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季

原文首发于《秋叶菲飛》,感谢作者“秋叶”的原创分享,曾分享《你那里现在几点钟?》】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生日是一年中比较重要的日子,虽然生日年年过。

首先,生日是母亲受难日,只有生过孩子的女人才知道生孩子的痛苦和辛苦,我们说母爱最伟大,一半源于此。我们这一代人出生时医疗条件相对比较落后,母亲生下我们要比现今年轻母亲生个孩子艰辛很多!想象的到古代女人生个孩子几乎等于去鬼门关走了一遭,不少产妇因此搭上性命。因此,生日提醒我们要记得感谢母亲赐予我们生命。

其次,如果把人的一生看成一棵树的成长话,生日就是树木那一圈一圈清晰的年轮,年轮的纹路提醒和昭示着我们的成长足迹。树的年轮并不是均衡排列的,年轮的核心和外围就是幼树和大树的时候,这两个阶段比较受重视,就好比人的孩童时期,几乎每一个生日都得到高度重视,我想没有哪个国家和地区的人不重视自己孩子的周岁生日吧?我有个朋友,孩子两岁前每个月给孩子拍张照。另一个很重视的生日就是十八岁生日,意味着孩子长大成人了。中国部份地区的人比较重视过三十六岁生日,大都要大摆筵席大肆庆祝,据说这是年轻时的一道坎,倒是南方没有这个习俗,南方讲究一个成年人如果上有双亲或者老人的话,自己的生日就不可以大摆筵席或者不能超过长辈寿宴的隆重,这一点我很欣赏。

从小到现在,每年最记得我生日的是我的妈妈。距离我生日还有七八天呢,妈妈就开始念叨了,到了生日那天,总是会煮些好吃的给我,比如焖一只鸡。印象中生日礼物倒并不是每年都有。

最难忘十八岁生日,记得那是个周末,十几个同学好朋友来为我庆祝,在我们家吃晚饭,爸爸妈妈提前精心准备了一桌子饭菜和很多零食,光是菜肴就有十几二十碟,要把两个饭桌拼起来才勉强摆下,坐的凳子不够,要去邻居家借,我们家小小的客厅一下子非常拥挤和热闹。饭菜上桌了,爸爸妈妈却不跟我们一起吃,说给我们一个完全没大人的轻松聚会,如果有他们在场,同学也许会很拘谨,于是爸妈在厨房简单吃了晚饭,就出去了。因为没有大人的监管,同学们很是自在,我们唱歌,做游戏,尽情地唱啊跳啊,一直到十一点,大家才恋恋不舍地告别。

生日

这些年离开家乡,与父母家人远隔千里,爸爸妈妈仍然会在生日前提醒我生日快到了,叮嘱我生日那天做点好吃的,有时候还特地寄些家乡特产来。

有一次家人来回三天,花在路途上就用了两天,只为了在我生日那天陪着我。也就是这一天,住在另一个城市的好朋友开车一个多小时,给我送来一大束我最爱的玫瑰百合,这个生日成了最感动的,当然也是最幸福的。

今年的生日过成了生日季。从九月初开始一直到十月底的现在,陆陆续续一直有同事和朋友为我过生日,送礼物给我。有的是按照我身份证上的生日日期祝福的,有的用阴历日期,有的居然细心翻出万年历,考究出我的阳历生日到底该是哪一天,这个,连我自己都不太清楚。加上工作单位组织的生日会,大大小小为我而设的生日聚餐居然不下十次了。

事实上我和家人习惯以农历生日为准,许是两个月里已经过了好多次生日的原因,这天已经不想特别庆祝了,好朋友在发出“你的生日过得真有意思,非生日时间过了好几次,真正生日不过了”的慨叹后,下午她再次手捧我最喜欢的玫瑰百合,和她那高大帅气的儿子出现在我的面前。也就是这一天,生病住院十天的大妹妹出院了,这是上天赐给我的最好生日礼物。

这个生日季终于有了个完美的结局。

《生日季》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父亲的心愿
父母俭朴一辈子
写给女儿18岁生日的信
那些让我内流满面的烂事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