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文革狂潮(五):造反派与保守派之争

【本文系作者整理当年日记所成,首发于《田玉振的博客》,感谢作者“田玉振”的分享。作者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注:本文仅代表作者立场,不代表INXIAN同意此看法。】

当晚,我们学校到街上张贴许多标语,其中有“保皇、保皇、再保皇,破产、破产、再破产,直至自身难保”。街上的形势发生了很大变化,替省委说话的保皇派很少了,没人敢公开说“绝食有罪!饿死活该!”和那些污蔑我们的谣言了。

我和我们班同学张宝宇在街上张贴标语时,看到一份大字报,名曰“绝食病历”,内容是讽刺、挖苦参加绝食的学生和群众的,落款是西医二院(即西安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我们俩看后非常气愤,就把落款抄下来,准备找写大字报的人辩论,问他是站在什么立场上写的?是何居心?

第二天下午,我们班其他同学到西北大学参加筹委会成立大会,我和张宝宇来到西医二院。该院有两个组织,一个是临委会,一个是筹委会。临委会是造反派,我们就找到临委会办公室。办公室有几个同志正在忙碌着写大字报,一听说我们是西工大学生非常热情。当我们说明来意后,他们说写“绝食病历”大字报的那个人叫陈澄。他们已经调查清楚了,他是地主兼资本家出身,表现也不好,可能挨过批,仇恨造反派。他贴出大字报后自知惹了祸心虚,筹委会又怕招惹麻烦已经让他跑了。后来,他们把学院的党委秘书苏永年叫来跟我们谈话。他非常害怕,不敢回答我们的任何问题,说什么“属于外调的问题,你们拿党中央统一的介绍信来,属于文化革命的问题,你们问筹委会”,还一再强调“我只对这两句话负责”。

临走时,我们把随身带的一些大字报送给学院。由于该学院的保皇派势力大,当我俩贴大字报时,看的人都非常惊讶。一个学生还给我俩念了一份传单,什么“相信西北局,相信陕西省委”“刘兰涛、霍士廉是毛主席的好学生”等。他看我们俩在偷偷地笑,便知趣地不再念了。

9月11日上午,我和张宝宇又来到西安铁路局找一些工人座谈,想了解一下工人们对学生的看法和态度。通过交谈,我们了解到,目前工人中和我们观点一致的人不少,反对的人很少,但不明真相采取怀疑态度的人也不少。其中一个工人拿出许多传单,我发现其中有一张是省女子中学揭发省委和陕西日报社问题的。这个学校的学生基本上都是省、市领导的子女,是有名的保爸、保妈学校,怎么会有这样的传单呢?我拿过来仔细一看,确实是省女子中学的,是从省女子中学分化出来的一个“星星之火造反队”印发的。从这份大字报中可以看出,省委为使省女子中学为他们作反宣传,竟然采用登报表扬、请他们吃饭等卑劣手段。我们认为,如果情况属实,这就是省委挑动群众斗群众的又一罪证。临走时,我们向这个工人要了一份这样的传单,准备调查落实一下。

第二天上午,天下着小雨,我急于落实省女子中学传单中的问题,就叫上同宿舍的黄炳球去省女子中学调查。到了一打听,才知道“星星之火”造反队只有3个人,之前有两人家庭出身不好退出了。但还有一个造反队有4个人,她们不敢在校内活动,只在校外活动。据她们讲,8月19日她们在火车站做反对西交大革命行动的宣传时,市委接待站一个干部用车把她们接到饭店吃饭,并说“这是党对你们的关怀”。她们自己印不了那么多反对西交大、西工大和冶院的传单,市委就让印刷厂帮助印。

碰巧的是,这天下午女子中学请我校反对派临委会的申中梅同学给她们作报告。我和黄炳球到会场听了听,许多内容是污蔑、歪曲我们学校革命大方向的,极具煽动性,会场上的学生不断高呼“声讨西工大的反革命罪行”的口号。当我们离开会场时,一群女孩借口我们没有一起呼口号围攻我们,我们和她们辩论,她们根本不听我们的话,一个劲乱吵乱闹。我们觉得和她们一直纠缠下去毫无意义,就甩开她们的纠缠冒雨回校了。

回学校后,才知道市体育场在开“炮打司令部”大会,大部分同学到市里参加大会去了。没想到省委乘虚而入,开着宣传车来我校进行反宣传。当在校师生揭穿他们的丑恶嘴脸时,他们想溜走,同学们围上去不让他们走,要和他们辩论。他们急了,开着车硬冲,几乎轧着人。同学们非常气愤,把他们的宣传车扣下了。

炮打司令部
西安市革命造反派“炮打司令部”大会

9月15日出现了一个可笑的事,西交大、西工大等400多个院校和单位在陕师大(陕西师范大学)召开斗争大会,斗争原西北局书记处书记、“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胡锡奎。那些保皇派学校为了证明他们并不保皇,也匆忙在体育场召开了一个所谓斗争原陕西省委第二书记赵守一大会。赵守一是文化革命一开始就被陕西省委定为“彭德怀、高岗、习仲勋”黑线的所谓“西北三家村”(胡耀邦、赵守一、李启明)黑帮之一,早被打倒斗臭了。而且赵守一又不在场,只是声讨一下而已,我校的临委会也参加了。我们学校讥笑他们是在打死老虎、装怯作勇。

省委、西北局决定9月17日召开“西安市炮打司令部”大会,我们造反派为了争得主动权,立即决定16日下午5点先召开“炮轰陕西省委,火烧西北局,誓死保卫党中央,誓死保卫毛主席”大会。参加大会的有560多个单位,47000多人。会上,同志们揭发了省委和西北局阻挠文化大革命,压制群众,打击迫害革命造反派的大量丑行。有几个同学声泪俱下地控诉了打击、迫害他们的暴行,还有几个工人和农民揭发了省委是如何蒙蔽欺骗他们到大街上围攻、殴打学生的。会场上的人们不时高呼“炮轰陕西省委!火烧西北局!”、“誓死保卫党中央!誓死保卫毛主席!”、“革命的造反精神万岁!”、“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等口号。回校时,已经半夜一点了,学校又放映毛主席接见红卫兵的纪录片《毛主席和千百万红卫兵在一起》,同学们仍然兴致勃勃地看完后才意犹未尽地休息。

17日早上,周总理派飞机把继续坚持绝食的24位学生送回西安,让他们参加省委召开的“炮打司令部”大会。他们中有我校的一位同学叫柳安,据他讲,周总理三次接见他们,与他们长谈,安排他们见到了毛主席。他们已经把西北地区的文化大革命形势报告给了党中央毛主席,党中央毛主席对我们革命造反派非常关心和支持。这就更坚定了西安革命造反派的决心和信心。

省委召开的“炮打司令部”大会实际上是在做样子,故意转移目标,把文化大革命引向歧途。主持大会的人和安排的大会发言人没有我们造反派的人。省委书记霍士廉首先发言做检查,他在讲话中说:

“在这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中,陕西省委在指导上犯了严重错误。我代表陕西省委向广大工农群众、革命师生和革命干部作检讨,向大家请罪。

…省委所犯的错误中,最严重的是把西安交通大学革命师生六月六日的革命行动,错误地判断为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彭康策划的‘反革命事件’,以后又在革命师生中进行‘查上当,放包袱’,错整错斗了一批革命同学。这是站在反动的资产阶级立场上,打击了无产阶级革命运动。受打击、受迫害的是革命同学,是我们的阶级兄弟姐妹。我们想到这个错误,就感到十分痛心!我们一定永远记住这个沉痛的教训!在这里,我代表陕西省委再一次向在所谓‘六·六事件’中受到打击的革命师生赔礼道歉,向大家请罪。

…尤其严重的是,我们没有及时地发动群众‘炮打司令部’,炮打混入省委内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没有坚决地引火烧身,号召大家揭露省委领导工作上的错误,又出现了一些问题,使运动又受到阻碍。

…有些十分重大的问题,处理得很不及时,特别是静坐绝食事件发生后,我们积极主动地和革命同学共同商量处理的不够,拖延了时间,直到周总理直接出面才得到解决,使许多革命同学的精神和身体受到了折磨和摧残。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我们陕西省委所犯的错误是严重的。这些错误,主要由我负责。”

霍士廉只是笼统地给自己扣了许多不痛不痒的空帽子,根本没有检查自己如何对抗党中央毛主席,镇压、批斗和迫害革命群众尤其是起来造他们反的革命师生的。在其他人的发言中,虽然都慷慨激昂地说什么要发扬“敢把皇帝拉下马”的大无畏革命精神,却一直在炮打死老虎,一直在早被揪出的胡锡奎、赵守一上大做文章,不敢真正地“炮打司令部”,揭发批判省委和西北局的问题。大专院校的革命造反派看不下去了,跑到舞台上和大会主持人辩论,揭露省委的阴谋诡计,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激烈斗争,终于夺得了大会的主持权,打破了他们的计划,让大会以揭发批判省委、西北局的问题为主,真正成为一个“炮打司令部”的大会。每个造反派代表的发言都击中了省委、西北局某些领导人的要害,特别是刘兰涛和霍士廉,他们在主席台上如坐针毯、狼狈不堪。

9月18日上午,西安市各中学和中等专业学校中分化出来的造反派冲破层层阻力联合成立了一个造反派组织红卫兵总部。他们在成立大会的宣言中说:“我们是为了炮打陕西省委,火烧西北局,誓死保卫党中央,誓死保卫毛主席而走到一起来的。”市委书记彭天出席了会议。他们认为,彭天是谣言的制造者、挑起群众斗群众的煽动者,把他赶下了主席台。接着,在学生们的“打倒镇压学生运动的侩子手彭天”的口号声中,他灰溜溜地退出了会场。

无独有偶,当天下午,在省委和西北局的策划下,西安市的保守派们也在市体育场召开大会,成立所谓的“西安市红卫兵司令部”,斗争矛头对准革命造反派。这充分暴露了省委和西北局阳奉阴违、口是心非的卑劣伎俩。

9月19日晚,造反派中有人发现17日的《陕西日报》刊登的一篇文章中竟然出现了“我们永远作毛主席的好战士、好学生、好教师”的语句。这个消息迅速传遍了各大专院校,广大师生无不为他们屡犯侮辱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原则性错误而愤怒,是可忍孰不可忍。各大专院校迅速走上街头游行示威,特意从陕西日报社门前路过,不断高呼“强烈抗议陕西日报社对伟大领袖毛主席的侮辱!”“坚决揪出侮辱毛主席的黑帮分子!”“谁反对毛主席就砸烂他的狗头!”陕西日报社自知闯了大祸,罪不可恕,紧闭大门,没有人敢出来为自己辩护。

第二天上午,我们学校推选革命委员会领导班子。反对派“临委会”为使他们的组织成为唯一领导学校文化革命的机构,倾巢出动,百般阻挠,想阻止学校文化革命委员会的成立。但是,他们毕竟人少,闹腾半天也无济于事。下午,西安市的造反派和西北局、陕西省委针锋相对,在市体育场召开大会,成立“西安市毛泽东主义红卫兵司令部”,有190多个单位的红卫兵参加。我校也组织红卫兵参加了,回到学校时,广播站播出一个“紧急号外”,内容如下:

紧急号外

经过几万革命群众长期的艰苦斗争,通过9月21日14点零7分到22日凌晨5点35分与刘兰涛、肖纯的辩论斗争,迫使西北局、陕西省委召开紧急会议决定,令镇压群众运动、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侩子手—西安工业学院党委书记兼院长郭韫停职反省,已请示党中央,周总理立即同意。

这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这充分证明了,革命的真理在我们革命群众手里。我们的革命大方向始终是正确的。我们要牢记毛主席的教导“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西安工业学院无产阶级革命造反队 1966年9月22日

西安文革狂潮系列(一)返校见闻(二)陕西日报社前静坐(三)市儿童剧院的武斗(四)省委门前静坐绝食

西安文革狂潮(五) 二维码相关阅读
关于西安红卫兵组织的口述记忆
我为什么要研究文革
2011年与文革有关的十件事
王冷之死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