殊途同归的命运

@ 一月 7, 2013

原文首发于《24小时在线博客》,感谢作者“老虎庙”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最长失忆记录》】

采访咸阳名人“瞎子面馆”的老板。确如传说,老板是个瞎子,却把面条干到了世人皆知,买房、娶妻、生子,如今成全了一大家子,却全部出自那一碗碗面,瞎子说我看透这些,我就不求他们…

42年前,17岁的他也成了三线学生。一次排除哑炮时意外遭遇爆炸,从此进入黑暗世界。瞎子虽瞎,却说起国家、说起政治,说起社会上那些厚黑来,门儿清!

他说:“政府主管部门的那些人什么政策都知道,就是你没有拿到文件。你找到他,他也知道这个政策他就是不给你解决。他还让你去自己找这个文件。你费尽周折,上网,翻资料,跑干部家,到处找熟人,求人帮你,有时候还得花点儿银子,吃饭则是常态。等你找到文件后还得和他对证。他一看没办法了这才给你办,还装糊涂:噢,你符合这个政策、那个政策。这个作风是相当恶劣地!你比如说让双目失明的人去找文件,你到处去找,其实他知道这个政策就针对的他,可他就是不给你,然后让你残疾人还得到处自己找。这情景,全国到处一球色…虽然我是残疾人,我还真不爱求他,要么咋自己开了个瞎子面馆呢…公务员的天则就是听上头的,只有听上头的你才两年一提拔,四年一升官。创新?创新必死!只有稳稳妥妥,服服帖帖地过着,听着上级的话,仅仅围绕着…为什么要主动做事呢,主动了,你不死才怪,因为你难以揣摩瞬息万变的领导心情…”

瞎子的眼睛被炸瞎,却心明眼亮。后来就走了自己救自己的路,成全了一生。累了一辈子的瞎子去年把名震遐迩的瞎子面馆给盘出去了。如今守住家中,妻贤女秀,儿孙绕膝,正安度晚年。

澄城县的三线学生李丁石和咸阳的瞎子走的路不一样。李丁石没有成名,也没有得以炫耀的自创家财。李丁石的一辈子似乎更具普遍,这不光指在三线学生中,而是在中国。

李丁石在三线是个干家,是名风枪手。当年打风枪的学生如今很难说你就肺部健康,而且因此死亡者越来越多。李丁石尚算幸运,如今没见大碍,虽然“胸部也气拘得很”。令人吃惊的是李丁石自从42前从三线退场后,竟然一直在地下作业,成了澄城县一家煤矿的掘进工,仍然在掌子面上干,仍然随时有生命威胁,仍然在高度粉尘下工作着,如此一干23年。

与此同时,李丁石的家庭也发生了一系列的不幸。

当对李丁石进行矽肺病情况调查时,李丁石说不知道得没得。我们说该去检查检查,李丁石说:“检查了也没用,他们会隐瞒真相…”李丁石不善谈,其所言却极具说服,因为他的经历也是我们的经历,他所生活的国度也是我们生活的国度。在这个国家里,平平庸庸地作恶已经成为相当多人的常态化,成基因。即使是上头有作恶的指示也会有人不无打绊儿地执行,只要是关乎他的运命,关乎他的钱馕,关乎他的前途,一切原则和良心可以拿到骡马市上交易,出卖良心已经是天职,是信仰。

如此一看,瞎子和李丁石运命,视角不同,道途有异,却本质如出一辙。

殊途同归的命运相关阅读
淹没在秦巴深处的青春时光
王三儿的人生
铁道兵志在四方
西安近代三次大移民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