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改不妨从大学开始

原文首发于《谌洪果的BLOG》,作者为西北政法大学副教授“谌洪果”,作者曾撰文《别忘了你心中的那只老虎》。】

读书会事件(1431期之11432期之21433期之本周图片关于读书会风波致我的学生读书会被禁风波始末及申辩身体力行的公民行动力)过后一周,我很幸运地邀请到笑蜀老师到我的法律人文通识课上授课。这门选修课名称叫《法律与文学》,没有统一大纲,课堂内容自主安排,每年选修人数都在增加。本学期有超过600名学生选了这门课,因为人太多,我也不大想重复授课,所以便削减为300多人的一个课堂。除了自己尽心尽力给学生上好课,只要有合适的机会,我还会请一些有分量的学者校友到我的课堂互动交流,这几年来秦晖、茅于轼、吴思、张千帆、贺卫方、杨海鹏、笑蜀等都先后到过我的课堂,让学生喜出望外。我认为这是非常有益和值得肯定的教学活动。

事实证明,笑蜀老师的这次授课非常成功,他讲了一个多小时,和学生互动又是一个小时。笑蜀老师温和理性,学养丰富,学生受益良多,完全体现了稳定和谐精神。兹引用现场旁听过的一名外校学生和两名《华商报》记者的感受为证:

  • @昔时追风少年:“今晚去政法听笑蜀先生的讲座,其观点和意见,自不待言,除个别保留外,深以为然。作为一外校学生,对政法讲座讨论提问的热烈程度印象尤深,一些学生的问题也很有水准,大学三年听的讲座并不多,今晚讲座,当列为最好的之一,没有学术官僚的干扰,充满自由的气息,感谢谌洪果老师!”
  • @马九器:“听完笑蜀讲座,深刻感到理性、克制、非暴力等文明价值贯穿他讲座全程,这样的学术只会促进和谐;另外,对高校行政部门外行干涉学术的粗暴行径,舆论应当更加严厉的予以批评,他们的行为正是去行政化改革的原因所在。”
  • @江雪_故乡:“笑蜀讲座,秉持他一贯的温和立场,呼唤公民社会,谈及915事件中公共理性缺失的伤害,公民如何通过参与公共生活发展公共理性等。这也非常符合谌老师倡导公民自治与合作的本义,本人很受启发。谌老师在教学上的用心让人感动。希望母校个别师长摒弃‘唯稳’思维,保护大学求知氛围!”

但大家不知道,当天上午我将笑蜀讲座信息发在微博后,中午又接到一位院领导的电话,他转告说,教务处的某些领导认为教师外请人员授课,需要批准,晚上的讲座不能进行。我明确予以拒绝,并表态说,在《大学读书会被禁事件中的学术与政治》一文中我已经对大学学术底线和我的学术立场阐释得如此清楚的情况下,如果这次再无端遭禁,我将毫不犹豫辞职。我之所以眷恋于此,最主要是因为我对西北政法大学有深厚感情,我喜欢和学生在一起,我热爱教书育人。但如果我的正常教学学术活动一而再再而三遭到侮辱,再呆下去没有任何意义。

好在下午直到晚上上课开始,都再没有接到禁止通告,一切都很顺利进行,我感到很欣慰。在读书会事件一周过后,我很感谢陕西省有关部门对这次教学活动的宽容和善意,也感谢他们对我围绕学术所做的事情终于有所理解,所以这次并没有干预。按道理这次学校某些人应该没有听命而行的借口了吧?可遗憾的是,西北政法教务处某些官员再次主动作恶,试图阻挠,侵犯教师课堂教学自主权,破坏正常教学秩序。这是我义愤的真正原因。就像上次读书会,即使上面要求不搞,但没要求校方威胁打压学生吧?这次没有禁令,怎么还是有人要千方百计想要把事情搅黄呢?想到陈有西当时来政法遭到阻碍的事情,这真的是分裂的大学。

毫无疑问,阻挠正常的学术活动,干预教师的课堂教学自主权,这就是典型的作恶。大学教师结合课堂需要,探索教学形式多样化,请人共同授课,活跃氛围,让学生开阔视野,乃正常教学活动。课堂上只要遵循理性约束,保持学术中立,不进行政治煽动,允许学生自由批判,就是很好的教学探索。教务处作为服务机构,哪有资格指手画脚?记得我当年在北大上 强世功教授的课,他就分别请过邓正来、朱苏力等到课堂上授课。这不很好吗?何错之有?

有人说,教务处是不是也有相关规定需要遵守?首先根本就没有明确的禁止性规定,其次,即使有规定,这样的规定也完全是荒唐的。这里澄清一个误解:大学老师根据课堂需要请人共同授课,与因为有事等原因让人代为授课,性质完全不同。前者是有益的教学探索活动,只需遵循基本学术伦理即可;后者则有违正常教学秩序,需要向教务处说明或备案。

而大学也应该创造兼容并包的校园氛围。学校官方的讲座学术活动,花大钱及各种资源,不用申请畅通无阻,我对此持非常支持欢迎、乐观其成的态度,只要能有益于学生开阔视野。可是,高校教师个体和学生社团请人免费讲座交流,做各种好事善事,不花学校一分钱,却大都阻力重重,尤其学生社团的活动,经常受到团委宣传部门的压制刁难,苦不堪言。这么多年来,学生到我这里诉苦哭泣者,所在多有。

笑蜀
笑蜀(via:严伟民)

感谢笑蜀老师带病为我的学生无偿地奉献了这场学术思想的大餐。笑蜀的理性立场经常两头不讨好,极左极右都不满意。在讲座中,笑蜀也就药家鑫案件中公众在张显的煽动下的非理性情绪表达了认真严肃的批评。我认为这是诚恳负责的态度。笑蜀这次在西北政法大学我的课堂的公开言说,最有象征意义的是,在目前他还处于禁言的情况下,他对自己的公民社会的个体立场,终于有机会作了一次系统的、理性的、较为全面深入的学术化阐释,以让更多人明白他的底线和坚持,以及他的思考和忧虑。这正是大学这个精神自由的地方最应该提供的平台,是大学最值得去做的利国利民的事情。无论赞同或反对,我相信笑蜀先生都非常愿意在一种学理化的、理性商谈的基础上进行沟通。公共领域和公民社会的建设,需要从每个人自身做起。

由此想起大学自由与民族复兴的关系。我很喜欢韦伯。韦伯是个彻底的自由主义者,也是个坚定的民族主义者。他所希望看到的是建立在个人自由、个性发展、精神高贵基础之上的政治成熟的德意志民族。今早我又顺便翻阅了《韦伯论大学》一书,围绕当时世纪之交德国大学体制发生的重大深刻变化,韦伯从学术体制和学术自由角度,对德国教育的未来进行了深邃思考。这么多年来,我对中国高校之弊有切身之痛,由此倒觉得,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不妨从大学开始,整治高校腐败,去行政化,理顺学术与政治关系。这是代价最小的改革,又能满足社会各方对教育殷切期待,激活民族精神。教育是民族复兴的希望所在。

只要大学真正实现学术自治、自主和自由,那么中国的社会和谐和民族复兴的大业,将自然来临。


笑蜀在西北政法的讲座

政改不妨从大学开始 二维码相关阅读
公民无小事
扔鞋是一次自由的表达
学生有逃课的自由
伦理早已被政治湮没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