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乾陵(中)

@ 一月 8, 2013

原文首发于《五哥带你去旅行》,感谢作者“陈武涛”的分享,曾撰文《西安人,您别装了!》,并参加我的西安梦想对话(126)。上篇回顾《游乾陵(上)》】

翁仲石像的尽头便是著名的述圣纪碑和无字碑了。述圣纪碑位于司马道的左侧,无字碑在右。述圣纪碑是高宗李治的墓碑,“述圣纪”三字有记述高宗文治武功的意思。古之帝王均以为自己功高盖世,死后陵前不立碑,述圣纪碑开创了帝王陵前立碑的先例。据记载,述圣纪碑由女皇则天皇帝亲自撰文、中宗李显亲书,全文四十六行,行约一百二十字,共六千字,通篇楷体,字字镶金。但是由于时间的推移,金屑脱落,字迹剥蚀,现仅存一千五百余字。述圣纪碑为方形通体共有七节,故又名名七节碑,七节碑取意七曜。七曜即日、月、金、火、水、木、土,以此来隐喻高宗皇帝圣德如七曜普照大地。

“岿然没字碑犹在”,郭沫若在《咏乾陵》一诗中如此写道。与述圣纪碑一路之隔的举世闻名的无字碑是乾陵的最大看点,一提到武则天不得不说无字碑,一提到乾陵不得不说无字碑,无字碑是女皇武则天的一个象征,也早已成了乾陵的象征。无字碑虽非女皇首创,但作为女皇的墓碑出现却引起了大家的无限猜想。无字碑整个石碑用一块巨石雕刻而成,高7.53米,宽2.1米,厚4.19米,重约百吨。这么大的一个石刻在当时的条件下如何抵达梁山脚下,雕刻完成以后,又是如何立起,无字碑因何无字,这些至今还没有答案。

自从无字碑树立之日起就有人开始讨论为什么无字,千百年来从未间断过,直到今天民间还流传着这么四种缘由。

  • 第一种说法是这样的,武则天好大喜功,自以为功高盖世,语言无法表述自己的功绩。的确如此,从公元655年做皇后到公元705年被迫退位的五十余年执政历程中,武则天发展科举、抑制豪门,鼓励农桑、减轻徭役,知人善用、虚心纳谏,实为一个杰出的皇帝。
  • 第二种说法则认为武则天自知罪孽深重,感到碑文不好写。武则天利用手段,培养党羽一步步实现了皇帝梦,当政期间又任用酷吏、经济萎缩、丢失土地,使得其形象大打折扣。
  • 三是中宗李显因不知称其为太后呢,还是称其为先帝而犯难干脆不写了。
  • 第四点流传较广,这一种说法认为武则天立无字碑是聪明之举,功过是非自有后人评说。

考古学家则在白碑上发现约有3300多个小格,由此判断则天写好了歌功颂德的碑文,并将其交给了李显。然而,李显虽是则天亲生,也是在恐惧中度过的,虽然神龙政变以后重登皇帝宝座,但对于武则天依旧是敢怒不敢言,待则天死后,为其母留下白碑一块。

无字碑
无字碑(via:黎羌)

走近无字碑,抬眼便见白碑顶端的精美浮雕,八条螭龙龙身相互缠绕而上,鳞甲分明,如同活物。螭龙为龙的九子之一,喜欢向高处攀爬,寓意吉祥美好。因此,古时人们常把其刻在柱子或者殿堂之上。成语“叶公好龙”之龙就是螭龙。碑的两侧还刻有《升龙图》,两条巨龙线刻而成分别从无字碑两侧腾空而起,龙腾而翔,栩栩如生。碑的底座正面还刻有《狮马图》,也有人称之为《狮马相斗图》,图中的马俯首屈膝,温顺有佳;雄狮昂头怒目,威严十分。除此之外,碑上还有很多花草纹饰,线条精美流畅。

仔细端详无字碑时我忽然发现,原来以无字著称的无字碑并非无字,反而密密麻麻的刻有很多字。是不是被宣传骗了呢?我不禁自问。当然不是。如今所见之字都是宋金开始后世游客题写上去的。因为游客题写时代不同,上边融合了宋、金、元、明、清五朝墨客的笔迹以及真、草、隶、篆、行五种字体,特别是一段契丹文更是价值非凡。如今的无字碑堪称一部跨朝代的石质巨书。

在述圣纪碑和无字碑后分别有一座高大雄伟的建筑,此建筑被称之为阙楼。乾陵共有12座阙楼遗址。阙楼是古代的重要建筑之一,在高等级的都城、陵寝、宫殿外均有设置,它一般有这么四种用途:一是观望守卫;二是张贴政令;三是区别尊卑;四是反省思过。

阙楼的后边有两组大都无头的人物石刻,西32尊,东29尊。这两组石刻,除大都无头这个特点外,还有一个特点就是身着异族服饰,这便是乾陵著名的61宾王像。李唐王朝是中国历史上国力最为强盛的时期,当时唐朝也是世界上最为富庶的国家,京畿长安则是一个国际化大都市,外国使节、商贩、留学生往来不断。当高宗李治驾崩的消息传到临近各国时国王纷纷赶来长安吊唁,并亲往乾陵送行。武则天为了纪念这一历史盛况,特命工匠将61位参加葬礼的各国王宾和使节雕刻成石像分两组站在乾陵献殿前。61王宾和真人大小差不多,个个都双手前拱毕恭毕敬地一站就是一千多年。

61宾王像仅有两尊头部保留完好,从他们的高鼻子、深眼睛的面部特征我们推断他们来自西域。据说石像雕刻完成后,武则天还特命工匠将每个人的国籍、职务、姓名刻于身后,只是年久腐蚀能看见的也已为数不多了。工艺精湛的工匠用尽全身解数完成的61尊宾王像,是唐王朝辉煌在后世眼中最直观的表现,更是唐王朝对外交流的最好见证。然而,历史的风云变幻莫测,一千多年后展现在我们面前的宾王却大都无头,而且宾王像无头已经成了乾陵的标识之一。只要提起乾陵,除了对无字碑何以无字的争论外,最多的恐怕就是61宾王何以为什么无头了。那么61宾王因何无头呢,我曾听说过这样一个生动的传说:

唐朝初期,突厥族有一位叫做阿史那元庆的可汗,文韬武略,智勇双全,深受部族成员的爱戴。不知何故,有人将其刻在了乾陵,并有拜祭之意。他的儿子阿史那石明知道后十分恼怒,于是乔装打扮来到乾陵证实。当他看到乾陵的确有尊和自己父亲一般大小的石刻时,怒从心起,举起石块想要砸碎石像,结果被守陵人发现了,毒打一顿之后感触陵园。赶出后他怀恨在心,便想出借刀杀人之计。一天晚上趁黑在附近农田大肆糟蹋庄稼。翌日,又化装成喇嘛,进入存在造谣说庄家乃石像作祟,只有砸掉石人的头才能免除或坏。当地老百姓信以为真,纷纷冲上乾陵,砸碎了石像头。阿史那石明趁乱将自己父亲的石像头用包袱包裹搬回家。

坊间还流传说宾王石像头在解放前被外国的文物贩子砸下来贩运出国了。传说再动听传神,毕竟是传说,可信度与事情真实的相仿度都值得怀疑。专家考证,石像头很有可能毁于明嘉靖34年的关中大地震。那次高达8到11级的大地震开始于子夜,80多万人在昏睡中离开了人世。据此,专家认为这么大的地震对于处在地震带上的乾陵来说有着灭顶之灾,61宾王像头毁于这次地震也不是没有可能。

回过身去,在一个平台下边左右各有一只石狮。这两只石狮从感官上一只白白净净似乎没有经历过任何历史风雨冲刷,另一个则表面斑驳显得十分沧桑。有人怀疑说:那只白白净净的石狮会不会是假的?其实不然,据相关人员介绍说,白白净净的那只是为了还原石狮的本来面貌经过了高科技手段处理过的。狮子一般是威严的标识,其凭借忠诚、无畏、威严和庄重的形象赢得了“第一护神”的美誉。通常,古时的石狮都出现在宫殿、衙门、宅院门口,置于陵前乃是乾陵首创。有一个奇特的现象,一般石狮都有雄雌之分乾陵的却没有。大家一致认为这是唐朝男女平等地位所致,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来自于武则天称帝。这样的石狮在乾陵东南西北四门都有这样的石狮,以显示威武勇猛,并正告天下帝王陵墓不可侵犯。石狮后边那个广大的平台就是献殿了。献殿是专门用来祭拜神灵和先祖的地方。由于各种历史原因乾陵包括献殿在内的所有建筑已经不复存在,现在能够看到的这个平台就是根据献殿大小而做的。上边树有清代巡抚毕沅和著名学者郭沫若两人为乾陵题写的碑文。

献殿遗址上现有两通石碑。从碑文中我们可以看出在封建礼教统治下的清代巡抚毕沅和新中国成立后任中国科学院院长郭沫若题写碑文的有着区别。清代巡抚毕沅只书写“唐高宗乾陵”,故意忽略了女皇武则天;而郭沫若则题写“乾陵·唐高宗和则天皇帝合葬之墓”又特意将女皇帝添加了进去。造成这种区别的原因是在封建礼教为最高思想统治下清王朝的巡抚毕沅不能接受一个女人统治天下称皇称帝的现实,而新中国成立后打破传统禁锢的传统科学院院长郭沫若立碑昭示天下女皇帝亦葬于此处是有意为女皇帝平反之举。

看完了气势如虹的乾陵石刻,再来品赏藏匿在地下的乾陵壁画、线刻画。在已经开发的永泰公主墓、章怀太子墓等乾陵的陪葬墓中发现的这批壁画、线刻画以数量多、技艺高、艺术性强而著称。单就数量而言,乾陵壁画仅次于敦煌莫高窟。乾陵的线刻画更是天下一绝,它们是工匠用到直接刻在石椁上的画作。这些壁画是迄今所见最精彩、最华美的壁画。它们大都取材于唐代宫廷生活、内涵丰富、笔法娴熟、线条圆浑凝重,色彩富丽大方,画面精致丰润,具有鲜明的时代感和生活气息,真实的再现了千百年前唐王朝的宫廷生活场景。线刻画是我国特有的一种艺术形式,它集绘画和雕刻于一身,在光滑的石面上用刻刀将心中的美图利用线条勾勒出来。线刻画的出土很好的证实了我国古代绘画中以线造型、以形传神、形神兼备的特点,被誉为我国古代美术的奇葩。

乾陵壁画、线刻画另一个特点就是写实性特别强。看乾陵壁画就像在用一个时间望远镜来窥视唐朝。这些为研究唐朝宫廷生活、服饰发型、兵役制度、友好往来、体育运动等提供了重要的依据。

在永泰公主前墓室东壁南侧有一幅描绘了九位女子的《宫女图》。此图为首的双手交叉于腹前,挺胸缓步前行,姿态雍容华贵,有学者指出此人就是墓主永泰公主——李仙蕙。其他八位宫女有的端杯,有的执扇,有的捧盘,有的抱物,有的拿蜡烛,有的举拂尘各司其职。她们的头髻各异,衣着上薄衣单衫、坠地长裙、露颈坦胸。这九位中我们一眼就可以发现有一位端杯者身材修长、眉秀面丰、身体呈反S型站立、举杯高度不高不低正合适,其美尽在不言中,此人被誉为“中国古代第一美女”。

宫女图
宫女图(图片来自网络)

乾陵壁画中有大量关于宫女的画作。从这些画作中我们不难发现唐时女子穿衣喜欢露颈坦胸。在封建思想的高压统治下的其它各个朝代,女子穿衣甚或连锁骨都不能露出来,可是唐朝女子却如此普遍的“袒胸露乳”真让人吃惊。我翻阅过的各种资料都显示女子袒胸露乳的时代或者群体都属于那种比较低等落后的文化才有的现象。无独有偶,唐朝女子“袒胸露乳”最盛行的时候恰好是武周时期。这个时期,女人当政,全社会的女人都出现了一股莫大的斗志,出现了很多挑战男权的女权行动。她们穿上男装打马球,崇尚、追逐各种外来风尚,并将传统的服饰改成了露乳装,不但暴露了颈部,而且胸部甚或乳房都是半遮半掩。这些不光是画师用画作表达过,诗人也在自己的诗句中有所体现,比如,初唐欧阳询《南乡子》中就有“胸前如雪脸如花”的句子,除此之外唐诗中还有“长留白雪占胸前”,“粉胸半掩疑晴雪”等诗句对这一现象作了真实的描述。不管从仕女图中还是从诗句中我们都能看到唐朝女人将这“袒胸露乳”和胖一样作为美的标识。我们也敢大胆的去猜测这样的服饰也只是贵妇人的专利,一般普通女子还是中规中矩的。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个“人皆有之”的人包括了今人,也包括了古人。每个朝代都有各自的审美观点和时尚潮流,从乾陵壁画中我们可以看出李唐王朝的女性很注重打扮。

从头发说起,发髻是古代女子和男子区别的重要修饰手段。唐朝女性对发型的偏爱和重视可以说是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她们不断创新出新的发髻给人以美的艺术性的享受。见诸于各类文献可查的唐代发髻名称以超过百种之多,像云髻、丫髻、螺髻、双垂髻、乌蛮髻、三角髻、峨髻、半翻髻、反绾髻、双环望仙髻、回鹘髻、抛家髻、倭堕髻等。在唐朝,一个女子早上起床洗脸之后,坐在梳妆台前对着铜镜前双眉紧锁,她并不是有什么烦心事,而是在想自己今天梳怎样一个发型才会出彩,才会让自己与众不同。于是她拿起梳子,梳了一种又一种,直到自己觉得肯定出彩才肯罢休。经济发达的唐朝让人有了更多的享受机会,梳完头之后,这位女子又得为自己找一个适合自己发型的饰品。

做完发髻再说面部。唐朝女性在面部化妆一般分为七步:一敷铅粉,二抹胭脂,三画黛眉,四贴花钿,五贴面靥,六描斜红,七涂唇脂。画眉是我国古代广泛盛行的一种化妆手段。从仕女图中我们可以看到唐朝女性画眉黛和盘发髻一样多姿多彩,像鸳鸯眉、小山眉、五眉、三峰眉、垂珠眉、月眉、分梢眉、涵烟眉、拂烟眉、倒晕眉。花钿又称花子、面花、贴花,是贴在眉间和脸上的一种小装饰。花钿的最早使用应该是南朝时期,据宋高承《事物纪厚》引《杂五行书》记载:南朝“宋武帝女寿阳公主,人日卧于含章殿檐下,梅花落额上,成五出花,拂之不去,经三日洗之乃落,宫女奇其异,竞效之”。因此,带有花钿的装饰被称之“寿阳妆”。这种到了唐代已经十分成熟了。面靥是施于酒窝处的一种装饰,有的用胭脂画上去,有的用类似于花黄的东西贴上去。它起源于宫廷,刚开始时某位后妃来例假了在酒窝处点上面靥,女史看见了就不在侍奉名录上列其名。后来这种妆饰传入民间,渐渐流传开来。唐朝开始时分别在酒窝处点上一点,后来和花钿一样演变成了各种各样的形式。斜红在女子眼角两旁画起的红色弯弯新月形的装饰。最后一步涂唇脂,唇脂就是口红,唐朝时以小口为美。大家都利用口脂来达到自己所要的小口。当时的口脂十分珍贵,《唐书·百官志》中说:“腊日献口脂、面脂、头膏及衣香囊,赐北门学士,口脂盛以碧缕牙筒。”用“碧缕牙筒”来盛口脂,可见其珍贵至极。

当然乾陵出土的壁画、线刻画不单单展现唐时宫廷仕女生活,还有仪卫制度、外交关系、生活场景等的各个方面。

《新唐书·仪卫上》记载“唐制,天子居曰“衙”,行曰“驾”,皆有卫有严。羽葆、华盖、旌旗、罕毕、车马之众盛矣,皆安徐而不哗。其人君举动必以扇,出入则撞钟,庭设乐宫,道路有卤簿、鼓吹。礼官百司必备物而后动,盖所以为慎重也。故慎重则尊严,尊严则肃恭。夫仪卫所以尊君而肃臣,其声容文采,虽非三代之制,至其盛也,有足取焉。”李唐王朝已经有很完善的仪卫制度。从乾陵各陪葬墓中的仪仗图我们不难发现唐朝的仪卫制度有一定的等级差别。懿德太子墓中出土绘有已知唐墓中最大规模的仪仗队伍。从中我们可以看见高大的阙楼,整齐的仗马,以及车辆、侍卫。章怀太子墓也绘有东西各十人的仪仗图。而永泰公主墓则因为实行了“号墓为陵”的埋葬制度,仿皇后墓而建,故我们可以看到一幅十人左右的仪仗图。这些仪仗图中我们可以看到李唐王朝达官贵人出行时那种浩浩荡荡、前呼后拥的阵势,同时我们也能够感受到作为超级大国李唐王朝的威武雄风。

《新唐书·百官志》记载:“凡太庙、太社及诸宫殿门、东宫及一品以下,诸州门,施戟有差。凡太庙、太社及诸宫殿门,各二十四戟;东宫诸门施十八戟;正一品门十六戟;开府仪同三司、嗣王、郡王、若上柱国、柱国带职事二品以上,及京兆、河南、太原府大都督、大都护门十四戟;上柱国、柱国带职事三品以上、中都督府、上州、上都护门十二戟;国公及上护军、护军带职事三品、若下都督、中下州门一十戟。”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列戟制度也是唐朝的重要的等级制度之一。列戟一般置于官府门,也有列于私第者,以显示其门第的荣贵,唐诗中“朱户传新戟,青松拱旧荣”正是列戟制度的最好印证。墓葬壁画中我们所能看到的列戟图,形象地给我们展现了大贵族墓葬中的等级制度,同时也让我们看到了唐代三品以上显贵门前列戟的庄严场景。

乾陵壁画中丰富多彩的生活场景更是构成了一副独特的唐王朝生活遗存。在章怀太子墓墓道东壁有一副描绘狩猎出行场面的图。此图全场全长6.6米,高达2.4米以上。这幅图中大抵有五十多人,众人骑马飞驰在葱郁的草木当中。画面中不难发现一个身着蓝灰色袍服,骑高大白马的表情威仪的人物,他率领数十人,拿着一架弓箭,前呼后拥向前奔去。显然这是一组先导部队。其后紧随着一长须飘洒、庄严高贵、气度不凡之人,此人很显然是这支出猎部队的主人。紧随主人的一列三人,各个颇显权贵、派头十足,我想这些人可能是主人的亲朋好友。他们应该是和主人相约一起打猎来的。其中有一身着白袍者回头眺望,从眼神看似乎是在环视出列队伍,使队伍更加紧凑协调,能够前呼后应。走在最后边的则是骆驼队伍和马队,他们奔驰在古木丰茂的大道上。乾陵陪葬墓中除了这一幅狩猎图外,在懿德太子墓中还能看见三幅,三幅是第一过洞中东、西各有一男侍牵着豹子,另一幅则出现在第二过洞,画面描绘的是一男侍左臂驾鹰,回首戏逗一条猎狗的场景。唐朝的狩猎是非常频繁的事情,但是留下来的史记却寥寥无几,乾陵壁画这种大规模的展现狩猎场景给大家营造了一个唐朝狩猎的认知蓝本。

狩猎是唐朝男人独有的活动之一,兴盛于唐朝的马球则是一种唐代上至皇帝,下到百姓,男女老少喜闻乐见的运动。当时打马球成为风靡一时的时髦活动,在上层人物中甚为普及。这种活动在章怀太子墓中有生动的体现。章怀太子墓墓道中与狩猎图相对应的一面有一幅描绘打马球的图。这幅图生动形象的展现出了唐朝打马球这项运动。图中会有二十多匹马,骑马者都戴着襥头,穿各色窄袖袍和黑靴。打马球的人左手拿着缰绳,右手拿着偃月形鞠仗。其中有一人骑白马没有鞠仗,我猜想那位应该该是裁判或者教练。这是我国至今发现最完整的一幅关于打马球的图。马球,就是骑在马上打的一种球。唐人称之为击鞠。据说马球源于波斯,经中亚传入我国,又有我国传至朝鲜半岛、日本等地。因此也叫波罗球。马球运动究竟何时在我国兴起还没有文献资料或者考古发现,但是唐朝打马球兴盛的程度却是一点也不含糊的。

除此之外,章怀太子墓中的礼宾图也是证明唐王朝国际交往的一个实证。章怀太子墓墓道东西壁的礼宾图中我们均可看见三个唐朝官员和三个外国使节。唐朝官员各个仪表堂堂气度不凡,不失大国风范。他们是使节的前导。从面貌和衣着专家们推测使节们分别是东罗马帝国使节、东北少数民族使节、大食使节、吐蕃使节、高昌使节。

游乾陵(中) 二维码相关阅读
三石纪唐
访汉长安遗址
消失的周陵
雨中游泰陵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