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文革狂潮(十):从郑州到西安

本文系作者整理当年日记所成,首发于《田玉振的博客》,感谢作者“田玉振”的分享。作者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注:本文仅代表作者立场,不代表INXIAN同意此看法。】

8月15日,刘建勋和党言川、方复山、刘松盛一同离京返回郑州。一回到学校,党言川他们三人便串联同学筹备成立郑州大学文化革命联络委员会(简称郑大联委)。当天晚上,他们又组织召开赴京情况汇报大会。郑州市其它大中专院校的师生和各界群众几万人前来参加。刘建勋、文敏生、纪登奎等省委领导也到了会场。会议开始前,郑大文革的人强行要主持会议,郑大联委的同学不同意,双方发生争执,互相推推拉拉。最后,郑大联委的人把郑大文革的人轰下了台。会上,方复山、党言川、刘松盛介绍了北京红卫兵大串联、炮打司令部和高校的运动情况,气氛热烈,群情激昂。

第二天上午,郑大文革召开革命师生辩论会,会上称郑大联委的汇报会是“黑会”,还说“郑大联委的人打了校文革的人”。于是,“控诉党言川一伙殴打校文革的法西斯暴行!”、“打倒党言川!”、“把党言川揪出来!”的口号声此起彼伏,然后连续三天对党言川及郑大联委的同学进行了围攻斗争。

8月18日,刘建勋、纪登奎、戴苏理等省委领导到郑州大学与两派代表见面,听取双方意见,听完后没有表示任何态度就走了。次日,他们再次来到郑大,召开全体师生员工大会。会上,刘建勋宣读了《我的一张大字报》。他在大字报中说:党言川等三位同学到北京找党中央毛主席汇报郑大文化革命情况,这不仅不是什么非法行为,而且还是一种革命行动。他们回校后召开的赴京情况汇报会不是什么黑会,而是光明正大的革命大会。郑大部分同学认为本校的文革会,不能代表他们的意见,因而自动酝酿成立联委会,我认为不能说是非法的…

他的大字报共十条,不仅肯定了党言川等少数派的革命行动,而且按照十六条精神号召群众炮打省委司令部。12月24日,毛主席在中央政治局的一次汇报会上,公开表扬刘建勋和他发表的大字报:“全国省委书记只有刘建勋发表了一张大字报,支持少数派,这是好的。”

刘建勋的大字报使倍受压制的党言川等少数派欢欣鼓舞,郑大联委由一百多人一下子发展到近千人,但也引起了郑大文革的强烈不满。8月30日,李月珍、彭学敏、郑毅涛等21人写出了《炮轰刘建勋》的大字报:“你们口口声声要支持保护少数,难道我校的绝大多数师生员工都成了保皇派吗?如果你也同意肆意歪曲污蔑的作法,要给我们扣上这顶保皇派的帽子,我们决不答应!”

这时,金维珠同学贴出了信阳地区光山县一位学生写的大字报《千刀万剐吴芝圃》。大字报中说:“屠杀河南人民的刽子手吴芝圃,制造了“信阳事件”及信阳事件中最严重的“光山事件…自1959年重阳节吃了最后一口米饭至1960年春,光山县四五十万人被打死饿死三分之一以上;最严重的时候,走一段路就会遇见几具尸体,妻离子散、全家饿死者数不胜数…”这张大字报在郑大联委部分同学中引起了共鸣,9月3日,他们发出炮打河南省委司令部的《火急呼吁书》。《呼吁书》中写到:“多少年来,河南省搞的很不像样子,五千万河南人民被穷白两座大山压得喘不过气来,尤其是1958年以来,出现了一系列极其严重的问题和骇人听闻的反革命事件。这些事件,必须彻底追查清楚,坚决地把根子挖出来…”他们接着成立了“专揪吴芝圃战斗队”,派主要负责人任延庆带领十余人去广州揪原省委第一书记吴芝圃,但没有抓回来。

9月5日,郑大联委在郑州市体育场召开全省首次省会各界革命群众炮打省委司令部黑线煽风点火大会,来自郑州、开封、新乡、洛阳、许昌等地100多个单位的工人、农民、干部、学生及外地来郑串联的师生5万余人参加了会议。大会发言中控诉了省委1959年前后“左倾蛮干”,造成“信阳事件”的罪行。省委领导文敏生、纪登奎等参加了大会,省委代理第一书记文敏生表态道:“你们的大会,风煽得好,火点得好,我坚决支持你们。”

9月7日,郑大文革也针锋相对地发出《全省人民紧急动员起来,炮打河南省委司令部里的资产阶级当权派》的呼吁书。《呼吁书》中却说:“省五千万勤劳勇敢的革命人民,在党中央和毛主席的英明正确领导下,尤其是从1958年以来,在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的光辉照耀下,取得了伟大的成绩。但是我们也必须看到,在省委司令部中也有资产阶级代表人物,也有牛鬼蛇神…我们要把省委内部所有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和一切牛鬼蛇神统统揪出来,统统斗倒斗垮!犁庭扫穴、斩草除根,使之断子绝孙、万劫不复!…”会后,郑大文革成立一个红卫兵战斗师,负责人是郑大文革的正副主席彭学敏、郑毅涛。

9月11日,郑大联委再次召开炮打河南省委黑线煽风点火大会,声讨以吴芝圃为首的河南省委大刮浮夸风,造成数十万人死亡。由于吴芝圃未到场,他们把省委书记处书记、副省长赵文甫挂上“历史反革命”的牌子拉到主席台批斗。对此,参加会议的纪登奎等当场质问他们:“你们有什么根据说他是历史反革命”?

文革配图
(图片来自网络)

正在两派互相激烈斗争的时刻,省公安厅披露出来党言川的一封“反革命”私人信件,成为反击党言川等人的有力武器。郑大文革红卫兵战斗师立即抓住把柄不放。

原来,新乡师院的保守派组织“八·三一”的学生,得知该院造反派学生朱××和党言川曾有书信来往,便趁该同学外出之际搜查他的读书笔记和信件,发现1962年党言川给该同学的信中有“攻击三面红旗”的言论,拍照后送给学院保卫科长。保卫科长又送到新乡市公安局内保科。曾在新乡师院担任工作组长的省监委书记丁石得知此信后如获至宝,亲赴新乡要回照片,由公安厅放大保存后披露出来。

党言川在信中谈到:“我完全同意你的意见。追根求源是我们党中央在那几年犯了不小的‘左’倾错误,其次在于我们党在社会主义建设方面缺乏经验,以及敌人的蓄意破坏有关。三面红旗,现在我们的党中央还想竭力举起来,但是三面红旗中的两面已在很多人中失去了号召力,不用说工人、农民,就是参加58-59年实际生产不多的我们这些青年学生中间,提起大跃进,心中就有些惶惶然,提起人民公社,就想起那种极度混乱的情况。从理论上讲,大跃进、人民公社在中国是完全应该有的,谁不想中国早日富强,谁不想中国早日进入社会主义。然而如果像前几年的大跃进、人民公社,最好还是不实行的好。我认为三面红旗已大体失去人心,要举起来,是有困难的了。不过总路线这面旗帜,还可以更多的举起来,其它两面旗帜如果换换招牌,或者不经过相当的努力,反复的宣传,要举起来难极了。”

这封信成了党言川反对“三面红旗”的铁证。郑大红卫兵战斗师大造声势,声讨党言川的传单散发全省乃至全国,连边远的桂林也召开万人大会“声讨党言川一伙的罪行”。在郑大红卫兵战斗师的重炮猛轰下,郑大联委不得不发出《关于九月三日〈火急呼吁书〉的声明》。声明中说:《呼吁书》中出现某些言词偏激,对河南存在问题的某些提法不当,我们虚心接受批评,我们发出呼吁书的目的,是为了煽革命之风、点革命之火,是为了炮轰河南省委中的一小撮走资派,因此,我们认为,起草的这个《火急呼吁书》大方向是正确的。“不彻底改变河南一穷二白的面貌我们死不瞑目”。此后,郑大联委抓住省委和校党委工作组执行的压制群众运动、挑动学生斗学生、逼死人命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狠批猛攻。

但是,郑大联委中的数学系学生张书震等同学对党言川的信件中关于对“三面红旗”的看法和郑大联委的《火急呼吁书》有不同意见。于是,他们决定另起炉灶,宣布退出郑大联委成立文化革命造反委员会(简称郑大造委),负责人是张书震、马鸿勋和杨钦宝等。接着,以王志明为首的部分学生又成立了一个造反派组织“东方红公社”。这两个组织都宣称和郑大联委的大方向是一致的,是战略伙伴关系,要和郑大联委并肩战斗。

9月19日,郑大联委再次召开“河南省揭发批判赵文甫大会”,公布了《把赵文甫的反动嘴脸拿出来示众》的系统材料。此后,省委副书记、副省长赵文甫基本上被打倒靠边站了。郑大文革等对立派认为,省委一味支持郑大联委,“党言川之流”已成为省委一小撮走资派刘建勋、文敏生、纪登奎的“御用工具”,是真正的保皇派。就这样,两派互相攻击对方,斗争越来越复杂、越来越激烈。

10月24日,我本来想找大哥再和他谈谈,让他赶快认清形势,尽早站到革命造反派一边。但他一直没有来找我,我也不愿去他们的战斗队找他,便决定回西安算了,当天就到火车站买好晚上6点21分的直快火车票。

火车站里人潮涌动,大部分是串连的中学生,我和李双亭好不容易挤上了火车。车厢里更是挤得要命,不要说坐,连站都站不住。我们一直站到灵宝站,1000多人下车后,车厢里才不太挤了。从车上那些中学生的交谈中可以看出,大部分是打着串联的幌子出来游山玩水的。他们谈论的话题都是什么地方风景优美,什么地方好玩,问他们是哪一派的、什么观点?竟然说随大流,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观点。他们参加的战斗队,都是平时能玩到一块的要好同学,一听说党中央毛主席号召串连,学校几乎走空了,怪不得到处都有他们在挤着上汽车、挤着上火车、挤着吃饭。早上吃饭时,有一个中学生拿着一个馍,没吃几口就扔到火车下,被一个红卫兵抓住,大家批评谴责他时,他的态度非常蛮横,许多人骂他太混蛋了。

上午9点多,我们回到西安,西安的文化革命形势很好,大街上很少有保守派的标语和大字报了。10月23日,我们革命造反派在体育场召开“赴京师生汇报经验并向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猛烈开火”大会,两千多个单位参加,人山人海,红旗招展,口号震天。大会开得非常成功,人人喜笑颜开,对搞好西安的文化大革命信心十足。

但不知省委要耍什么花招,下午社教地区各工作队来了一个负责人要给我们作检讨,平反被他们打成反革命的师生。我们不知道他们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都说:“光检讨一下不行,我们要打回洛南去造工作团的反,追根挖线,让那里的群众彻底认清他们的丑恶嘴脸。”

第二天下午,西安的造反派要在陕西日报社召开“声讨陕西日报社的罪行”大会。我和黄炳球一起冒雨到陕西日报社参加大会,但参加大会的人太多了,大院里挤满了人,门外还有许多人往里挤。我们俩正准备离开时,听说省委发生打人事件了。我们想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就又冒雨往建国路奔去。

西安文革狂潮系列(一)返校见闻(二)陕西日报社前静坐(三)市儿童剧院的武斗(四)省委门前静坐绝食(五)造反派与保守派之争(六)赴京学习搞革命(七)北京见闻(八)见到毛主席(九)郑州见闻

西安文革狂潮(十) 二维码相关阅读
关于西安红卫兵组织的口述记忆
我为什么要研究文革
2011年与文革有关的十件事
王冷之死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