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471期]新气象 旧问题

@ 一月 1, 2013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3年1月1日。今天是2013年元旦,新年新气象,香港多个团体发起了元旦倒梁游行,据《明报》称新华社对游行进行了报道,称有一万人参加了游行,但《联合报》则称参加者超过了13万人。@王小二不贰强烈建议《人民日报》以《香港不是法外之地》为题,发表评论员文章对这一小撮香港市民进行抨击和教育。

[1]新气象—保洁员罢工

与香港市民遥相呼应的是西安火车站的150名保洁员们,新年第一天,他们罢工了,因为西安市保洁员工资的是最低标准1450元(1402期之3),北客站的保洁员也都涨到1450元,而他们只有1150元。火车站管理方的理由很简单,1450元是西安市市容园林环卫工的标准,火车站保洁员不属于市容园林,只能按西安市最低工资标准1150元发放。

保洁员罢工

按照西安市政府2007年颁布的《西安火车站广场及周边地区管理暂行办法》,西安市火车站广场以内的保洁员确实归火车站管委会管,但暂行办法并没有给火车站自成一国的权利,办法中白纸黑字地写着“新城区政府所辖西安火车站广场管理委员会负责…”也就是说火车站广场应该属于城六区中的新城区,它的保洁员管理模式应当为最常见的属地管理。

上述的关系推导系理想状态,目前的事实是火车站确实是西安市的化外之地,既不是行政区,也不是开发区,却拥有等同于开发区的权力。不过2012年11月底市容园林局市容环卫处副处长郝卫国曾告诉《华商报》记者,无论哪种管理模式,保洁员的工资都由所在区县或者开发区的财政拨款,资金到位后,再由各自管理单位直接向保洁员发放。因此不管火车站广场是不是独立于新城区,管委会都应该拿到了财政拨款。

@拓吧透露,管理方还说:“以前他们每月才950元,今天我们刚给他们涨了200元,已经让他们达到了最低标准…”这一副施了大恩的样子不是打钱副市长的脸(1439期之4)吗?看来一场谁是火车站真正话事人的新年大戏已经埋下引子…

[2]旧问题—民工讨薪

在维护自身权利这条路上,西安民众在过去的一年里从未放弃过,各种行为艺术层出不穷。2013年的头一天他们也没放过,一早就有数十人拉着横幅在太华路中铁二十局楼前讨薪讨公道,他们穿着一溜的军大衣,说是遇到了不公待遇,还说有人动用黑恶势力打压各个工队。路过此地目睹此事的@后现代杀手说:“大冬天的还过节,不是困难谁愿意折腾?”

其实这起讨薪已经持续多日了,中铁二十局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2012年7月中铁二十局欠了工人的薪水,当时中铁二十局耍心眼唆使工人去项目所有人天朗地产堵路讨薪,结果天朗牛气地动用了社会哥和特警(你没看错,真的是并列关系,详情见1299期之1),结果当然是民工被打。不知道这次讨薪是不是还是因为上次这事,还是另有详情?中铁二十局学不来天朗的牛气,只好关门以对。

2013年来了,民工们能在这个他们洒下了汗水的城市得到尊严,实现价值吗?这是一个不能回避的旧问题。

[3]新手段—步步透明

壹基金没有放过被曝光发放混乱的咸阳长武县温暖包项目(1468期之本周事件),《今日咸阳》刊登了最终调查结果:60个温暖包已发放56个,其中45个符合条件,另外11名受益人不符合条件。壹基金灾害管理部总监@李弘特地说明了这11人的情况:3个为父母健在,3个长年在外,2个年龄不符,2个残障儿童但父为公职人员,1个为条件较好单亲家庭。随后这11个温暖包被退回。

《今日咸阳》的稿件从侧面证实了@李弘的说法:“调查还发现,温暖包发放过程中,确实存在之前报道的部分受益人不存在的现象。”另据@今日咸阳透露,长武县对妇联主席赵会侠给予警示训戒,对县妇联副主席李亚妮予以停职检查,对妇联工作人员文宁给予行政警告处分。

当红十字基金会在2012年底还在炮制透明度第一这种笑话时,壹基金面对曝光,敢于核查,敢于一步步通报结果,透明公平,实是我朝慈善事业之幸事。我决定了,以后捐钱还是捐给壹基金靠谱些。

[4]旧做法—掩耳盗铃

壹基金的做法其实不新,港台国外的NGO基本都是这么做的,不过在天朝比较少见。天朝通行的做法是捂着盖着,如果非要当《黄帝的新装》里的那个孩子,那么收获的可不止是白眼。元旦这天钛媒体创始人@赵乐米先是接到匿名威胁,询问@钛媒体是否有发表《陕西联通造假冲击波》一文的资质,晚上@万网也打电话要求删除文章,说是公安局致电万网说此文为虚假信息要求撤稿。北京市公安网管表示是收到了来自中国联通的请求。

关于引起事端的陕西联通那篇文章,最早由《理财周刊》打造,当时无论【西安e报】网站版(1408期之3)和微博版均对此事进行了关注,随后微博被和谐,网上转载文章尽数被删,陕西联通的人恐怕也没想到刚松了一口气,又冒出来一个扯皮的钛媒体。

上次关于联通那篇文章也是我写的,里面有句话我至今还是这么认为:这事换成陕西移动、陕西电信,是同理可证的。整个行业都是这么操作,再加上如果不删,陕西联通全年的辛苦就白费了,因此这篇文章必须删。不过这次陕西联通能让中国联通出力,可见联通总部未必不知道造假数字这些事,只是不想追究而已,不是会拔起萝卜带起泥就是会投鼠忌器,所以还不如捂吧捂吧一起和和美美过个快乐年算了。

[5]新方式—党报进出租

党报进出租

看得出来,党报还是很乐意主动亲近普通人的,不管普通人是不是被订报。2012年的最后一天,西安市委宣传部、西安日报社、市出租汽车管理处、市燃热监管中心联合开展的“万份党报进出租车”活动正式启动,从2013年元月起,在市区的首批10个加气站,出租车司机将能免费领到一份当日的《西安日报》,并放置在车上供乘客取阅。

根据前段时间被曝光的各式各样的党报强制征订手段(1431期之81079期之81430期之41444期之6),可以推断这个活动的实质是这样的:

市出租汽车管理处、市燃热监管中心被要求或被帮忙订2013年的《西安日报》,就把这事推给各出租车公司了,出租车公司一看硬任务,没办法接着吧,就继续往下推给出租车司机,要求每辆车订一份,出租车司机没处推只好自己拿着了。日报社觉得这个好,发行量瞬间就上去了,还能搞个活动,于是大家一起想出了这个活动…

以上文字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另,虽然西安公厕没有卫生纸,但日报所用新闻纸纸质较硬,油墨较多,不建议的哥们拿来擦屁股,坐台阶上聊天时用来垫屁股尚可…

[6]旧制度—省政府见习生

在输出价值观这件事上,陕西省政府2012年最得意的一件事,当属仿效白宫的“省政府见习生制度”(1307期之本周图片1351期之31362期之4),得意到2013年的这个寒假马上就要再用一次。这次依然是50个见习大学生,实习期从1月14日至2月1日,选拔按照“自愿报名,择优选定”的原则,省政府办公厅、省发改委、省民政厅等13个政府部门会提供见习岗位。

旧的不一定就是不好的,恰恰相反,省政府见习生制度效果好的出奇,大学生们接受制度影响的速度也非常快,能了解到政府的运作模式,也更能体会基层公务员的生活,比如在《法治周末》的采访中,2012年暑假曾在陕西省政府当见习生的张峰(化名)最后得出了公务员不过是一份普通工作的结论,从这个角度来说,这个见习生制度倒是有那么一些意思。

[7]新声音—果农要懂市场

2012年年末的苹果滞销大战(1432期之91442期之41443期之1)中,西部网表现出色,年底最后一天又出了一个关于苹果的大稿——指出如果2013年陕西苹果不想再滞销,首先政府要引导,要加大技术培训,其次建立信息网让果农和市场对接起来,第三农超对接实现陕西苹果产业化,但是非优生区的苹果应该接受市场优胜劣汰的规律,果农作为生产者也是市场的一份子,要接受教训要懂得市场。

这么多年了,动不动出现的农产品滞销,千篇一律的总结终于出现了新声音,这种说法其实就是打了当时鼓动了全陕西地区媒体一巴掌,那些跟着凑热闹的媒体未必不知道,只是想借东风炒作自己一把而已。

[8]旧角度—道德与打人

在抢新闻方面,媒体从来对友军不手软。2012年12月31日23点59分30秒,《三秦都市报》摄影新闻部首席记者@摄影师丁小聘在大雁塔祈福现场拍摄即将敲响新年钟声照片时,因为30米外拍不到像样的敲钟照片,就进了被封锁的直播区域,结果被三名雁塔区民警强行拖出…眼镜被拉扯丢失,还有民警在他头上踹了两脚…

陕西电视台公共政法频道编导@安娜sweet作为主办方的工作人员,目睹了事件的整个过程,她说:丁小聘“无视层层警戒线,突破了封锁区冲进直播区域…作为一名媒体人,他难道不知道直播意味着什么?不知道警戒区域是不允许任何人入内的吗?为了得到独家照片就要破坏别人的工作,这是新闻道德吗?”

@安娜sweet的言下之意就是丁小聘没有新闻道德活该被打,还敢在微博上哭诉。这个逻辑常被用来模糊是非,@小狗68的回复比较文明:“陕台是媒体,三秦就不是媒体了吗?@安娜sweet的逻辑我认为有问题,三秦记者抢了你的直播,是他的错,逮住后可以处罚,但不能动手啊,警察一动手这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我们不能说他有错,警察就有权暴打一顿。”我的回复比较粗暴:这就是个锤子编导!

[9]新理由—砸车泄愤

2012年底的时候,有网贴称安康市蚕研所两领导为争座驾怒砸豪车,安康市蚕研所所长张京国回复网上传闻不实,实际是一个副所长要求将子女安排进蚕研所工作,张京国没法解决,副所长砸车泄私愤。

安康市蚕研所是副处级单位,进去之后就是正儿八经的公务员,还不用经过比高考还难的公务员考试,难怪那位副所长一气之下砸车泄愤,这要是放在民间,就是性情中人,可惜他在官场,这种意气用事可是大害。已经混到副所长级别,还这么任性妄为,我是不大相信的…不过人在官场,过程不重要,结果才是最重要的:不管这位副所长是因为什么砸车,不管他砸没砸,他的仕途全砸了。

[10]旧案件—讨薪13年未果

2013年的第一期e报推荐这个讨薪13年未果的视频,拍摄人是来自山西的@元芳看咸阳中院是黑社会,视频里有这么一段话:咸阳中院执行局的局长对当事人讲:“最高人民法院的执结率是30%,共产党的官就是个槌子…”事情的来龙去脉各位可看视频自行判断。

[西安e报:1471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10期]我们小小的愿望
[西安e报:375期]他们的新年愿望
[西安e报:740期]一词百喙
[西安e报:1105期]民意,2011


3个 群众围观在“[西安e报:1471期]新气象 旧问题”旁边

  1. . 说:

    哈哈哈,党报进出租的脑补情节太可乐啦,哈哈哈~

  2. adqt 说:

    自从被墙了,不容易来了。这次来看看,依然熟悉!

  3. 二毛 说:

    唉,现在都是在鲜果看,啥时候能回来啊.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