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重“红旗”誉满神州

@ 一月 9, 2013

原文首发于《商子雍的BLOG》,感谢作者商子雍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柿饼与柿子饼》。】

新中国成立之初,国家领导人乘坐的是高档苏联“吉斯”轿车,部级官员则乘坐稍差的苏联“吉姆”轿车,而更小的官员呢,就只能乘坐更差的苏联“伏尔加”轿车了——那个时候中苏两党、两国关系之密切,由此即可窥得一斑。

1958年,我国第一辆国产小轿车在吉林一汽诞生,名曰“东风”。之所以如此命名,是因为毛主席对当时国际形势有个著名论断:“东风压倒西风”;至于“东风”是否真的压倒了“西风”,这里就不去饶舌。到1959年,在“东风”轿车的基础上,吉林一汽又造出了“红旗”轿车,尽管第一批产量仅有两辆,但从这时开始,“红旗”轿车就逐渐替代“吉斯”、“吉姆”之流,成为中国级别最高的官员用车。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在西安市文联工作。文联有一辆二手“红旗”轿车,主要供主席黄悌使用。但黄老为人忠厚,且颇具平等意识,所以一旦有事,我们也能坐这辆“红旗”外出。有趣的是,车到之处(比如十字路口、停车场),常常会被高看一眼,于是不免洋洋得意起来。司机小雷师傅揶揄道:“不是狗‘歪’(西安方言,厉害之意),是链子粗!”仔细一想:车固然是高档官车,人依旧为低档平民,受到礼遇,是典型的人因车贵嘛,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不过,除了偶尔乘坐“红旗”公车外,我还曾经拥有过一辆“红旗”私车,只是这辆私车非轿车,而是自行车,即本文题目中所说的加重“红旗”是也。

和轿车一样,自行车也是外国人的发明创造,只不过由于技术含量较低,所以新中国成立后不久,便有了国产自行车,到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上海生产的“永久”,天津生产的“飞鸽”、“红旗”,成为国产自行车的三大名牌。“永久耐,飞鸽快,加重红旗也不赖。”从上述民谚,即可知道当时它们在消费者心目中的地位。

加重自行车
作者:西北大学 岳钰教授

自行车是人的代步工具,运输货物,不是它的主要职责,所以,自行车的车座一定要结实牢靠,以保证骑车人的安全,而车座后面的货架,相对就比较消薄了。而加重自行车则不然,不但货架同样结实牢靠,而且车轮的辐条也要粗壮许多,这么一来,载重量当然也就大大增加了。和加重自行车相反,当年还有一种轻便自行车,车轮较小,货架电镀,车撑为单撑、斜置,车铃则为转铃。和如今的汽车类比,26车轮的轻便车(特别是“永久”、“飞鸽”轻便)如同“法拉利”、“保时捷”,28车轮的普通车则为“普桑”,而加重车呢,就是既能载人、又可运货的“皮卡”了。看来,即就是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消费领域里的层次,也是分的很清楚的。

“不吃草的小毛驴”——这是流传在北方农村的对加重“红旗”的赞誉之谓,虽然只有寥寥几个字,但农民兄弟对这一款自行车的由衷喜爱之情,已经跃然之上了!

用148元人民币(差不多是我当时3个月的工资)和一张自行车购买券换来的加重“红旗”,陪伴了我差不多10年光景,载货载人,东奔西走,立下了汗马功劳。尽管我不曾有过岳钰教授笔下“一带三个煤气罐”那样的“壮举”,但至今难忘的与加重“红旗”有关的事儿,也很有一些。

比如,很长时间里,这辆加重“红旗”是我们全家同时使用的交通工具。俩人世界时,我骑车,妻子坐后座(俗称“二等车”);女儿小的时候,我骑车,妻子抱着女儿继续坐“二等车”;女儿长到到两三岁以后,在自行车的大梁上安置一个幼儿座椅,女儿,我,妻子,前、中、后一字排开,一辆加重“红旗”载着全家三口,纵横驰骋,只要不被交警当场拿下(自行车带人是违反交通规则的),倒也优哉游哉。

儿子出生以后,一家四口同时乘坐一辆加重“红旗”的情况,也曾经有过一两次,但很快就不复如此行事;毕竟,安全要比方便更为紧要。

最后还想多说几句的是,我仔细观察,岳钰教授画作中的自行车,好像并非加重“红旗”。不过这也好。你想,连一辆非加重的自行车都可以“一带三个煤气罐”,那曾经誉满神州的加重“红旗”之威力,不就可想而知了吗?

加重“红旗”誉满神州 二维码相关阅读
煤饼和蜂窝煤
老来玩太极
风箱的记忆
最爱biubiu卡


1个 群众围观在“加重“红旗”誉满神州”旁边

  1. 拉仕泰多·布拉布殊夫 说:

    这才是民族品牌,可惜都被历史淹没了。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