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什库尔干之行

原文首发于《花间半壶酒》,感谢作者“时雨”的原创分享,曾分享《喀什噶尔好地方》】

塔什库尔干这个名字听上去感觉根本就不是中国的地名,反而有些像是中亚的地名,尤其像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的名字。作为喀什地区的塔什库尔干县(简称塔县),光听名字就足够西域了。

国人到喀什,经塔什库尔干的红旗拉甫几乎是必去行程了。我也未能免俗,一到喀什的帕米尔青年旅社便把第二天的行程安排了出来。这趟行程通常是两天,也有三天的行程,还有来回两周的骑行行程,更有像玄奘那样的徒步穿越行程,我依旧随大溜走两天往返行程。 去塔什库尔干可以包车前往,每天也有班车。去巴基斯坦也可以坐国际班车。

我贪图舒适选择包车前往,一行四人,与小鱼,冬熊、八戒一起,我则是浣熊-_-#。一路上,我们就熊猫究竟是猫还是熊、从分类学上讲小浣熊属于什么科等重大民生问题做出了卓有成效的讨论,讨论后取得了高度一致。此是闲言碎语,按下不表。

去红旗拉普需要不断地办边防证,首先在喀什办去塔什库尔干的边防证,然后在塔什库尔干办去红旗拉普的边防证。一大早在喀什武警支队的漂亮MM中尉那里办好边防证,便开始了向塔什库尔干的漫长车程。

塔什库尔干之行
这一路上并不顺利,也许是因为水利建设,导致中途某个地点塌方不断,往返行程中各被堵了一个小时无法动弹。但是,一旦通过此处。美景就接踵而至。

塔什库尔干之行
返程时经过此段更是大风起兮尘飞扬,苦不堪言。要知道右侧就是数十米的悬崖峭壁,推土机在把上坡上的滚落石块推落悬崖,一不小心就有翻覆丧命的风险。

塔什库尔干之行

塔什库尔干之行
走过盘山路,最先到达的是白沙湖,因远处的岸边的白沙而得名,据说白沙的成分是铂,禁止开发。

塔什库尔干之行
再继续走,翻过贡嘎尔雪山,就第一眼看到了冰川之父——慕士塔格峰,海拔7548米。常年处于云雾缭绕之中。

塔什库尔干之行
卡拉库里湖是远瞻慕士塔格的绝佳地点,即使是从喀什到塔什库尔干的班车到这里也要停车让游客欣赏一番,湖面没有倒影慕士塔格峰。这景色不就正对应了这句诗——“天高平野阔,月涌大江流”,虽然没有月亮,也不是大江,但平野辽阔。

塔什库尔干之行
此处回首一番,就能看到横贯于来时道路的贡嘎尔雪山,比起慕士塔格更是连绵不绝。

塔什库尔干之行

塔什库尔干之行

塔什库尔干之行
慕士塔格的魅力是无限的,数次停车拍照,如果“终南阴岭秀,积雪浮云端”不算的话,这是我第一次如此距离看到雪山。要不是十月已经很冷,同行的小八绝对是要到冰山脚下去一趟,尤其是回程时看到几个雪山上黑点向上攀登,我是无论都无此勇气的。对了,当年(现在也是)全国闻名的电影就是取景自我们此行的目的地塔什库尔干。

塔什库尔干之行
不可免俗,还是来到了国门红旗拉甫——中国最高的边防哨所,我是没有一丝国门情节的人,要么就直接出国嘛,游客抱界碑拍照算怎么回事?走过这里,便是巴基斯坦了,喀什每天有国际大巴从此经过,不过似乎是12月至5月会因为雪大关闭。

塔什库尔干之行

塔什库尔干之行
这里已经是帕米尔高原了,古代称为葱岭,当年玄奘法师就是从这里前往印度取经,乘车都如此艰难,高反严重,当年选择徒步(可以骑马)走此行程真是需要无比的意志。

塔什库尔干之行
红旗拉甫海拔五千余米,高中地理课告诉我们每上升100米气温下降0.6摄氏度,依此计算这里温度要比海平面低上三十摄氏度左右,也确实如此,到这里我把所有带的衣服都穿上了。这里在口岸开放时有边防武警驻守,真是不易,我到海拔五千余米时高原反应让我头晕眼花、举步维艰,还在如此海拔上留下一堆呕吐物,常年驻守真是不敢想象的事情。

塔什库尔干之行

塔什库尔干之行
夜宿塔什库尔干,修整一晚,趁着晨光到这里的石头城一睹风采,本来打算逃跑进入,可惜被发现并被无情地赶了出来。

塔什库尔干之行
旁边有阿拉尔草滩,一片金草滩,晨光铺上真是精彩。

塔什库尔干之行
初升的太阳、未落下的月亮、惯例的蓝天白云、巍峨的雪山、唐代的遗迹、金色的草滩、潺潺的溪流,这远不是照片和文字所能形容的美景。

对于此行的感受,不管允不允许我都要引用一下:

驾一叶之扁舟,举匏樽以相属。
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
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
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
知不可乎骤得,托遗响于悲风。

塔什库尔干之行 二维码相关阅读
访汉长安遗址
路过文峰塔
探访殷墟
袁公林的野心

Published by

1 Reply to “塔什库尔干之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