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听的西安话

@ 一月 7, 2013

原文首发于《北方网》,感谢作者“王世虎”的原创分享。】

在我眼里,西安话就像一首娓娓动听的曲子——亲切、朴实、百听不厌。

没来西安前,我对西安话的了解甚少,只是通过电视广播知道西安人把“我”念成“额”,觉得很有意思。后来,我有幸来到西安求学,终于亲耳听到了原汁原味的西安话,才真正领略到了她的独特“魅力”。在古城,西安话是一种应用非常广的语言,无论是繁华的闹市,还是偏僻的小巷,热闹的饭馆,还是拥挤的公交车,只要有西安人在,你就能听到地道的西安话——打招呼、闲谝、交流,言语间洋溢着欢快、愉悦、亲切的气氛。

说西安话娓娓动听,绝非是空穴来风。西安人称赞吃食味道棒,不说“好吃”,而说“嫽扎咧”;你问路,回答那里不说“那里”,而是说“雾达”;夸某个人长得好,会说“漂亮成马咧”“帅成马咧”等;就连说脏话和骂人,西安话都显得别具一格、与众不同:形容一个人“笨、愚钝”,西安人会说“瓷马二愣的”;看到一个人“邋遢”,西安人说“扑西来海的”;还有更经典的——挤公交车时人特别多,西安人不说“挤死人了”,而说成是“都把人挤成肉夹馍了”。啧啧,连气话西安人都能说得如此幽默,真叫人忍俊不禁。真为他们丰富的想象力而折服!

西安话

大学时,寝室里住着六个兄弟,五个陕西人,只有我一个人来自外省。前来送我的母亲,一看门上贴的通讯录,顿时露出了满脸的忧虑:“怎么就你一个外省人?他们会不会欺负你啊?”我说不会吧,都说陕西人生性豪放、热情大方,应该不会合伙欺负人的。

果然,相处一个月后,事实证明了母亲的担心是多余的。得知整个寝室只有我一个外省人,五个兄弟都很照顾我,说我是远道而来的客人,要好好“善待”。而我觉得什么都好、都新奇,唯一不适应的是,他们说话时都喜欢用方言,常常令我“一头雾水”。我小心翼翼地向他们诉说了自己的困惑和苦恼,哪知,他们却“哈哈”大笑起来:“这,额们可谋()办法,你只能入乡随俗,学说西安话咧!”说干就干,寝室的兄弟们对我进行了西安话的“强化训练”,每天教我练习,时时纠正我的发音。渐渐地,我听得懂西安话了,偶尔,和家人打电话“谝”时,我还会自豪地向他们“卖弄”几句西安话。母亲笑着说:“看来你已经融入到了寝室的‘西安大家庭’了!”我高兴地回答:“就似(),大家都对额忒好咧!”

前不久,有媒体对“西安话”展开了讨论,“西安方言”再次成为热门话题,有人耗费10年心血撰写了近50万字《原生态的西安话》一书,一时成为佳话。可见,“西安话”在古城人心中的地位是多么重要。

随着时代的进步,如今的西安话,也有了新的发展,不仅有普通话的标准吐字、铿锵果断和关中话的古雅音韵,还有南方话的委婉轻柔,充满着时代的旋律。但无论怎么改变,西安话的魂——亲切、朴实、百听不厌,是永远都不会变的。

听西安话,学西安话,说西安话。

我以为,一个地域的方言,不仅是一种沟通工具,更是一种文化,一种精神信仰!

动听的西安话 二维码相关阅读
市井百态:节操
西安冷笑话:普文二兵马俑
陕西话入门三十句
最爱还是陕西话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