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幸福最近的地方

@ 十二月 24, 2012

原文首发于《长安阿眉的BLOG》,感谢作者“阿眉”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那些没有说出的话》】

如果相信星座的说法,那么会把逛菜市场当做人生乐趣的人里,居家型的巨蟹座应该占大多数。当然我这样说的原因之一是:我自己也是巨蟹座。

想当初陪母亲大人提篮打下手的时候,菜市场要好玩得多。红红绿绿的各色蔬菜,出口处有家现做鸡蛋卷的小摊,隔老远都能闻到扑鼻的香气,买上几块钱的,回家路上可以边走边先吃掉几根,算是提菜篮子的福利。还有名字颇为惊悚的所谓“活杀区”,大大的铁笼里有老母鸡、乌鸡,有时候还能看到肉鸽,指定一只,转一圈买好别的菜回来,摊主已经拔毛开膛拾掇得干干净净,鸡杂和黄澄澄的鸡油另外用小塑料袋分别装好。禽流感之后,菜市场的活杀区一去不返,买了好几年冰柜里的鸡翅鸡腿,想起当年揭开砂锅盖子鸡汤上那一汪黄油,不是不怀念的。

随着每年都要折腾至少一回的创卫市容市貌治理,买菜一度越来越不容易了。回想一下,近十年里,住家附近的菜市场已经三度拆迁搬家。干净漂亮的市容当然重要,但买个菜要让人跑出好几里地去大概也不合适。2010年,西安市政府开始推行“蔬菜早市”,也就是在人口密集区,避开交通要道,经选址批准后,早上六点到八点占用人行道的菜市场,节假日贴心地顺延一小时。大部分都是近郊菜农拉车进城卖菜,便宜且新鲜。至今全市已经陆续有了几十家这样的早市,两年下来,绝大部分市民托蔬菜早市的福,已经能在住家500米之内买到新鲜蔬菜。

西安早市

单位附近,就在城墙底下的顺城巷,就有这么一处蔬菜早市,好多同事习惯上班时顺便买好午餐甚至晚餐的菜,有时早餐也在早市解决,早市上有卖油条馅饼煎饼果子胡辣汤豆腐脑等等各色小吃,甚至偶尔还能看到日用小百货的影子。窄窄的巷子里人头攒动,走路都常常要侧身。全身套装的是上班捎带买菜的白领,最常见是家居打扮的主妇主男,因为一墙之隔的环城公园是晨练胜地,早市上最醒目的,就是晨练结束穿对襟练功服背着剑来买菜的大妈大爷,每回看到都会心里暗笑着想:敢情剑客大侠也得买菜吃饭啊。

8点钟,管理人员出现,开始督促大家收摊,随后环卫人员入场清扫。等下班走过这条巷子时,整条路安静清爽行人寥寥,如果不是手中提着的几样蔬菜,清晨的喧嚣热闹,简直像个幻觉。

记得有人说过,她但凡去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就会逛逛当地的菜市场,我其实没有这样的习惯,但几个月前去香港,住的地方正好在北角的春秧街,这条街是上了旅游指南的,香港也越来越少见了的旧式街市。于是每天出门走过的头几百米,眼中尽是捆扎得齐齐整整的小青菜,细细长长的紫茄子,各色海鲜干货,大水箱里的鱼活泼泼游来游去,听得到身边买菜的老人家和菜摊老板拿我一知半解的粤语买菜寒暄讨价还价…

这两千公里外的异乡街市,气氛其实和故乡的菜市场毫无二致,在菜市场边转悠边盘算菜单,要兼顾小孩子的营养和全家每人口味的心情也是不分地域的。站在鱼档前的我,忽然想起好多事,想起西安古城墙脚下的菜市场。无论在哪里、在何处,这充满人间烟火气息的菜市场,无疑是——就算巨蟹座的偏见好了——城市里离幸福最近的地方。

《一周体坛回眸:十全十美》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城中村农贸集市应该保留
一座渐失灵魂的城市
最温暖的记忆
二府庄的记忆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