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望中条山抗战的陕西老兵

@ 一月 3, 2013

原文首发于《杨莹的博客》,感谢作者“杨莹”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幸福唾手可得》。】

2012年12月下旬,我与十七路军研究所所长、研究十七路军专家、西北大学的张恒教授来到了铜川,看望和慰问38军独立46旅105团1营3连,参加过中条山抗战的老前辈,如今已九十岁的文生眀老先生。

老兵

把车停在不能再前行的地方,在一片野生的酸枣树和花椒树中拐来绕去后,终于来到文生眀老先生住的小院门外。

老兵

院门外左手那棵中国槐,右手的迎客松,冬日里不畏寒风,站立在枯草之中。

老兵

院里没有看门狗,没有一个动物,没有一个孩子,就住着两位老人。

老兵

门脸看上去很是一般,门头却很不一般。

老兵

听到外面的敲门声,八十岁的老伴儿出来把我们迎了进去。

老兵

前几日院内的落雪还未化掉。

老兵

西边老窑,如今已不住人,堆放着柴火和杂物。老人只有一个孩子文孝弟,常年在水泥厂或工地上打工,现六十岁,与妻女住在新区盖的新房里,他说:“两位老人多年不得病,不吃药,甚至不感冒,这是我的福。”他还说窑洞冬暖夏凉,新房并没有窑洞暖和,走进去一感受,果然暖和。

老兵

院中南边那排窑,也已渐渐废弃。

老兵

院内四面皆是窑洞,好似一个用窑洞构成的“四合院”,我数了一下,一共八口窑,有两个住人,两个用作厨房,其余皆是藏物间了。正面即东边的那口窑不深,为厨房。

老兵

这是西头的一小间,老太太说:“在这里蒸馍。”做菜在另一间书房里。

老兵

厨房

老兵

厨房桌上的萝卜干。萝卜是自己种的,那天做多了,吃不完就凉在这里,改天用水泡泡吃。

老兵

两位老人如今的生活仍能自理,他们简直太可爱了,据他们的儿子文孝弟说,两位老人脾气都倔强耿直,常常不知为什么就争吵起来,一个嫌一个不讲卫生,一个说一个不够节约,一直坚持一人住一个窑洞。这对老夫妻都认为老太太住的那个窑干净明亮,执意要到隔壁去和我们说话,于是,我搀扶文老走出他自己的那个窑,进入隔壁老伴住的窑。

老兵

这是老前辈所住窑内。文老说自己不讲究卫生,手黑窑黑到处黑,坐不成人。我们进去时,他正美滋滋地听着收音机里的秦腔。我在他们家里未看到电视机。老人生活因拮据而节省,一生过得简单而惬意。

老兵

我把新出的《奔向光明》带给老人。

老兵

老人接过书,便打开读了起来。

老兵

《奔向光明》中写到了当年17路军跳黄河的故事。

老兵

老人在回忆十分精彩,越说越精彩,令人不忍打断他的述说。

老兵

后为文先生之子文孝弟。

老兵

老人今天真高兴,老人说了那么多话,唱了五六首当年的军歌。老人提出,他很想去山西到当年战友跳黄河的地方看一看。

老兵

院内墙上挂着一些干麦仁、豆子、玉米粒。我发现玉米粒已经坏了,问可是给人吃?老太太干脆地回答说人不吃,我说那为什么不扔了?她笑而不答,旁边的人说,动物可以吃,鸡就吃呢。

老兵

这是晾干了的野柿子,小如樱桃,可以吃,据说现在吃的柿子,就是由它嫁接而来。

老兵

老太太问我敢吃吗?我不敢吃,但还是尝了一个,甜里带着涩。

老兵

老太太坚持要把我们送到门外,高声地说着几句道别的话。

老人家,祝您健康长寿!我们一定还会再来。

《中条山抗战的陕西老兵》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三万子弟立马中条 八百勇士投河殉国
【西安e报1197期】之1
【西安e报1330期】之5
【西安e报1331期】之10


2个 群众围观在“探望中条山抗战的陕西老兵”旁边

  1. 匿名 说:

    很没落的样子啊。可怜的老人家!

  2. 阿拉丁 说:

    心底无私天地宽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