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京华烟云》:彼时的中国

原文首发于《凿开尽头后的海阔天空》,感谢作者“花满楼”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关于卡拉OK这件事》】

林语堂先生的《京华烟云》,终于翻到了最后一页。我长长的呼出一口气,闭着眼睛就能想到那时风起云涌的中国。那个时候,中国这个大家庭,第一次被外人砸开了门窗,无论情愿还是不情愿,商人、传教士、军火商、当然还有一肚子鬼胎的政客,纷至沓来。那些在之前看似牢不可破的家庭观念,社会礼节,摧枯拉朽般的支离破碎。

在这期间,每一个小人物的悲欢离合,都发散出一种温暖人心的光芒。当你读完这本书,你会觉得,传统之中国,有那么多令人向往且可爱的地方。而中国人,又在这苦难之下透露着怎样的坚强。

现在这社会,最流行的价值观,理念当然都是西化的。我们崇尚西方人在”格物致知”方面的造诣,那些金发碧眼的样人们,脑中究竟有着怎样的永动机,推动他们将宇宙间的万事万物不断拆解,分析。他们甚至连人心都不放过,开始用仪器工具敲敲打打,去研究人的梦境心理。他们会将“快乐”解释为是一种叫做多巴胺的物质,将自制力与血糖浓度挂上钩儿,他们喜欢井井有条,钉是钉卯是卯,他们甚至会将自己所办的事情,列成一个单子,然后每完成一个就打一个对号~!(GTD)。

现在大多数年轻人,都在孜孜不倦的吸收着外来的这样的一种文化吧。上次在BOOK CLUB里面和美国人德国人就讨论这个心理学,强调逻辑的他们当然很愿意理性的分析人的行为和动机,但我后来就说似乎这样子做,只是把人作为一种生物来看待。这话一落,似乎撂下了一个深水炸弹,有降低心理学地位之嫌。德国人和英国人给我解释说,心理学是研究人性的,不仅适用于我们,也适用于中国人。所以对于这样无关乎国别的科学怎么样你也得说点儿好话来听不是?然后我便偃旗息鼓了,但内心仍然是不服的。因为我总觉得这方面吧,总得留有某些余地和糊涂。我很喜欢老子的“道可道,非常道”,主宰这个宇宙运行的永恒之法则是讲不出来的。无为而治,让某种状态,沿着最自然的轨迹自然发生,在我们头顶之上,有一种超越于个体的法则或者规律。这种学说和思想,并不是宗教,也不是科学,但却以一种奇光异彩吸引着我。相比于近乎于照片的写实的油画,我更喜欢山水画。细节消失在朦胧下,雾气月色,看的越久仿佛就从这纸张里面活泛出来了。而我看那个姓蒙娜的村姑,我就不明白这傻姑娘乐呵个啥劲儿。

京华烟云

所以我是推崇中国文化的,可惜我没有辜鸿铭的水平,要是那位老爷子当时在场,肯定三分钟之内把所有人说的俯首帖耳。说来可笑,守旧这样的事,在现在已经成为“离经叛道”的举动了。大家都在眼望西方,却忘记旧时的中国,姑娘家会懂得那么多的东西,家庭的长幼主次,各种称谓,都是必须熟记于心的,打一眼过去,就知道家庭里各个成员的远近亲疏,她们会用最妥帖的话,来点缀自己,衬托她人。她们重视贞洁,重视家庭,勤奋,且心灵手巧。当然,我后面还有很多没写出来的东西,之所以写到这儿,是因为感觉身边隐约出现了一个女权主义者,叉着腰指着我的鼻子就开始大喊:”你个王八蛋负心汉!就TM喜欢压榨我们妇女是不是?!“所以我还是不说了吧,我并不是在这里指摘现代女性,而是说哪怕从为人的角度来说,懂得那些女红刺绣,有着那样的蕙质兰心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啊。当然那个社会对男人的要求宽松了好多,哪有现在的男人这么苦逼?为了得到哪怕仅仅一个(看见没?仅仅一个!)可以和自己发生合法性生活的女人,不少人都是使出浑身解数,看家的本领。要是上到个相亲节目,还他妈的让大老爷们儿才艺展示!听见没?!才!艺!展!示!

把彼时的中国和如今的做这么一个对比,就发现了好多有趣的现象,可以算是天道逆转了。不过社会注定是要向着多元化,包容的方向发展的。那个拥有着单一的,稳定的价值观的社会固然平静美好,但却犹如一潭深湖,少了海阔天空的景色。所以,如果让我选择,我还是宁愿呆在这个女孩可以大大方方搂着男人的肩膀说姐今天心情不错让姐来香一个的女权社会里好了。

只是中国的道家文化,我是忘不了的,另外还有园林艺术、亭台楼榭、南北饮食、陶瓷茶具、书法绘画,诗词歌赋。这些内容,《京华烟云》里无不涉及,同时你还能看到一个那么可爱美好的北京城。它可真的称得上是一扇让西方人了解中国的窗户,一座横跨东西方的桥梁。林语堂在《我的话》里曾写道:两脚踏东西文化,一心评宇宙文章。于我来说,此生便向林先生看齐,足矣。

《读《京华烟云》:彼时的中国》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揣着图书馆出门
《游园惊梦》唱词之美
像索尔贝娄那样理解女人
《小团圆》不是一个热情的故事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