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183):法院猫腻多

时间:2012年12月29日

地点:饭桌上

人物:小张

西北政法大学
小张毕业于著名雕塑大学——西北政法,这是该校另一著名雕塑“二奶要报仇”

问:你以前在法院实习,不是挺好的吗?最后为什么没有从事法律工作,而是做了一名和专业几乎完全不相关的公务员呢?

答:真是往事不堪回首啊。去了法院才知道,什么依法治国都是扯淡。

举个例子吧,有一次有个案子,一边是修路的,另一边是一个重型机械厂的,修路的用了人家的机械最后不给钱,就闹到法庭上了。合议的时候,法官坐在一起说,哎呀这可咋办,修路的是省里面谁谁谁的亲戚,人家有条子,机械厂是省里面谁谁谁的亲戚,人家也有条子…

问:那这个最后咋办了?

答:不能咋办,只能放着呗。那种拖了很久的案子比比皆是。

问:特殊案子是这样的,那普通的案子呢?

答:普通的案子就更扯淡了。

有一次,是两个农民因为盖房子什么的经济方面扯不清楚,闹到法庭上,领导跟我说这个案子没啥意思,小张你穿着法官的衣服去吧,别着我的牌子,又使唤了另外两个实习生坐在两边,然后自己就在旁边看报纸。开庭了之后,领导对下面的人说,你们这个案子案情不复杂,让我们张法官来审,别看我们张法官年轻,人家可是博士生呢,学术水平高,其实我就是个本科生啊。

问:感觉怎么样?那这种要怎么审呢?

答:就是走流程嘛,下面请谁谁谁发言,谁谁谁发言,然后适时维持下场面纪律就可以了。

问:所以你是觉得没有意思才不想从事法院工作的吗?

答:差不多是这样的吧。主要是工作也不好干,我当时在民二管经济案件的法庭待了半年,每天都是鸡毛蒜皮的事情,给自己的负能量也比较多。所以最后还是走了。

问:你觉得法院的工作和现在的工作比起来怎么样呢?

答:现在的工作主要是做一些宣传稿撰写,虽然咱不是新闻出身,但至少政治觉悟还是比较高的,所以应付这绰绰有余。至于法院的工作,这么说吧,大家都知道二审的法官比一审的法官要容易,因为二审的案子基本上都会以“事实不清,理由不足”这样的原因驳回上诉,除非是那种很重大的,但是一审就不一样了,还要合议还要调查什么的。

问:那你还相信法律的公正性吗?

答:我相信法律本身是公平正义的,也相信一开始大家在从事法律工作的时候都是秉持公平正义的原则去进行的,只是随着工作的深入和时间的推移慢慢就不是这回事儿了。有时候也是没办法,上面的事情我们也没法决定,既然没法改变现状,但改变自己总可以吧。

《对话(183):法院猫腻多》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对话(174):一位法官的建议
对话(145):你为什么要考公务员
对话(128):私权不能滥用 公权更不能滥用
对话(99):公务员只是一份工作而已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