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带的往事

原文首发于《Inning In Chaos》,感谢作者“lifishake”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打一仗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1. 88年出生的同事小新说,除了学校卖的听力带,她从来没买过任何一盘磁带。甚至也没有过一部放录音带的walkman。
  2. 8岁之前家里没有录音机,准确的说应该连磁带单放机都没有。大姨家有一个单卡录音机,是以给哥哥姐姐们学习用的名义买的。87年骨折在大姨家修养的时候,大表姐放学回来总是会打开录音机让我听一会儿。曲目大概是让世界充满爱、恼人的秋风、橄榄树、夏天的浪花之类。后来才知道,那不是为了让我放松心情,而是在炫耀。你说你20岁的人了,跟一个不到7周岁的小屁孩儿显摆个什么劲啊!
  3. 88年,俺娘是供应股股长。温州一个跑销售的小资叔叔(音,不知此人究竟姓支还是訾,反正大连话里都是资。)送给俺娘和当时的厂长猴子大大一家一台双卡录音机。之后的那个周末,正好赶上大姨家的两个表哥过来玩,老爹给了他俩10块钱。他俩带着我在千山路跟苍山路路口的那家音像店买了全家的第一盘磁带《荷东》。8岁的小屁孩也跟着俩半大小子唱“杀了你喂狗”(《Shy like an angle》)。
  4. 某个时期,经常坐老娘厂子的班车。司机凤喜叔叔有盘十分钟爱的录音带,总在车上放。我要带回家翻录一盘,老娘坚决不允。那盘磁带的名字是《铁窗泪》。
  5. 家里的录音机跟电视机相隔甚远。所以委托小旭帮我录《变形金刚》片头曲,他家有麦克。若干天之后,小旭把录好的磁带交给了我。一听之下,差点气歪了鼻子——20秒之后,全是小旭自己哼哼的。
  6. 89年暑假的时候,挑唆表妹拆了姑父一盘翻录的录音带,在奶奶家的院子里结蜘蛛网。表面上是因为不知道录音带不是那么玩的,实际上是因为不爱听《粉红色的回忆》。
  7. 93年春天。老娘去上海出差,给俺捎了一个盼望已久的单放机回来。虽然是山寨版的,而且除了单放没别的功能,但我仍旧很高兴。只是老娘随机买的录音带就不怎么样了。蔡国庆先生不愧为师奶杀手,老娘买了他的那张专辑只因为曾经听过《北京的桥》。那张专辑听得我是浑身发抖,但也不是一首好歌没有。《望春》这首歌就不错,尤其喜欢跟蔡国庆对唱的那个女声……
  8. 94年,初中教室的窗台下有个小音像店。老板挺有品味的,在跟风放了几个月《小芳》、《涛声依旧》、《花心》后,毅然转为高雅的萨克斯。肯尼基的《回家》,一听就是一年多,以至于现在一听萨克斯独奏仍然有想打人的冲动。
  9. 95年下半年,班里来了个叫老丛的转校生。这家伙是个摇滚乐爱好者。他带着月月鸟和老韩在96年的新年晚会上唱了一首《垃圾场》。后来有几个月坐同桌,几次跟他借《摇滚乐中国势力》未果,一气之下跑到兴工街的书城去买了一盘回来。这也是我买的第一盘录音带。从此一头栽进摇滚这个深坑。
  10. 97年十一的时候,班里为了开运动会统一买了帽子。紧接着初中同学老韩所在的学校也要开运动会过来借帽子。小李子和高干为了鼓励大家把帽子贡献出来,想出了凡借帽子者可以参与一次中国VS伊朗的竞猜。猜中者奖励一盘磁带。唯一的中奖者就是我。虽然得到了一盘《佤族》的专辑,但“叛徒”的称号跟随了我好几个月。只不过因为这张专辑的封面的几个人头发更长一点儿而已,我错过了另外一张十分经典的首专。比起汪峰,我更喜欢鲍家街43号。而那张叫《战士》的专辑,网上目前完全没有资源。
  11. 98年底,Rock、小崔、Basarass和穆这四个家伙为了排练新年晚会上的舞蹈,要我赞助买了一盘Steps的《Step One》的专辑。她们后来跳的是这个乐队最出名的一首《5678》。但是这盘可怜的磁带只在我手里待了短短3天就消失在她们其中一个人的手中了。
  12. 99年。在大学买了最后一盘磁带,杭天&乐队的《我的心是油炸的蚕豆》。很难听。以这样一盘磁带作为买带生涯的终结,很怂。
  13. 99年。寝室里有了自己的第一台PC。也知道了mp3这种东东。2000年委托帮老师管机房的云恒同学帮我下几首歌回来听。云恒同学用8张软盘分4次给我拷回了王菲整张的《寓言》。从此迷恋上下载,再没有买过一盘磁带。

磁带

《磁带记忆》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写过的那些情歌
谁的民谣在路上
生活就是一场Live
如果音乐能让你出离六道轮回之苦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