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450期]一锅粥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2年12月11日。1981年的今天,中国首次举办托福考试,当时只有数十人参加,到2011年这个数字就变成了16万,据新闻报道2012年考试人数会增加30%,考生越来越低龄,初中生越来越多,可见这30年间催生了多么巨大的英语教育市场。明年我也去考托福去。

[1]去抓玛雅人吧

按照玛雅人的历法,还有不到10天就世界末日了,然而延安黄龙县却有7个人因为传播末日将临被抓了起来。《西安晚报》这篇语焉不详的稿子是这么写的:这7个人在公交车上发放世界末日将要到来的传单,村民韩保龙“平常爱上网读报”,知道这个预言没什么科学依据,就报了警,于是这7个人因散布谣言就被抓起来了。

之所以说这篇新闻语言不详,是因为这7个人已经把“末日”上升到了传单的高度,根据从小培养起来的政治经验,传单这个词很重要,印成传单必然是有所求的,也就是说“末日”只是个引子,因为末日将来所以要怎么样,这才是重点,可惜的是新闻将这个重要因素省略掉了。

投票
大秦网的投票 不要低估人们的智商

大秦网友“冰冰兰”推论,那7个人应该是所谓“全能神”(1446期之6)的教徒,据她称这个教四处散播末日言论,奔走传教,她们村就有好多信徒,经常聚会。如果她没说错,这就涉及到邪教的问题。“全能神”教在国内是邪教,也被基督各教派定为邪教,最高法规定制作传播邪教传单等宣传品依照刑法以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定罪处罚。但是很明显罪名与新闻不符。

所以还是得回到老问题上,倘若这7个人只是为了传播而传播,那么谁都晓得,这是他们的言论自由。如果连这也要被抓起来的话,那么按照这个逻辑,延安警方应该穿越时空去将谣言源头——玛雅人抓起来才对,最不济,也得把电影《2012》的主创都引渡过来,一人治个散播谣言罪才能让人安心啊。

[2]黄帝陵的树

有时候象征意义意味着一切。比如同样是砍树,西安路边砍了那么多大树(1227期之71401期之51449期之5对话175期),《华商报》写了个稿子还要藏着掖着(1426期之本周事件),黄帝陵几棵树被砍就引起了高度重视,当地成立调查组,新华网记者专门赶赴黄陵实地调查,结果发现在黄帝陵核心区和缓冲区之外地段,有13棵一般小柏树遭砍伐,黄帝陵景区并无一棵古柏出事,并不是网上说的“千年古柏遭窃”。

管理学上有句话叫:位置决定一切。这句话用在砍树这件事上也能讲得通。

[3]倒数第七

关于西安的空气质量,大西安地区最有影响力的《华商报》终于说了句实话:据环保部的报告显示,2012年上半年西安PM10平均浓度值超标,质量在全国113个重点城市中列倒数第七。市环保局表示,空气质量不高50%是因为扬尘污染、汽车尾气、锅炉燃煤等烟气。

这个排名普遍被网友认为很靠谱,市环保局这次忽悠不成功,毕竟现在哪个城市车不多,网友们还觉得80%的原因是基建、是大树被砍了。可以预见的是砍树这事肯定是不可逆的,当整个城市最大的官员——市委书记心系城市交通的时候,缓堵保畅就是目前最大的任务,见佛杀佛,见树砍树。所以《华商报》虽然头版关注大树被砍,却怂到不敢发布到网上。

[4]一锅粥

12月11日中午11点半左右,@任冠金投稿说:“在高新现代旺座城,这群城管就是这样对待一个小商贩的,还是老人,将一锅滚烫的稀饭倒在老人的身上…”这条微博被广泛转载,以至于官方非常紧张,下午四点多,人民网发出澄清新闻:西安市城管执法局高新分局二大队李队长承认确实发生了争执,但在事发前,他们就已对商贩进行了劝告,劝告无果才将商贩三轮车暂扣,过程中,盛放稀饭的大桶不慎发生倾倒,倒在商贩身上。

城管

晚上23点左右,@西安高新发布官方说明,详细解释了暂扣过程中稀饭是如何倒在商贩身上的,每一个动作都分解得好像慢镜头,并强调城管没有和商贩发生肢体接触,也不存在暴力打砸行为。如果老人能上网提供他的说法,这事基本就不需要媒体什么事儿了,路人目击、三方说法,非常全面,比国内某些媒体客观中立的多,当然真相也会更加的罗生门。

无论是【西安e报】中还是普通人的心中,城管是比警察还黑的存在。为了扭转城管的形象,各地曾使出过十八般招数,打亲情牌说城管儿子被歧视的,打形象牌整出女性城管执法人员的…都没用,比起城管,比起国家执法人员,商贩天然是弱者,而人们则天然同情弱者。

关于这件事,我不知道该怎么评论,因为根据另一些在现场的网友的回复,稀饭是老人自己弄的,他长期占道,乱丢垃圾,骂环卫工。可见老人也并非完全无辜,这里有性格原因,也有生存环境恶劣的原因。而最让人悲伤的是,这件事以后还会以各种形式出现,映衬得我们好像喷子一样,喷完这件继续重整旗鼓等待下一次的发生。

[5]早市不见了

12月10号早上,明德门附近的居民去买菜发现已经用了2年多的蔬菜早市一夜之间就消失了,被搬到了一站路外的便民市场,长延堡街办环卫站表示搬迁是为了照顾便民市场生意,也方便明德路市容管理,摊位费没有增加。尽管如此,不少本该随着早市搬走的摊贩却在市场外的非机动车道上摆摊,他们说一来习惯了,二来这边人气旺。

其实明德门的居民已经很幸运了,经开区凤城二路到凤城十二路的居民比他们悲催多了,今年6月凤吉路早市被停业,上万人买根葱都得跑三站路(1261期之4)。前阵子《华商报》哀悼朱雀蔬菜批发市场即将搬迁时统计,整个西安市只有6个大型菜市场,而且都远离城区(1435期之4),可是城区居民对蔬菜的需求又非常大,这就意味着小型方便快捷的蔬菜早市才是王道,政府主办引导的群众厨房走的就是这个路子。

回到明德门早市的消失这件事上,街办的回应提到了摊位费,如果你知道西安一个街道早市一年收取的各项费用最高能超过110万,还不开发票(1296期之8),那么你也会像我一样怀疑长延堡街办关于搬迁原因的说辞,实在是太没有说服力了。

[6]请走正常程序

自从西安郭先生举报涉赌游戏厅险些被活埋(1447期之本周话题1449期之3)之后,西安警方对这方面就特别敏感。12月11日,有匿名人士投稿称:“莲湖区西北三路原中国建设银行地下室开设了一个大规模的赌博厅,并且戒备森严。地下室大约90个平方,里面设有动物乐园、梭哈以及跑得快等等。进出人员一般都是女性,不排除有其他非法场所。”

这条微博被网警要求删除,理由是此处只不过是一个“招待所”,不是赌场。既然不过是个招待所,为毛不能光明正大地辟谣呢?你看,这才是正常人的想法,所以也别怪举报人匿名。

[7]吸毒毁一生

比赌博危害更大的应该是吸毒吧,最近纺织城警方端掉了一处位于居民点的吸毒窝点,这本是个寻常的警讯,然而亮点在于在核实身份信息时,民警惊奇地发现,昔日戒毒明星王强也位列吸毒人员之中。王强是西安市2007年的戒毒明星,他有多年吸毒史,当时他在小区自贴告示宣布戒毒,为还写日记自勉,随后的一年多时间里,他的每次尿检都显示戒毒成功了。没想到5年后,王强再次深陷毒品。看来毒品再次强硬地证实了“吸毒毁一生”的真理。

[8]奢侈品销量要降了

自从表哥杨达才因表扬名之后,官员们终于明白屁民们就算买不起奢侈品也能鉴定出来。认证信息为“杨永存,《西安晚报》驻榆林记者”的腾讯微博网友@黄河岸边人讲了一则冷笑话,真假不知,大家鉴赏一下:

一位资深摄影师曾给数任县委书记、县长搞专职摄影,近来突然接近他的人多了起来,都想通过他获取一些领导照片。他回家重新整理历年来的图库,发现一些领导身上的手表、皮带、手包、领带夹等名品数量和价值绝不亚于表哥、表叔们,他说自己突然有种莫名的后怕!

[9]业界良心

安康汉阴县涧池中学与涧池镇之间隔着一条月河,学生上学、老师上班都得经过涧池大桥,但绕行大桥需要花两个小时,于是有村民用大小不一的石块垒成小桥搭了一座“便民桥”,过一次收两毛钱。《第一新闻》计算了一下,搭桥的人一个月下来能赚5000元,《第一新闻》认为这是不道德的,而且桥也不安全。

应该承认这桥确实不安全,但搭桥的人付出了时间、精力,收费本就天经地义,比起全国各地随处撒落的收费站,两毛钱简直是桥梁界的良心了。

[10]隐士记录片

e报里提过很多次终南山隐士,这条送上美国导演、佛教徒Edward A. Burger拍摄的纪录片《共坐白云中》,影片记录了在终南山上隐居修行的佛教师徒们的生活。

四周年了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354期]请领导下岗吧
[西安e报:719期]恭喜恭喜恭喜您
[西安e报:1084期]1Q84
对话(149):三字经

Published by

4 Replies to “[西安e报:1450期]一锅粥

  1. 实在是可笑的令人作呕,姑且不论你这"117个大中城市倒数第七"的准确性,就您这"工地和砍树"是PM2.5罪魁祸首就令人笑掉大牙,中国哪个大城市不是"大工地"?砍几棵树PM2.5就高了?没看树之前咱们至少倒数第八!西安灰大是由于气候和地理,冬季供暖和尾气排放等综合原因造成的。但今年我们的蓝天白云明显增多。上半年数据包括供暖期。如果下半年数据西安还在倒数十位我愿意和您对赌裸奔!一帮子不学无术之徒!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