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473期]15岁的新娘

@ 一月 3, 2013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3年1月3日。2012年的今天,台湾歌手凤飞飞在香港去世,终年58岁,她被称为“帽子歌后”、“平民歌后”,对于大陆人而言,她唱的最有名的一首歌,恐怕就是那首《追梦人》了。

[1]蓝天不足200天

自从PM2.5纳入蓝天考核(1323期之5),同时可以在西安市环保局网站上实时查询后,尽管2013年的最终蓝天指标还没下,媒体就开始给公众打上预防针了。据《华商报》推测,以新标准考核,西安市今年的蓝天数将不足200天,业内人士认为比较可行的任务是170天-180天,比起2012年破纪录的300+(1470期之2),基本上算是减半了。

在西安市环保局官网右下角一个不怎么起眼的位置,各位可以查看日报时报(需要安装一个插件),时报每逢整点更新,共显示13个监测点的检测数值。尽管大家对偶尔查询到的“PM2.5全优”的时报表示不信任(1472期之6),但综合全天的日报显示,1月2日的浐灞、经开、灞桥PM2.5超标,均为轻度污染,证据还是可以找到的。

官网最大的遗憾,是暂时无法查询西安过往空气质量的日报,也就是说,这些稍纵即逝的数据在公众面前无法留底,也许他们怕持续高涨的数据太难看吧?得靠有心人持续不断的在贵网上截图记录数据,然后汇总看看官方有没有骗人了。

[2]闯黄灯

新交规自1月1日执行以来,“@IN交通”就成了西安车主怒斥并发泄“闯黄灯扣分”是个脑残规定的大本营,光是假期3天,“@IN交通”就编发了至少50条相关微博,收到的投稿不下百条,很多人在十字路口因为担心黄灯,即使车速很慢也遭遇了追尾,比如这里这里、以及这里

有趣的是,反对黄灯扣分新规的基本都是司机,其中还有很多老司机,但支持新规的基本都是不开车的人。从某种角度而言,不谈羡慕嫉妒恨,也许只是因为拥堵,无车族就自行把立场搞到有车族的对立面了,就像隔三差五就有不开车的人在IN交通高喊“政府应该单双号限行”一样,他们信奉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政府强奸的不是我就行”,即便身边站的是自己也常诟病的畜生。这就是典型的不问是非只站立场吧?

@记者郝建国”认为,“交规”不开门立法、广听民意,必然是恶法,黄灯的本质就是缓冲,谨慎通过才是正道,而不是轻言扣分。而车主们大多还没有上升到这么高的层面,他们诟病的是西安很多路口的红绿灯没有读秒,这才导致他们闯黄灯。反抗的还不够彻底,仍需努力。

[3]游行

游行

说到反抗彻底,私家车主应该学习一下货车司机们。1月3日早,在子午路路口,一群货车司机举旗游行示威,反对西安市政府制定的“西安市早7点至晚8点三环内禁止货车通行”政策,他们表示此规定直接影响货运司机的生计问题,希望政府给下层弱势群体一条出路。

请命书

而就在1天前,他们就已经在三森家具城门口贴出“请命书”,讲述了游行示威的理由——“晚上8点后给谁去拉货?”有诉求、讲道理、有执行力,可以说这是西安有史以来为数不多的、可以称得上是货真价实的游行。

对于这一示威游行,交警“@小猴子王126”说:“不是完全限行,是限制通行证发放,从而限制进城货车数量,有通行证货车在非高峰期不受限行约束,贴请命书的一定是什么通行证都没有的黒货车。”像“@盈盈娜娜”这类的守法好市民,也以货车不守交规威胁百姓生命为由支持交警和政府决策。“@大风吹过脸”说:“在没有建立完备的物流中转系统之前就实行这个政策,太欠考虑。”

尽管交警表示可以办证,但在微博中有人反驳称“证件很难办下来”,那唯一的问题来了,今后再搬家、买大件用品怎么办?难道交警准备合资运营一个官方指定搬家货运公司吗?

[4]15岁的女儿出嫁

在周至县广济镇团结村,一个15岁的女孩正在准备结婚。 有村民说是女孩是收养的,养父母逼其结婚,而女孩的养父则称孩子是自愿的拦不住。知情者透露,女孩家收了对方彩礼钱,男方25岁。在《都市快报》的干涉下,这场婚礼目前已被民警和村干部劝止,但女孩父亲说,男方要把结婚仪式变成订婚仪式。

《直播西安》的记者“@裘娃”说:“女孩的养父表示收的1万彩礼不退,女儿已经是他家的人了,将来还要嫁给他。表面上暂停了结婚,但有可能接下来会继续进行婚姻生活。媒体和相关部门的介入,究竟能否改变局面?我们是帮了她,还是害了她?”

而“@侠觅00”称:“女孩经常被养父母虐待,身上很多伤,由于回养父母家就要继续受虐待,所以女孩进退两难,结婚最起码生活有保障。”他表示,真正应该坐牢的是女孩的养父母才对,这也印证了 “@裘娃”的话,让女孩回家在她眼里,也许正是把她往火坑里推。中国的很多农村,其实是一个不讲法律的地方,所以这件事,无从评议,但求多福。

[5]地铁打架

我们回到城市,这里的问题是不讲规矩。1月1日,“@肖清元元元”投稿称:“地铁二号线上打架了,地铁现在停在北大街站都走不了了!”此投稿线索被《华商报》无署名窃走后,于1月3日见报,贵报调查称,打架的起因是双方的孩子争抢一个座位,然后双方各有一位女性发生口角进而厮打,最后又各有一名男性加入厮打…所以说,什么样的家长就能教育出什么样的孩子。

[6]扶老人攻略

也许是因为当年做好事被讹诈,也许是看了网络上的扶老人攻略,汉阴县22岁的小伙张启敏在街头发现一位老人摔倒无人管时,虽然想出手帮忙,但还是准备让人用他的手机帮忙摄像取证。可惜,路人们连这个都不愿意帮他,最后还是一个流动小贩帮他拍下了扶老人的全过程(视频点此)。

不要轻易评价路人冷漠,你要是在现场也许同样是酱油的路人,张启敏的方法绝对是行之有效的有中国特色的扶老人标准教程,与其感慨道德沦丧,还不如好好学学,然后买一个有摄像功能的手机…

[7]流浪汉之死

1月2日,一名流浪男子在西闸口死亡,死者名叫王刚,59岁,天津市红桥区人,在火车站附近流浪了4个多月,是一路拾荒从天津走到西安的。前几天,曾有救助站人员要带他去救助站,但王刚不去,他身边放的大衣和棉被就是救助站留下的。据医生检查,王刚生前患有严重肝病,但死因未知。

很多人都在疑问,为什么他不去救助站呢(1442期之71451期之5)?也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原因,“@嫦娥小姐儿”的观点可以参考:“救助站是临时救助机构,自2003年孙志刚事件后由强制变为自愿,职业乞讨和犯罪人员都不愿去救助站,真正需要帮助的生活无着人员在那里只能得到10天救助和一张回家的火车票,不能解决根本问题,救助站里现有的100多人多为神智不清者。”

[8]杀人魔王

民族矛盾是贵党最不愿提及的话题,就不诟病前前前任首相的“两少一宽”政策了,极左派们已经将他黑出翔来了,现实中,我等汉族人和少数民族相比绝对是弱势群体中的弱势群体,尤其是敏感的少数民族,比如切糕、再比如新疆…

1月2日晚,“@rar000”看见“白彦虎”的孙子回到陕西在电视台做客,他由此联想到清朝同治年间发生在中国西北地区的一场带有种族清洗性质的大规模动乱和战争,当时白彦虎提出一个口号“反满排汉”,抵抗满清与汉族官僚的压榨,同时又大规模屠杀无辜的汉人。

据维基百科介绍(附词条:陕甘回变),陕西在战争中人口损失总数达622万,马长寿《同治年间陕西回民起义调查记录》记录,当时回军攻破村寨之后四处寻人杀人,关中不少地区千里赤地,一片残破,“长安、咸宁、华阴等县多狼,三五成群,路人多有戒心,且鼠害尤甚,一猫贵至千钱”,同时使曾闻名天下的秦商就此一蹶不振。然而直至今日,部分回民后代仍认为是汉民挑起冲突,对汉人的屠杀是合理自卫,并嫁祸于清政府。白彦虎后逃到中亚,后被中亚东干族人尊称为“东干族之父”。

这样一个人,说用屠夫来形容也不为过,但就因为反对满清却成了义士,他的后代还被请到电视台做不疼不痒的节目,真是可笑。这个国家的很多人都没有被清算,不止一个白彦虎。

[9]顺口溜达人

最后推荐一个西安达人。长安区的桑秀侠虽然只有小学五年级的文化程度,但写起顺口溜来几乎句句押韵脱口而出。她坚持写顺口溜40多年,写了30多本,村里人都说她可以直接上春晚了。这是桑大妈给自己编的自我介绍:“家住长安郭杜乡,张康3组我村庄。名叫秀侠本姓桑,性格开朗喜洋洋。”这就是口头传播版的【西安e报】嘛,桑大妈什么时候也来给我们编上几段?

[10]生活所迫

韩灵的父母在西安扫地一年多了,老家在商洛镇安县的山里。2010年,韩师傅老家遭遇泥石流,家全被冲毁了,他和妻子带着两个孩子来到西安做起环卫工。因为女儿太小,在家没人照顾,只能每天带着她一起扫马路。韩师傅说:“为了生活,没有办法。

《[西安e报:1473期]》二维码网址史上今日
[西安e报:12期]经济真的不是很景气
[西安e报:377期]真情女子葛倩茹
[西安e报:742期]买凶杀子
[西安e报:1107期]民生多艰


1个 群众围观在“[西安e报:1473期]15岁的新娘”旁边

  1. 二毛 说:

    沙发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