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需要禁止枪支吗?

原文首发于《以阅众甫》,感谢作者“以阅众甫”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酒桌文化》。】

12月15日,美国康涅狄格州newton小学发生枪击案(网易新闻专题),20名一年级学生、6名成人被枪击死亡,凶手自杀。更为凄惶的一幕是学生家长等在外面接自己的孩子,然后一个个小孩走出来,门口的家长越来越少,最后就剩下那么几十个家长就越等越悲伤了。

前些天,河南光山也发生了持刀砍死22名学生的事情,官方的新闻就那么一两条,然后就迅速的隐匿了,再也没有一个媒体正面的提到这件惨案。而央视每天都是美国枪击案,和各种的专家和被采访的人对于美国枪支管理的批评,随后引发的问题是因为美国的选举政治造成了美国的枪支管理混乱。越说越远,连对死者的关心都没有了,难道河南的那些孩子家长没有在门口等着孩子出来吗?他们是怎样看着一个个小孩走出来,而没有看到自己家的孩子跑过来拉住自己的手一起走回家。可是我们现在仍然朦朦胧胧的,不知道凶手叫什么,不知道是为什么,不知道后面会怎么样。更没有看见那位领导人走出来演讲,也没有看到为死者降下的半旗。是啊,等着降半旗真的有些奢望了,如果回想一下2010年的那一连串持刀砍人的惨案(493期之1499期之1498期之5506期之全文),不知道一年要降旗多少次!

不知道央视为什么要关心美国的枪支管制,但是如果顺着这个逻辑,中国更应加强菜刀管制!也许央视会说我们已经加强了菜刀管制,买菜刀在许多地方是要实名制,乃至很多家庭都无法买到菜刀做饭了。同样顺着那些支持仿照美国民众应持有武器权利入宪的爱好者的想法,中国真的应该菜刀入宪啊。

当然,这只是对于这些无聊报道的玩笑话,至于为什么要把这场讨论最终归结为美国选举政治造成美国枪支管理的混乱,不能说是别有用心,最起码是缺乏对于美国的基础了解。

首先不是美国某个党要鼓励持枪或是不愿意管制枪支,美国政党政治和他们的代议制结构注定了他们所要代表的是选民的意见。因此这个根源在于美国民众本身对于枪支问题的态度是暧昧不清的,他们不愿意政府贬损宪法规定的民众持有武器权利,另一方面又对枪击惨案于心不忍。所以,就像美国总统选举一样,美国自建国以来始终是个极端分裂的国家,在自由与保守之间互相博弈,也正是这样不断在这两者之间互相平衡造成美国一直未能走向自由或是保守的另一个极端。

虽然,我们承认有军火商在期间的游说,但是要知道美国关于政党吸纳政治捐献是有严格限制,政党的各种资金必须在联邦的监控和审计监督下,单笔捐助是不能超过特定的数额,即使对于间接的选举支持数额或者软文广告也有明确的限制,不得突出特定的候选人和政党名称乃至于其提出的明确的政治口号。所以,这种游说的力量受到了法律和理性选民手中选票的限制。

而为什么美国要在宪法里规定这样一种允许民众持有武器的权利呢?这里面有着很长的历史需要被了解。

首先,北美土地上的这些建立美国的那帮人,最初是从英国来到这里的,还有许多是从其他国家被奴役而来或是被迫害来到这里。这些人大多数都是英国的清教徒,因为宗教问题受到迫害而逃离英国,还有一些因为政治迫害被流放到北美。这些人正是没有权利已经在政治上没有政治声音的而被迫害,因此他们一开始就希望于通过公约的形式来保障自己的权利,比如著名的《五月花公约》。尽管如此,在殖民地历史上仍出现了一些宗教迫害事件和弱势个体的被侵害。

这样一群人仍然在北美感到被压迫,英国对于北美政府的横征暴敛,但是他们始终没有在议会的代表维护自己的权益。为此,出现了著名的波士顿倾茶案等反抗活动,之后随即造成了英国政府的镇压。而有名的“无代表不纳税”也就是在这个时期出现的。

枪击案

枪击案现场

正是因为没有代表有没有武器,殖民地民众遭到了严厉的镇压和控制,于是这些一开始就希望自由幸福生活的人才召集大陆会议,组织自己的武装力量对抗英国,并最终走向独立。

而在这样的反抗过程中绝大多数的建国先贤和民众坚信,没有武器捍卫自己的最终权利,终究会被强权所奴役。因此,美国人对于公权力的态度就像是对待上帝一样,不是因为服从和信仰,而是出于畏惧。他们担心终究有一天这个政府可能会变坏,会伤害自己,他们时刻要抓紧捍卫自己最终权利的权利,这就是反抗的权利,持有武器的权利。

大家想想看,美国的宪法制定、修订有多么严苛的限制,需要国会的通过,需要所有加盟州的全民公投认可,而且是极为严格的绝对多数表决。但是在那个时代这个宪法通过了,民众持有武器的权利就被写进了宪法。所以民众持有枪支,这是被宪法承认乃至后来美国最高法院多次肯定的事情,美国的选举政治和政党能够改变吗?即使它是有害的,这个问题的根源是在于民众对于公权力从来没有放弃过的恐惧,而不是他们想要枪击惨案,比起那些偶然的惨案他们更为恐惧的是大规模的奴役!

所以,美国的枪支是禁止不了的,而且美国人别说禁止,就是管制也不能达成多数一致,在枪支管理上摇摆混乱的根源在于,美国人有各种各样的人有不同的需要。同样有各种不同的民众自发形成的社会团体的支持或是抗议。共和党和民主党也是莫衷一是,怎么管制?

那么我们说说这是美国选举政治的错误吗?即使现在的民主党政府支持枪支管制,即使共和党所取得众议院多数支持他们的这个宪法修正案,但是我认为这个法案仍然不会被通过。美国的宪法修改是需要国会和各州公投均达到五分之四的多数,以现在美国民众对于枪支的态度,就建国到现在而言,支持枪支管制的选民不会增加多少,所以铁定不会在所有的五十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或者通过。

美国不是中国,可是中国连刀具都禁止不了,有什么资格去评议美国的选举政治呢?难道河南和之前的很多的类似惨案不是因为一把菜刀吗?所以,每次出现惨案之后美国媒体和中国媒体出现了不同的声音:美国媒体关注的是死了多少人,凶手为什么会杀人,安保制度怎么了?是不是凶手有心理问题,社会民众的心理健康被忽视了?

而中国呢,一天到头都是枪支、枪支还是枪支!这种报道是极为缺乏对人的关怀的,也没有对于社会公共安全的关心,引导讨论结果的无非是美国的选举政治的不好!那我们是否能够提供一种更好的选举制度,允许民众禁止刀具呢?

在中国,治安管理处罚法是禁止持有、销售、走私管制刀具的,但是实际管理中仍然存在大量的管制刀具,甚至枪击,而且在中国因为这类武器出现的惨案并不比美国少,远不说当年的“建国门枪击案”,就是2010年一连串的持刀看砍人惨案就数量惊人。而且还有一些隐匿在新闻审查制度下。

同样,中国复杂的民族问题,允许少数民族依照习俗持有管制刀具,但是这种政策的执行实际上是对于汉族的逆向歧视,更有甚者,在非少数民族聚居区域大量的管制刀具在市场上销售。去各地的火车站、汽车站附近看看,这是常见的事情,而且少数民族人士在汉族聚居区公开兜售管制刀具,官方视而不见。这种态度是对于社会公共安全的重视吗?而央视对此视而不见,这些都符合央视一贯的舆论立场吗?

所以,枪支、刀具并不是社会治安混乱的根本原因,禁止了他们未必能够保证它们不会流通和使用。就像禁毒一样,现在的伊朗、朝鲜、阿富汗、缅甸、泰国、中国那个不是明确禁止毒品的国家,但是毒品泛滥根本无法控制。而北欧的荷兰,毒品允许合法化,则现在实际是毒品的数量持续减少。这里面的问题就在于人本身就是有缺陷的,既然一些行为无法禁绝就要适度的放开,允许他们自己去犯错误,人说吃一堑长一智,民众自然会从痛苦中警觉出来,正如民主正是从不断的合法抗议和投票中训练出来的。

文明的幸福正是从文明的痛苦中走来,文明人正是在文明的阵痛里逐渐成熟。

《一周体坛回眸:十全十美》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愿所有死去的人入土为安
公民无小事
政治离理想还有多远
请还游行权于民

Published by

2 Replies to “美国需要禁止枪支吗?

  1. 显然不需要。中国政府一厢情愿,中国媒体胡乱宣传,真是没节操。

  2. 这个题目本身就是伪命题,美国就没有禁枪的议题,只有枪支管制。再说这和西安有关系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