怨、气愤的事俯拾即是,不胜枚举,然而,经过岁月的过滤,那些不愉快的事如过眼烟云,昙花一现,早已淡出了记忆,沉淀下来的总是那些令人感动的事,如窖藏的老酒,愈品愈有滋味。无论社会怎么变化,总有一些普通的好心人默默做着善事。

曾经历过一件动情的事,至今不敢忘记。

那是十多年前的事了。我和张师傅从武汉回来,在深山里行驶一夜,天刚亮,驶进湖北红安的一个集镇,很小的集镇,不知道什么名字,在山沟里。正值年关,赶集的人特别多,狭窄的街道上熙熙攘攘,摩肩接踵,各种小摊占据着不太宽的道路,车行得十分艰难。张师傅不敢按气喇叭,头伸出窗外叫喊,让人躲开,然而,嗓子喊破了,赶集的人置若罔闻,我行我素。我们气得不行,却不敢发脾气,还要陪着笑脸好言劝说,恭恭敬敬地请车前的人让道。跑车人有句行话,出门十里,矮人三分,没办法,在别人的地头上,再蛮横的人也要收敛。我在车前忙活,一会儿帮人挪摊子,一会儿帮人推自行车,不大的集镇过了一个多小时还没走到头,寒冬天气里,累得满头大汗。

就在快要过完小集镇时,一个年轻人从路边走过来,巧得很,走到车头前一米处时,突然直挺挺地摔倒了。张师傅一看,慌忙停下车,伸头朝外看个究竟。这时,集镇上如炸了锅,蜂拥而来,把车围在垓心。好事者高声吼叫,不得了啦,撞死人了,让他赔,把司机拉下来打一顿,别让车跑了,让他看病。我在车前边看得非常清楚,绝不是张师傅撞的,连忙向围观的人群解释说,车并没有碰着他,是他自己倒下去的。但愤怒的人哪里会听我的解释?几个年轻人凶神恶煞般抓着我,让我把人送到医院去。还有几个人上前拉车门,要把张师傅拉下来揍一顿。张师傅已经五十多岁了,吓得脸色煞白,发誓说,我真的没撞着他,要是撞着他,我就不是人!那些人根本不容张师傅辩解,不堪入耳的叫骂声一齐泼过去,淹没了他的辩护声。众口一词,人多势众,弄不好我们就会挨一顿打,被扣留着不能回去过年呢。这样的场合常跑车的人都经过,一遇此类事,帮忙的人特别多,也特别热情,为的就是分几个好处费,沾个小便宜。哭天无泪,有理无处说,人生地不熟的,全集人不会有一个人替我们说话,谁会给一个外地人作证,得罪本地人?看来今天注定要倒霉了。赔钱,背黑锅,更让人窝心的是这些人太野蛮,将张师傅打坏了可怎么办?

万般无奈时,奇迹发生了。

一位穿着黑布棉衣的老者分开众人走过来,看样子是十足的乡下人,说话带着浓重的当地口音。老者说:“你们不能仗着人多势众欺负外地人,我看得清清楚楚,是他自己摔倒的。这光天化日之下,咋能讹诈人哩?”叫嚣猖狂的人群被不太高的声音震慑着了,刹那间,混乱的场面平静下来,有人自知理亏,悄悄躲到一边去了。还有一部分人狡辩几句,被老人驳得一无是处,狼狈地败下阵,溜了。最后,只剩下跌倒的人和他的两个亲属。我和张师傅感动得简直要流泪了,在这样的处境中,竟然有素不相识的人敢于仗义执言,说句公道话,根本无法想象。躺倒的那个人还在地上,口吐白沫,浑身抽搐,样子十分怕人。他的家人还不肯罢休,坚持要我们赔。老人不动声色,缓缓抽一口烟,接着说:“刚才我就在车前不远处坐着,看见了。”老人伸出手指一下地上的人,轻轻说:“他是羊羔疯,谁还不知道吗?”此言一出,那家人的气焰被彻底打消下去了,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抬起病人灰溜溜走了。

张师傅急忙从车上跳下来,紧紧握着老人的手,激动得连感激话也说不出来了。我也感觉过意不去,想买条烟或者其他东西送给老人,表达我们真诚的谢意。老人连连摆手说:“不用,你们赶快走吧,说不定那家人还会找回来呢。”我们千恩万谢,上了车,出了集镇,狠踏油门,一下子跑出三十公里才停下喘口气。

若非老人说句话,真不知道后果会怎么样呢。我们不知道老人叫什么,连支烟也没吸,萍水相逢,倒帮一个外地人说话,一定会得罪本地人的,真不知道老人从哪儿来的勇气。一直到现在我也弄不明白,那老者貌不惊人,说话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威力?每每回忆那件事,总暗暗揣测,红安是革命老区,著名的将军县,老人一定也是老革命了,不然的话,没有勇气站出来讲真话,讲公道话。老人连名字也没有留下,遗憾,在此再一次向老人说声,致敬。

《行车旧事》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怀念战友宏强
父母俭朴一辈子
妈妈做的西红柿炒鸡蛋
那些让我内流满面的烂事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