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乾陵(上)

@ 一月 1, 2013

【原文首发于《五哥带你去旅行》,感谢作者“陈武涛”的分享,曾撰文《西安人,您别装了!》,并参加我的西安梦想对话(126)。】

早年从家来西安,乾陵是必经之路,那时总会在车上听到年长者给一旁的人讲各种各样有关乾陵的故事,甚为好奇。近期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开始接触大气神秘的乾陵,研习了大量关于乾陵研究的文献,去了乾陵很多次。

无论何时,走入乾陵抬眼便见两座凸起来的山丘,这便是乾陵“睡美人”的双乳。郭沫若先生在诗文中这样写道:“南对乳丘思大业,下临后土望长安。”乳丘为梁山山峰的重要组成部分,当地人俗称这两座山为“奶头山”。正是这两座山峰的存在才使得整个梁山远看如同一卧睡之少妇。

想起一段广为流传的乾陵选址传说。话说高宗即位后不久,就派自己的舅父长孙无忌和太史令李淳风为自己挑选一块风水宝地作为陵寝,以求得李唐王朝万世可传。某天二人路过梁山,看见三峰高耸,主峰直插云霄,东隔乌水而望九嵕山,西有漆水而来,与乌水相合于山前,形成水垣,围住地中龙气。表面看梁山的确是一座难寻的“龙脉圣地”。欣喜之下,二人飞赴京城禀报高宗。岂料遭到著名风水大师袁天罡的极力反对,袁天罡说当年为高祖李渊选陵寝时也曾路经此地,对梁山风水进行过深刻分析,深知其中优劣,当朝对梁山风水作了分析。

按袁天罡的说法不在梁山修建皇帝陵寝大约有这么三点原因:第一,乌漆二水虽能围拢住梁山的龙气,却割断了太宗龙脉割断,百姓选茔于此,能三代兴盛,帝王选陵于此,恐三世有危。尚且,此处非大唐龙脉所在,而是周代龙脉之尾,选陵于此主陛下治国无力。其二,从山形来看,主峰居高,前有两峰似女人乳状,整观乃为一卧躺之少妇。若选陵于此,恐此后社稷被女人掌控。第三,梁山主峰为木格,两座乳峰为金格,三峰随挺,但四周方平,为土相,金能克木,土能生金,整座山形对金格有利,地宫修于主峰之下,选陵于此恐江山被金格人所控。听罢袁天罡的一番宏观大论,高宗举棋不定,决议退朝次日再议。谁知这一番宏论刚一退朝就传至武则天之耳。当晚武则天就在高宗面前大肆褒扬长孙无忌和李淳风,极力贬低袁天罡。次日早朝,高宗宣布:定陵梁山。袁天罡闻之,怅然喟叹:“代唐者,必武昭仪。”言毕,怕将来受到牵连,遂云游去了。

传说毕竟是传说,可信度值得怀疑。不过可以想象在注重厚葬的古时,在中国古代最鼎盛的一个时期,选陵肯定在朝野中引起过一场激烈的争执。这个故事只不过是历史的发展和神话的袁天罡双剑合并的最佳传说罢了。但反过来说,则天皇帝得知乾陵形似平卧之少妇后,必然决定要归葬乾陵。于是在高宗归葬乾陵22年之后,武则天要求掘开墓道与夫君合葬,恐怕和这两座乳峰脱不了干系,或许她想通过这种方式来实现自己的永生。

乾陵司马道
司马道(图片来自网络)

从乾陵头道门入,拾级而上,到了台阶的顶头便见一条平坦的大道。这条大道名曰司马道,是皇帝上天成仙所走的道路,又被叫做神道、御道。司马道是乾陵石刻最密集的地区,共有110多件巨形石刻在两旁依次排开。延司马道从南向北而行依次可以看见华表、翼马、鸵鸟各1对,石马和牵马石人5对,翁仲20尊,述圣纪碑、无字碑各一通,宾王像61尊,石狮一对。漫步在司马道恍若在参观一个露天的石刻城,这些石刻均出自当年修建乾陵时唐朝工匠之手。

司马道两旁最前端各有一根八棱石柱子,这便是象征着皇权的华表。这对华表柱体均高约8米,由一整块巨石雕刻而成。唐时,华表乃是皇家的标识。但华表最早产于先秦时期,最早记录华表的大抵是《淮南子》,书中说华表是“舜之诽谤之木”,又说众人可“书其善恶于华表木也”。也就是说最早的华表是一根上端绑有木牌的木柱。那时的华表有两种用途:一作为路标,二允许大家在上面题写对圣贤治国的意见,故又叫做“诽谤木”。随着时代的推移,华表逐渐被用在大型宫殿、桥垣等处,最后逐渐演变为帝王宫殿和陵园专用,变成皇权的代表,象征性地告诉世人当朝皇帝广开言路。

普通人印象最深的华表莫过于天安门前的一对华表,那对华表上端刻有云彩,有狮子站于顶端。乾陵的华表下座为覆盆莲花、上座为仰盆莲花顶一圆形柱头,正好证明了唐朝尊崇佛法的这一说法。皇家标识中出现佛门之莲花意在体现佛家普渡众生的宏愿,也从某种意义上反映出唐王朝君王“乐善好施”的治国方略,意在表述皇帝以民为本的仁政治国理念。

距离华表不远的地方便是翼马。翼马顾名思义就是长着翅膀的马,也叫飞马、天马。《山海经·北次山经》记载:“马成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白犬而黑头,见人则飞,其名曰天马。”这样的马匹在传说中只有圣德君王才能够驾驭。司马道两边的翼马和真马大小差不多,雄健有力,张弛有度,头部高扬,眼睛望着远方,羽翼丰满,似乎一有号令就可以飞火流星一般驾着君王冲上天空巡游。

虽说早在《山海经》就已经有对天马的记载,但仔细观察不难发现乾陵的这对翼马都是波斯马型,更有专家说这对翼马在雕刻技艺上都融入了别国的雕刻风格。因此,翼马的出现不但给乾陵的神秘色彩增添了重重的一笔,还是唐王朝对外开放的一个明证。

在以马为主要交通工具的古代,日益增大的交流需要使得人们对于现有的交通工具不再满足,于是就想如果马匹长上翅膀和鸟儿一样可以飞翔该多好。到了唐朝随着国际交流的加强,大家对于飞马的追求欲望越发强烈,这时工匠们便用自己的工艺加上大胆的想象创造出了生动传神的翼马形象。

走过翼马,就是石鸵鸟了。生长在非洲、西亚的鸵鸟怎么会出现在乾陵呢?问过别人才知道,原来在高宗时吐火罗国曾赠送鸵鸟上显昭陵,来自遥远异域的鸵鸟是为了两国和好才被送至长安城的,故以为吉祥取祥瑞朱雀而代之,置于乾陵南方,既有吉祥之意,也有警示之意。鸵鸟出现在皇家陵园为乾陵首创。

值得注意的是乾陵其他雕刻都是圆雕,而鸵鸟却是用浮雕的方式刻成的,虽然如其他石刻一样形象逼真,栩栩如生,但仔细观看鸵鸟不难发现两侧鸵鸟身上都有水泥修补的痕迹,而且两只身上的修补处都为圆孔。圆孔距地面均为145厘米,周围有很多因撞击形成的小白点,有专家推测这两只石鸵鸟为古代的射侯,即箭靶,可见射礼在唐朝仍旧存在。

和鸵鸟紧挨着的是五对石人石马。这五对石人石马都受到了某种程度上的严重破坏,人和马的头部均无。从马身上残留下来的装饰可以看出,这是一个仪仗马队,仪仗马队一般是接待外宾或者重大典礼时站在特定位置,用来烘托热闹而庄严的气氛。

乾陵翁仲
翁仲(图片来自网络)

走过石人及牵马石人,沿着司马道继续前行,一组手持长剑身着文官服饰的石人雕像出现在面前。这一组石刻分列左右,共20尊,头戴冠、凝视前方、表情各异、身体魁梧、双手拄剑,全部以一个名叫翁仲的人命名,也有人称之为侍卫将军。翁仲之名取自秦朝一员阮姓大将,其人身材高大、气质端勇、不同于平常人等。秦统一后,始皇命其率部族守于临洮。翁仲死后,始皇帝浇注其铜像于咸阳宫城司马门外。匈奴来犯,远远看见翁仲以为其复活,遂迅速撤兵。后世便效仿始皇雕刻翁仲为其守陵。

两侧翁仲雕像中东侧有一头顶没有官帽,关于无帽翁仲当地有这样一个传说,某年盛夏三伏天,一个翁仲饥渴难耐趁高宗和女皇外出巡游之际,三更半夜擅自离开陵园跑到一个瓜地偷了几个西瓜吃,正好被巡察归来的高宗和女皇碰了个正着,命其摘掉官帽,痛打五十大板。这个偷瓜者就是无帽翁仲。

游乾陵(上) 二维码相关阅读
三石纪唐
访汉长安遗址
消失的周陵
雨中游泰陵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